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干嘛呢?”老太太幽幽问道。

  我指了指坛子,解释说不小心碰到了,给扶了起来。老太太哦了一下,转过身往客厅走,同时说道:“我想起来你应该还没有吃晚饭吧,所以就回来给你做点饭吃,过门也是客。”

  我跟着出去,敷衍的嗯了嗯,然后见老太太已经到厨房门口了,现在打开大门跑吧,可是一拉大门,却还是打不开。老太太听见动响,转过身看着我,问我又要干嘛。

  我连忙解释说尿急,想出去尿一下。然后装出一副天真烂漫的口气问:“奶奶,这门怎么好像打不开喔。”

  老太太嘴角抽了一下,也不知道是善意的笑还是嘲讽的讥笑。她进了厨房,便开始生火,我继续在那捣鼓门,奇怪,这门打不开,按理说老太太在屋子里面,应该没办法从外面锁门啊,难道还被下了什么咒语不成。

  厨房传来了刀剁砧板的声音,一下一下的闷响。我急的手心冒汗,就想大声喊郭英俊了,可是那样一来,也就彻底撕破相了,万一老太太恼羞成怒就完蛋了。

  我弄门弄了十来分钟,浑身是汗,老太太端着一大碗汤从厨房里出来了,不急不缓的对我说:“年轻人心不要太糟,我房间有尿桶,喝了这碗汤,暖暖身子吧。”

  老太太把汤放在了桌上,用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眼神看着我。我舔了下嘴唇,摆手说自己不饿,饱的很。

  “喝碗汤,暖暖身子。”老太太不理会我,重复道,音调抬高了一点。

  我依旧摆手说自己不饿,谢谢奶奶,你自己喝吧。

  “喝完汤,暖暖身子。”老太太音调又抬高了一点,几乎快要成尖叫的状态了。

  此时感觉就像溺水一样,窒息的无助。我拖着步子走到桌边,迟迟才坐下。拿起汤勺,搅拌着里面,除了汤还有些碎肉。老太太问我怎么不喝,我说太烫了,搅凉一点,她嗯了一下,站在那一动不动的看着我。

  我墨迹了十多分钟,汤也凉的差不多了,就应付的喝了一口,别说,还真的很美味,真真正正的入口柔一线喉。喝了第一口,就也算是破罐破摔了,连喝了几口,老太太转身拿着她的小壶,说她要出去巡村了,让我呆在屋子里,不要出去,不然会出事。

  我点了下头,然后假装继续喝汤,实则斜着眼看她怎么开门。只见她从口袋里取出一个扁扁的铁尺,然后把门打开了,但是具体怎么开门的我却没法看清,因为她的身体挡住了。

  确定她离开后,我看着碗里的汤,纠结着要不要再喝下去,因为实在太美味了。一会后,心想已经喝了这么多了,真有毒也不差最后一点了,抱着类似“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心态,我端起碗囫囵喝起来,直到碗里只剩下汤料,也就是那些碎肉。

  这肉应该也很美味,我吃了一块小椭圆的肉,嚼了几口后居然还有骨头,将骨头吐出来再要吃时,却懵了。因为碗底一只眼珠,眼眸正对着我,任凭我胃怎么翻涌倒腾,任凭我怎么扣嗓子,刚刚吃进去的就是没法呕出来。

  酷#匠网首发

  实在吐不出来就算了,想办法逃开这个鬼地方吧,我跑到大门那里,回想老太太曾经用一块扁尺开门,而那扁尺,能塞进去的自然是门缝了。于是我跑到厨房,把菜刀拿了出来,塞进门缝里,果然碰到了一个东西,刀口尝试着往旁边蹭,折腾一会后门开了。

  原来这两扇门中间,一边被缕出一个小洞,里面放了个小磁铁,而相对应的另一边装了个活动的细铁棍,这样一来,只要门一关上,铁棍就会被磁铁吸过去,从而把门栓上了,无论里面外面,不知道这个小技巧都没法打开。

  开门后我不敢走路中间,怕被老太太发现,只有贴着墙走。疾步来到村外,跑到郭英俊躲藏的地方,这家伙已经不见了。爷孙两都不知道去哪了,三更半夜的,把我一个人丢在这。

  头顶还有恼人的丧鸟盘旋瘆叫。他们爷孙都是专业人士,不需要我担心,我还是先离开这个是非地吧,于是便往村外跑,在出村的小路上,前面突然出现一个黑影,我刹住了脚。

  那黑影疾步向我靠近,看清楚了,是郭英俊的爷爷。他问我跑哪去,我反问他去哪了,他说在井口等我们的时候,回想起进村的路口似乎有点煞气,于是就跑去验证了一下。终于发现路口两边的地下埋了两个狮子,可是却不是对着外面的,而是对着村里的方向。

  狮子立于地面上镇邪我懂,但是埋地下,还是第一次听说。然而这还不算完,爷爷说他跑到山头观察了一下,按照山脉走向和风势流通来看,这村子应该是个人丁兴旺的好地,只是在关键地方都被人设置了相对应的邪物,把这里弄成了一块死地。这也验证了除了猫灵作祟外,也有人为力量在跟这村子的人过不去。

  虽然他讲的很带劲,但是我却不懂了,谁跟这村子里人有这么大仇,搞这么麻烦的。难道是那个老太太?

  爷爷点了根烟,捋了一会后又抬眼,皱眉摇头道:“那也不对啊,我在山顶的走势拐点发现了一面镜子,是对着村子的。聚阳啊!”

  呆在这个糟老头身边挺有安全感的,我也不打断他的思绪,让他慢慢分析,好一会后,他自言自语道:“以阴养阳,木不属木。难道说这个村子,被炼成非阴非阳,不属五行的地?”他说完突然一个精神,盯着我:“英俊呢?”

  我耸肩,把事情过程给他交代了一下。爷爷有些慌张道:“完了完了,这孩子八字四阴四阳,五行不缺,在这种非阴非阳,不属五行的环境下,会相冲,产生幻觉而遭殃。”

  “那怎么办?”我也着急了,因为如果郭英俊出事了的话,这老头应该没心情救我吧。

  爷爷把身上的斜跨包往后一撸,捋起了袖子,戴上了墨镜,把导盲棍甩了出来,点着地面往前疾步:“我老郭家八代单传,拼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