“我是一时脑子发热走错了路,你这种人,别说没什么本事,就算帮的了,也不指望你会帮我。”爷爷继续抬杠到。

  胡哥笑了笑:“说对了,帮你是肯定不会的。不过我看这两个小伙子的样子,要帮的应该是他们吧。这情况就不一样了,你救不了的,我能救!”说完走到我身边,摸着我的手,又拽了我一根头发下来,道:“啧啧啧,这是中了猫降啊?”

  “呵呵,猫又不是什么毒物,怎么会有降呢?不懂就不要乱掰。”爷爷讥笑道。

  胡哥白了他一眼,对我道:“小伙子,我教你哈,无论什么的东西,都有阴暗毒辣的一面,只要提炼出来,就能做降。别说是猫,就算能,都能成为下降的材料。”按了按我的肩膀,“对了,你跟这老头什么关系?”

  我照着爷爷之前教我们的说:“他是我师父。”

  胡哥忍住笑,看下郭英俊,“你也是他徒弟?”

  郭英俊见自己爷爷这般被蔑视,有些不高兴,闷闷的点了下头。胡哥哈哈大笑起来,看着爷爷:“啧啧啧,没本事就不要学人收徒弟嘛,现在连自己徒弟都救不了,也算是丢人丢到家了!”然后看向我和郭英俊:“放心,你们师父救不了你们,我救你们,义务的!”

  胡哥也不玩虚把式,说动手就动手。他先把我们叫到房间里去,关上了房门,让我们脱光衣服。我和郭英俊面面相觑,胡哥啧看一下嘴:“你们那东西我也有,没什么好稀罕的,赶紧脱吧!”

  郭英俊先把衣服脱光了,胡哥从房梁上取出一个扫帚样的东西,不过是迷你型的,扫叶也很细,像一根根硬毛。胡哥用那扫帚狠狠的抽打在郭英俊的背上,郭英俊咬着牙不啃声。没一会,背上就一道道红色血迹。胡哥抽完背上,顺着往下抽屁股,大腿,抽完后面抽前面,直到郭英俊浑身都是血丝,他才收手。

  胡哥抽完了郭英俊,捋起袖子看着我,等我也脱光挨抽。我在犹豫,胡哥不耐烦道:“别跟个女人一样唧唧歪歪,要想活命,肯定得受点苦。”

  我看郭英俊虽然浑身抽的都是血丝,但他至始至终都没吭一声,或许不怎么疼呢,只是样子吓人而已。于是就也把衣服脱光了,享受完了一番郭英俊的待遇,疼的牙关打颤。

  胡哥把我们两个都抽完后,走出房间,弄了一碗烂泥来,先往郭英俊身上涂,涂完之后涂我的。我们两个傻逼逼的,跟个泥人一样。但是随着泥巴干下来,胡哥的用意也逐渐凸显出来。郭英俊身上的泥巴干掉后,身上的泥巴裂出一条条血丝样的细线,像叶茎一样。

  “告诉你们吧,不管什么邪术,什么病,十之八九都是从人的血上面作怪,就算不是从血上作怪,也能从血上看出端倪。”胡哥拍着手,指着郭英俊后背的裂出痕迹,教我道:“人有气脉,同样,在你们身体里作怪的东西,也有它的气脉,这就是它的气脉走向。只要截住它的气脉流向,一切就都好说了。”

  郭英俊似有所懂的点了下头,眉目间些许倾慕之意流露出来。胡哥又弄了一些牙签来,我和郭英俊各一半,他尴尬笑道:“没有银针什么的,你们就将就点,用牙签吧,或许插对方身上的纹络岔口地方。跟点穴逼血一个意思,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我尴尬的看着郭英俊,问他真的要用这个戳吗?用牙签戳,怎么感觉像是在耍我们啊。

  郭英俊说先照着他说的做,或许有用,如果没用的话,三个人揍他一个。

  我用牙签戳向郭英俊背上裂纹的一个岔口,牙签并不锋利,所以戳进去不容易,得用很大的力,还的轻轻转动着,非好大劲才能戳破皮肤。往往戳进一个,郭英俊已经疼得满头大汗了。

  捣鼓了半个多小时,郭英俊背上已经密密麻麻的的戳满了牙签。到戳正面时,就有点尴尬了,因为他的两个头头正好是一个岔口。

  “这样戳进去不会得乳腺癌什么的吧?”我疑惑道,郭英俊不啃声,我就照戳。戳完了郭英俊,轮到他戳我,我自然也疼得满头大汗,可是奇怪的是,流汗后,整个人似乎都要清爽一点。后来我才知道,汗为心液,中了降头,不光是血,连汗也受到了污染。胡哥是故意用牙签让我们互戳的,因为这样能疼出大量汗,有助于恢复。

  折腾到下午,流了很多黑血出来,感觉也舒服了很多,但是胡哥说还没完呢。要想完全解降,得放糯米粥里蒸七天。等胡哥出去弄糯米的时候,爷爷终于露出了笑容,说这老匹夫就是没脑子,随便玩几个把戏,就让他乖乖的为我们解降。

  不过我感觉胡哥也知道爷爷的把戏,只是因为一些原因,没有说穿,就借着这个台阶下。郭英俊有点耿耿于怀的是胡哥讥笑爷爷没本事,便问爷爷不生气吗?

  谁知道爷爷哈哈一笑:“术业有专攻,没什么好生气的。如果事事都要争第一,那我就别活了,就算我也懂蛊术降术,并且比胡哥高潮,依旧会有农民笑我耕田不如他们。”爷爷语气突然变得严肃起来:“要做就做好一件事,做到极致。做不到天下人的极致,也要做到自己的极致!这样死的时候才不会后悔,懂吗?”

  酷@匠o网正#版\首Z发J

  瞅着胡哥快回来的时候,爷爷突然提醒道:“那家伙对猫懂行,等会你们找机会问下他,为什么逃走的那个女孩会回来咬死那些老猫,并且吸干它们的血。”

  胡哥弄了一大袋糯米来,倒出一部分在大锅里,再加上水,让郭英俊坐到锅里面去,而我则烧火,胡哥提醒我要文火慢熬,等郭英俊受不了时,就停下来,慢慢熬。

  而我也借着这个机会,问胡哥那个问题。胡哥听完后,有些哀伤道:“虎毒不食子,都听说过吧?”

  我点头,胡哥继续道:“可是猫会食子哦,有时候,一只母猫生出一窝小崽后,不但不喂奶,反而会吃了它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