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同时推了一把郭英俊:“好吧,我看你的示范。”

  郭英俊伸直脖子额了一下,对我嬉笑道:“兄弟,别说我不照顾你,这老人家只要给一点点阳气就行了,上吧!”说我把我拽到他前面,用力推向那老太太。

  我在老太太面前停下了,救人要紧,顾不上了,于是便按住了老太太的双肩,慢慢的张开了嘴,酝酿着绝世想象力,把她想象成一个美妙少女。不一会后,酝酿的差不多了,我闭上眼睛,正要把嘴贴过去,却感到一股冰凉之气从嘴里灌入,穿过喉咙直到心脏,然后以心脏为中心扩散开。

  我睁开了眼睛,老太太脚一软,晕了过去。而此时爷爷来了,大步跨过来,对我啪啪两巴掌后,狠狠的掐住我的人中。那些正在扩散的冰凉之气像是再往心脏回流。

  爷爷突然从布袋里抽出几根银针,在我的几个穴位上扎了进去,那些阴凉之气暂时就锁住在心脏里。我也似乎没有什么大问题出现,爷爷厉声问我搞什么鬼。

  我看向郭英俊,说:“他说补点阳气就可以救人了啊。”

  “胡闹!”爷爷呵斥郭英俊道,然后从包里取出一沓符和一小撮香,交给郭英俊:“围着村子插起来,先别让人离开这个村子!”

  我自然也跟着帮忙,围着村子的外沿跑,每个一段路就插上一根香,符纸穿在香棍上。围好后,爷爷带着我们走出村子里,只见那些村民都在村里子乱走,但是那些香符像一道屏障一下,把他们困在了里面,而那些村民也似乎越来越愤怒,在拆东西。

  最新E章b节◇上}酷$匠#@网

  爷爷舒了口气,说暂时先困一下,让里面的阴灵怨气慢慢释放一点再进去。然后问郭英俊,刚才那是搞什么鬼东西。

  郭英俊说他觉得那些人只是被阴灵冲撞了,补点阳气进去,把阴气逼出体内就好了。

  “真有那么简单就好办了,那些阴灵刚冲撞进人的身体里面,因为阴灵数量多,他们之间也会有矛盾和冲撞,而再加上人自身的魂魄,所以一开始是没有思维去控制身体的,像无魂之人一样游荡。但是现在你看,已经逐渐有自己的意识了。”爷爷似乎放松了一点,淡笑一下,而后道:“你补点阳气进去,也只是暂时的压制住了,但是过不了一会就又爆发出来了,到时候更凶。”

  “那现在怎么办?由着他们冲撞,会对村民身体产生不可逆转的伤害吧?万一消弱了他们自己的魂魄,都会变傻子什么的吧?”郭英俊靠爷爷近了一点,爷爷笑了下,指着天:“你忘了今天什么日子了?”

  郭英俊想了想,摇头道:“今天不是过节吧?”

  “今日惊蛰,就等惊蛰一声雷,震慑那些阴灵就好了。到时候我们再击鼓助势,那些阴灵自然会吓得躲会那口井里,我们再把井口封住就行了。惊蛰雷可是一年的第一道雷,威力不一般呢!”爷爷解释道,然后看着我,道:“小伙子,这村里的事虽然现在看来是那老巫婆作怪,但也因屠猫而起,教你一下,猫是灵性极强,并且记仇的东西,切忌屠猫。其次,忌讳在树下杀生,特别是老树。而这村子里,居然在树上吊死那些猫,两件事碰在一起,自然产生了这种恶局面。”

  “为什么不能树下杀生?”我问到。

  “人有三魂,畜生有两魂,静物只有一魂。但是畜生若是有天赋,也会修出第三魂,也就是地魂,那时候,也就是我们说的成精了。而树,因为只有一魂,所以修炼成精的话非常难,得天时地利配合,才有可能。如果一棵树存在的时间太长,就会修出第二个魂的‘框架’来,只等着再修出魂放进去,而这时候在树下杀生,那流放出来的天魂,就会很自然的嵌进那个框架里面去,到时候就合一,树也就成精了。”爷爷解释完点了根烟,坐在草地上看村里的场景。

  郭英俊绕着头,轻轻拍了一下爷爷的肩膀问道:“爷爷,你说惊蛰雷一响,我们就击鼓助势,可是我们现在哪来的鼓啊?”

  爷爷拍了一下郭英俊的头:“你怎么这么蠢,我不是有外放机吗?”说外从包里取出一个外放机,按下播放机,大大的二胡声传来,那是他用来代替实体二胡的东西。爷爷听了一会二胡曲后,把内存卡拔出来交到郭英俊手里:“用手机下载个鼓声或者雷声来!”

  想不到这老头挺与时代接轨的,郭英俊招办了,我一直纳闷这爷孙两像是有大本事的人,为什么却办成瞎子到处算命呢,便问爷爷具体是为了生么。

  爷爷听完后陷入了沉思,眉宇间有点淡淡的忧伤,好久后才开口道:“尊严,捡回我曾经丢掉的尊严。”

  这么文艺,我还想细问,突然一声晴天雷打断了我。那些村民听见第一声雷响后,都怔住了,随后进入了慌乱中。紧接着几道雷响,村民们全都围在一起,缩成了一团。

  爷爷赶紧让郭英俊把卡给他,郭英俊下载好后,爷爷插回去,拿着外放机按出播放键,把声音调到最大,往山下跑,到香符外面后,将外放机抛了进去。正好丢在人群中间,那些人就像炸开了锅一样跑散。散开后的村民越发变得不安躁动恐惧,坚持了十几分钟后,一道闪电劈下,便开始陆陆续续有村民倒下,失去意识。

  紧接的几道闪电,村民们几乎全倒下了。爷爷也带着我们进村,跑到那口井旁边,拆了块门板下来,盖住井口。然后爷爷让我们去村里的小店那些爆竹来,爆竹弄来后,将里面的硝磺倒出来,先是画了个简化后的蚊帐,然后在中间写上:“赦令大将军到此”。最后将硝磺点着,嗤的一声响,硝磺燃烧过后,留下了符印,爷爷再让我们搬几块石头来压住。

  弄好后,也开始下大雨了,我们先把晕倒的村民集中搬到临近的屋子里。生上火给他们取暖。爷爷在那里照顾那些村民,郭英俊对我大声道:“白头佬,我们去看下那老巫婆家里到底有什么鬼东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