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英俊解释道:“这东西是寻着阳气而动的,不然它又没眼睛,怎么会往人鼻子里钻呢。所以我撒泡尿,它也上当了。”

  爷爷则背着手,疑惑了一会道:“白天感觉不到任何怨灵,以为是出错了,现在虽然能够感觉到一点怨气,但是那点怨气尚且不够支撑一个动态的实物行动。”

  2}更e新最-快)√上L5酷k匠,网

  我有点糊涂,问郭英俊什么意思。他有点显摆知识的解释道:“怨气呢,你理解成汽油动力就行了,轻点只能打个屁,再大一点能平地走,更大一点可以爬拨。而这怨气呢,一帮普通人去世,多多少少有遗憾事,也有点怨气,可是太轻了,最多就拖个梦抱怨一下。怨气再大一点,也就可以显像来吓人,但是无法触动和驱动实物,更大一点的,就能触碰实物了,比如在仇家开车的时候突然转动他方向盘来报复。”

  所以说这村子里的男人死的死,不是猫灵作祟了?我连忙问爷爷,那会是什么东西在搞鬼,我还有没有的救。

  爷爷摇头说他现在也搞不清楚情况,得找到事因才可以。然后接过郭英俊手里的瓶子,仔细打量了一会后,说现在天还是太亮了,不好做事,等再晚一点。约莫到了六点多钟,村里都亮起了红灯笼,再过了三个多小时,估计人都早已睡着了,爷爷才把里面的猫毛放了出来。

  那猫毛在空中转了一会后,就往回飘,我们自然也跟着。来到了之前我梦见的那颗大树前,猫毛飘在一个枝头上,缩成一团,不见了。

  爷爷借着夜色掩护,来到树下,掰了一块树皮过来,让郭英俊舔一下,看看什么味道。郭英俊却不干,让我舔,同时友好的提醒道:“这可是为了救你喔!”

  我舔了一下后,摇头道:“什么味道都没有!”

  爷爷和郭英俊都皱起了眉头,郭英俊掐着手指算道:“金木水火土,对应酸甜苦辣咸,按理说不管这树皮主味是什么,都应该带点涩涩的酸系味道啊!”然后看我道:“你再舔一下。”

  我又舔了一下,还是没有味道,只是舌头有点冰冰凉凉的感觉。

  郭英俊不依不饶,甚至开口让我嚼嚼试试,但是爷爷却突然喝住了,说有毒。

  我懵了,郭英俊也懵了。郭英俊问怎么会有毒呢,爷爷指了下我的头发,问郭英俊:“你看看,他刚才舔了几下,头发都白了。”

  听得我脚一软,差点坐地上了,赶紧拔出一根头发,果然,近发根有一半都白了。怕是拔了一根原来就已经白了的,连忙又拔了几根,全都是这种情况。

  我看着郭英俊,这下被他坑惨了,但是他却摸着左边的胸呼气道:“还好我没舔,不然我这一头乌黑浓密的秀发就完蛋了。”

  好想打人。

  爷爷掐着眉心,思考着问题,一会后猜测道:“如果你看到的那个纪事是真的,那么一开始可能真的是猫灵作祟,但是随着这村里男丁越来越少,大有绝村之势,猫怨也会减轻很多,不会再有能力去害人啊。”

  “你是说人作祟?”郭英俊捋起了袖子,爷爷点了下头:“极有可能,可是又有谁会跟这个小山村的人过不去呢?”

  爷爷摇了下头,把注意力又回到了这棵树上了:“木从土出,结果木不属木,看来问题出现在这土里,四处找找,这附近一点有地洞。”

  我马上指着树前面过去一点的枯井,说:“那就有个洞。”

  爷爷点了下头:“你们两个年轻,进去看看。我在外面守着。”

  我跟着郭英俊撑着井壁爬了下去,越往下越寒冷,到了一半时,井壁突然有个洞,郭英俊啧啧道:“果然有蹊跷,然后从井壁的洞爬了进去,我紧随其后。”

  郭英俊打开了电筒,在我前面一动不动,我问他怎么了,他也不说话,待我也走出了狭窄的洞道,也完全没办法动弹了。

  在我眼前的是那颗大树的根须,本应该埋着根系的土被掏空了,换掉的是一个个尸体,被根须插进肚子里,然后用绳子固定住。那里起码有两三百个男人的尸体,被固定在那里。

  郭英俊转头看着我,弱弱道:“我们是不是摊上大事了?”

  我不知道怎么回应,只好摇头耸肩,一会后,郭英俊终于鼓足勇气向那些吊着的尸体走过去,摸着那些根系,分析道:“这个树居然用人做营养液,到底怎样心疼的人才能做出这么绝的事啊。”顿了一会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看我道:“你记得西游记里的长生果树吗,阴暗版的好像说那棵树也是用人做营养源,所以果子才有长生功效。”

  可是我更在意的是怎么自救,因为看这阵势,好像不是一般货色。

  郭英俊摸着一个尸体,急忙喊我过去摸一下。我不知道他要干嘛,摸了一下后,他皱眉看着我:“是不是有温度?”

  我点头,确实有温度,怎么回事,人死了怎么还有温度。郭英俊二话不说从口袋里摸出一把折叠军刀,猛地一下戳进那尸体的手臂里,随后我们两个都吓得往后跳了好几跳,因为那尸体睁开眼尖叫了起来,活的。

  “我曹,神经病,神经病,没人性,居然搞活人。”郭英俊念念叨叨的大步往洞口溜,我正跟上去,后面那尸体说话了:“救我,救我。”

  我们同时停住了脚,回过身,自会仔细打量着那个尸体,发现他皮肤已经泛了一层绿,那尸体连续喊了几声救我之后,迅速断气了。

  郭英俊咧着嘴,拉着我再走过去,摸着尸体表面,我也看清楚了,这人的寒毛已经成绿色的了。皮肤也很粗硬,有明显的条痕纹迹就像树皮的那种纤维一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