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尴尬了笑了笑,他有问道:“你叫什么啊,差点同归于尽了,都不知道你名字。”

  我咳了一下道:“陈一刀。”

  “我糙,我虽然五行不缺,但是唯独金弱,你还来把刀砍我。”郭英俊呼着气,我们休息了十来分钟,山脉的另一边出现了一个身影,戴着副墨镜,青布衫被风吹得摆动,朝阳从他背后升起,光芒从他身边穿过。正是爷爷,这老头儿帅呆了。

  爷爷走近后,大声对郭英俊道:“亏得我及时发现这老太太的秘密,找到她的真身,破了她的歪术。”

  “爷爷,我差点被人活剥了!”郭英俊颇有些恼怒的大喊道,爷爷紧张的跑过来,才发现孙子受伤了,给孙子包扎伤口的时候,简单把事情解释了一下,原来他昨晚本来是想冒充迷路的算命瞎子进村,但是随后发现老太太的踪迹,就偷偷跟踪到了老太太的家里,老太太见屋门打开了,就跑去找我。而爷爷则溜进她屋里找线索,在老太太的床上找到了她的头发。

  并用术数判断出这已经是死人的头发,再回想老太太的样子,反着推测出老太太的生辰八字。这算很流弊了,爷爷一边说一边教郭英俊,我也朦朦胧胧的听懂了一点,大概是老太太的眉眼间隔有点高,是卯时出生的迹象,简单推测出第一个字,然后又从脸相推测出其他七个字。不过其中有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所以再从五行中辅助推测。

  比如老太太的衣服裤子都是淡黄色的,黄对应五行中的土,而人都有本能的补足五行的潜意识,比如喜欢吃酸的人五行缺木,老太太喜欢黄色,说明老太太五行缺土。所以八字中应当排除“戊己辰丑戍末”六字。

  而爷爷跟踪老太太的时候,发现她对路边的水洼很排斥,绕很远的路,水克火,所以老太太本命主火,八字中“丙丁巳午”四个字相加的数量应该是最多的,种种推测出老太太的生辰八字,结果发现老太太在光绪年间就出生了。

  郭英俊掰着手指算了一下,睁大眼睛道:“那岂不是一百多岁了?可她看起来就六七十的样子啊!”

  爷爷点了下头:“保守估计是一百多岁,但是往前再推六十年,或者一百二十年,甚至更多,都有可能。总的来说,我确定她是个应该死掉的人,但是却还活着,可她还会因为自己命格的影响而产生相对应的喜好厌恶,所以她不是被什么山精妖怪借了身,在她身体里面的还是她自己的魂。”

  爷爷讲的太专业,我有点头大,但是郭英俊比较简化的讲清楚了:“就是说,这老太太死过一次,命魂没了,算是地府勾销了,可她却通过别的方式活着,要么想借妖气,要么就是想修炼成不人不鬼。”

  爷爷叹了口气,摇头道:“具体什么原因让她这样我不知道,但是我猜她没有命魂能够这样的活着,肯定是借了什么东西的命魂,那命魂的本体肯定就藏在附近,并且是巨阴的地方,不然七魄也会散。于是就上到山顶看了下,发现山那边有个四面封死的山谷,就下去看了看。发现最中间埋了个坛子,里面藏了一条蛇,把那蛇杀了,这老太太就也活不成了。”

  郭英俊连连点头,我也似乎明白了一点,打个比喻应该就是老太太自己的车子没车牌了,不能上路,于是套了一辆车的牌,然后把原有的车藏了起来,这样就不容易被阴差发现了。

  但是为什么老太太会自燃,爷爷却说她现在也不明白,他包好郭英俊的伤口后,伸了个懒腰,这才想起问我们怎么回到这来,跟老太太正面冲突的。

  郭英俊颇为自豪的说他把老太太的邪术给破了,毁了她用来聚阳的八面铜镜。让村里阴灵压抑的怨气释放起来,就像挤脓一样,把坏死的东西放出来,才会慢慢的恢复。

  不过他说到一半时,爷爷突然转头看向村子,一拍大腿,喊着坏事了,就连忙冲了下去。而郭英俊则看向我,问怎么坏事了。我怎么知道这些东西呢,只是单纯的从他刚才的理论来看,好像是有那么一点道理。

  爷爷已经跑到村子里了,我和郭英俊也恢复了点体力,便跟了下去。在山头上还无所谓,一进村子里面,就像又到了晚上一样,脑袋嗡嗡的响,耳朵传来各种各样的声音,有说话的,有抱怨的,有叫嚣的,跟菜市场一样,很乱很吵。

  爷爷已经转了一个弯了,郭英俊追过去,只见他刚转过去不到几秒的功夫,又倒退着退了回来,被石头绊脚,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连忙撑着地面往我这边蹭,爬起来后连忙摆手道:“走走走,妈的丧尸围城了!”

  'l看Q◎正r版章☆节hw上(酷匠网

  我愣了一会会,一个妇女和一个少女垂吊着双手,勾着头,慢慢的从那边转过来,再慢慢的转弯,朝着我们这边走来。

  不过丧尸貌似是欧美的文化特色吧,我一下拽住了郭英俊,指着那两个女人:“看她们好像只是没有什么意识啊?还流着口水呢!”

  郭英俊顿了一下,嘴角抽了一下后,撒腿迎着最前面的少女跑过去,一下冲倒了,压在身下,然后就是嘴对嘴,从我的角度看过去,这孽畜好像还把舌头也伸了进去。不会在这种时候胡闹吧,而那个妇女依旧像行尸走肉般的往我这边来,与我擦肩而过,却始终没有抬一次头。

  郭英俊抱着那名少女一番激吻后,松开那女孩,独自爬起来,大口换着气。而那少女也似乎清新过来,迷茫的望了望两边。郭英俊把她拉起来,让她赶紧上山去,然后把我招呼过去。边往前大步走,边解释道:“这些人被阴气冲到了,给点阳气压制一下体内的阴气就能缓一缓了。待会你看见女的就直接扑倒,上,知道吗?”

  “我不懂啊?”我疑惑道,郭英俊拍了拍胸脯:“你看我的!”说刚说完,前面来了一个掉光牙的老太太,嘴里一嘴的口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梦里带刀说:

  谢谢大家支持,记得千万要点个追书,麻烦各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