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我还有很多未完成的,正在进行中的梦想,比如富甲一方,比如当个最高领导人什么的。但是现在小命要紧,梦想什么的,搁浅吧,反正平时也只是用来做生活调料,参考一下就行了。所以当爷爷说让我暂时跟着他,他想想解救之策时,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只要还活着,就还有任何可能,希望比什么都强。

  路上了解到,郭英俊爷孙两已经走遍了大半个中国了,现在就差西南方向了。也不知道爷爷要捡回的尊严具体是什么,或许是年轻时留下的一个心结吧。离开那个村子后的第三天,听到一个消息,说是有人发现一个老太太的卧室里,有好几只大猫,全都被咬断了脖子。

  本身就很离奇的事更容易在口口相传中被加工艺术化,所以这件事传到我们耳中时,已经是一个一只狗妖追杀几只猫妖,猫妖躲在那老太太家,被狗妖发现,并且全都咬断了脖子,吸干了血。

  爷爷自然会剔除其中玄幻的部分,看着我和郭英俊,问我们当时去那个老巫婆家,有没有发现那些猫。

  更新p最快Sd上5酷T匠c网M◇

  郭英俊点了下头,说当时不知道怎么处理好,所以就盖了起来,由着它们自生自灭。爷爷听后想了一会,又问我们记不记得当时用香符围村时,有没有漏网之鱼。

  他这一提醒,我们都想起来了。最初郭英俊说补点阳气就可以救那些人,第一个救的是个少女,郭英俊还让她赶紧往山头上跑,而后爷爷再出现,我们用香符围村的。

  不等爷爷指向郭英俊的鼻子,他早已经缩到了我背后,连忙解释道:“爷爷,我忘了那事了!”说完不知道为何,突然剧烈咳嗽起来,咳出来的当然是血。

  爷爷不再责怪郭英俊了,当下最重要的事是帮我们两个解了那毒,或者用降头形容更加贴切。

  “暂时不管那个了。”爷爷翻着郭英俊的眼睛,眼眸往上被眼皮遮住的地方,一道细小的红线。从爷爷的表情来看,他似乎陷入了短暂的自我挣扎中,一会后,他叹气道:“反正我们也要去那边,就随便问一下他的意见吧!”

  “他是谁啊?”郭英俊纳闷道,似乎爷爷没有对他提起过。

  “先到天顺再说吧!”爷爷有些不耐烦了,也不办瞎子了,把假盲棍收了起来,在路上拦了辆农民的三轮车,直奔县城,然后坐上去天顺的车。天顺在张家界以西,处于我们平时泛称的湘西地界内。

  第二天我们到了天顺后,爷爷又叫了一辆车,七拐八拐的,到一个山脚下停住,山腰中有些破旧的房子。爷爷这才开口道:“现在有求于人,你们两个等会嘴巴甜一点,喊他胡哥。”特别叮嘱郭英俊道:“别说你是我孙子,就说是我徒弟!”

  “那我呢?我也病的不轻吧?”我连忙插话到,爷爷嗯了一下,“你也说是我徒弟。”

  上山的路上,爷爷才简单对我们介绍了一下要找的那个胡哥,其实已经七十多岁了,只是虚荣心强,从来不让人叫他大爷,连大叔都不让,统一叫他胡哥。这个胡哥跟爷爷曾经有些恩怨,本来是打死不相往来的,不过现在我和郭英俊中的猫降,在爷爷的人脉圈里,似乎只有这个胡哥能帮上忙了。

  因为胡哥曾经是个赶尸匠,赶尸有很多种,最低级的是两个人,用两根棍子从尸体的两个袖子里穿过,然后一前一后的抬。再高级点的,就是招魂回尸,激发客死异乡人回家的欲念,然后用符咒催动,以摇铃声引导尸体自己跳回去。而最高级的就是胡哥那种,用有灵性的动物的魂做引,给尸体下降,跟着他回家。回家后再解降,而胡哥最常用的动物魂就是猫魂。所以他既然会用猫给尸体下降头,自然也懂得老巫婆的把戏。

  爬到山腰的村子中,约莫十几栋青砖瓦屋,一看就是有故事的村庄。爷爷在村口闭眼调整好情绪后,大步像其中的一个瓦屋走去,还没有推开门,就见门环上挂了一个字条。我凑过去看了一下,上面写道:“昨天小哥我噩梦不断,就知道今天会有个不速之客来到访,所以我决定离家几月,不速之客请自行回府。”

  “我擦,他居然能算到我们会来?”郭英俊绕着头,爷爷心情却不爽,一脚把门踹开了,坐在客厅里,自顾烧水倒茶喝,四物盏茶过后,爷爷站了起来,冷冰冰道:“既然他不愿在家里,那就让他永远回不来了!”

  “什么意思?”我个郭英俊同时问道。

  “把这房子烧了!他既然能算到我们来,看他能不能算到我烧他房子!”爷爷依旧冷冰冰的,我们都以为他说气话,可是他见我们不动手,居然踹开了房门,把胡哥的被子给点了。很快整个屋子里就都是烟雾。

  我和郭英俊交换了个眼神,可以确定爷爷跟这个胡哥确实有什么大仇。我们赶紧到厨房取水灭火,因为放火可是要坐牢的大罪。刚把被子的火扑灭,门外就来了个老头,脸上挂着让人难以捉摸的笑容,爷爷看见他后,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那老头走进来后,笑道:“就随便试探一下你,知道你还是这么沉不住气,我心里高兴啊,这说明你这一辈子永远赢不了我。都是要进棺材的人了,做事还不过脑子!”后来我才知道爷爷只是将计就计而已,他看出了那张字条是刚贴上去的,因为湘西潮湿,如果真的是前一天贴上去的,过了一夜,字迹多多少少都会有些扩散,纸也会有些褶皱。于是他推断胡哥是在山上看见了我们,才使得这一出,而爷爷故意烧房子,就是要胡哥觉得爷爷不如他,这样一来事情就办成一半了。因为我们对着比自己弱的人时,总是会显得仁慈大方。

  爷爷哼了一声,冲我和郭英俊招了下手:“我们走!”

  “老匹夫既然来找我,肯定是有求与我,有事就说吧,看在你还这么幼稚不懂事的份上,我一定会帮你的。”胡哥边说边自顾倒了杯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