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太说这些都猫灵,整夜在村里游荡,从窗缝挤进去,然后发现有男丁的话,就会从鼻孔中钻进去,而后男丁就会暴毙。不过因为现在每家门口都有尸油灯笼,所以这些猫灵的主体进不去,只能是一些支体进去,然后把外面的一些信息嫁接进梦里面去,使得做梦人心里害怕,而出来,到时候就会受到猫灵的主体迫害了。

  虽然一切都很匪夷所思,但我似乎还是听懂了一点大概,然后好奇为什么有灯笼那些猫灵就不敢靠近。并且这么多的尸油,从哪里弄来的。可是老太太却不再说话了,送我到了村头,让我沿着大路走,天亮左右应该就到集镇了。

  谢过老太太,我不敢逗留,大步往集镇走,走了大概一个多小时,感觉嘴巴有点咸,摸了一把,原来是流鼻血到嘴角了,应该是上火了,我没怎么在意。胡乱擦了一把吼继续赶路,到天蒙蒙亮时,终于看见前面有房屋了。看见房屋,心就安定了不少,我坐在旁边歇歇脚,刚靠着树,就睡着了。

  约莫睡了两个多小时,耳边传来了咿咿呀呀的二胡声,我睁开眼,只见一个小伙子蹲在我面前,小伙身后站着一个老头儿,戴了副墨镜,背着一个黑色挎包,看样子应该是算命瞎子。乡下算命瞎子都会一路上拉二胡,听见的人自然知道算命先生路过,不过现在都用外放机播放二胡声了,不用自己拉。

  小伙见我醒了,嘿嘿一笑,先自我介绍了一下,他叫郭英俊,英俊的英,英俊的俊。然后拍了下胸脯问我碰到他们这下也就有救了,不然我死定了。

  我怕是骗子,有些警惕的问他具体什么意思。他不慌不急的取出手机,前摄像头自拍模式让我自己看看。我看了看自己,除了鼻子下面有血迹外,并没有什么大病之症啊。

  郭英俊让我站起来,然后突然连续两拳揍在我胸口和下腹,我刚要骂他神经病,他却把手机挡在了我面前。这下我慌了,眼睛鼻子耳朵嘴角,全在流血。

  我身体肯定出问题了,连忙问郭英俊怎么回事,他抱着手看着我没说话。于是我又赶紧把昨晚的事刚才了他,还有关于那个村的传说。郭英俊努了下嘴,然后对他身后的老头喊爷爷,说不如去看一下。

  老头点了下头,然后把手中的棍子横起来,郭英俊抓在手中,没好气的冲我道:“还傻愣着干嘛,带路啊!”

  精疲力尽的跑来,现在又要回去,我也是够呛的。带着他们两个往那大姐的村子里走,到中午时才晃到了村口,而老头突然停住了脚,摇头道:“这村子并不像你说的那样有怨灵作祟啊!”

  怎么可能呢,不是说有猫灵吗?这老头到底准不准啊,瞎着眼睛能闻到怨灵的气味?不过现在小命还得靠他救,所以我也不敢质疑,等着他怎么安排。

  一会后,老头开口了:“既然说是晚上才有猫灵,那我们不如等晚上再看看吧。”老头说完后,郭英俊就领着老头往旁边的山上走,到一个小坡坐了下来,一边从包里取出饼干一边说在这等到晚上。

  !?酷o|匠网N√正=g版l4首$2发

  我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了,郭英俊笑了一下,丢给我两块压缩饼干。我吃着饼干,问他们是干嘛的,因为看着样子,有点不像普通的算命先生。

  郭英俊哼了哼,没说话,吃完饼干后昂头而睡。

  而老头则转着头,一会后道:“一般风水上讲究房屋都是坐北朝南,南水北山,山为人,水位财,寓意家丁兴旺财源滚滚。可这个村的房子确实清一色的朝着东北方,有古怪啊。”

  我傻了,他还能闻出这些房屋的坐向?

  郭英俊也好奇的坐了起来,哈哈一笑:“上乘风水应该是因地制宜,这边大路从东北方出,而西南方地势较低,地气顺着地势而走,这样地气就能流进房屋家里,吸地气,自然人财两旺,再加上风从……”他说到一半突然卡住了,手枕着头往后一昂:“爷爷,不要再玩这些无聊的试探好不好,你会的我基本都会了。”

  爷爷笑了下,说但愿如此,也躺下睡觉了。

  我摸了摸鼻子和耳朵,血已经结伽了,不过心却放不下来,就怕什么时候突然喷血出来。

  慢慢到傍晚了,一团猫毛组成的柳絮样的东西在前方不远处飘荡。我赶紧拍醒了郭英俊,他揉了下眼睛,仔细盯着那团猫毛的飘动,含湿了手指竖在眼前判断此时的风向,然后自言自语分析道:“逆风而动,不是飘,是游,以气做水,这东西是活的。”

  过后又拍醒了爷爷,爷爷转着头:“这么块就天黑了啊?”

  “你戴个墨镜,当然天黑啦!现在没人,不用装瞎子。”郭英俊抱怨到,爷爷这才把墨镜取下,我张大嘴无辜的看着他,他抠了下鼻子,嘿嘿一笑:“迎合市场,没办法。”

  而这时,郭英俊突然吹了个口哨,那团猫毛也突然停在了空中一会会。“不止活的,而且是有意识的。有意识就有喜好和畏惧!”说完就要往山下跑。

  爷爷也不阻止,习惯性的把眼镜戴上,不过因为看不见路,又马上取下了,对我招了下手,跟着下去。郭英俊快跑到那团猫毛跟前,突然一个急刹后往后倒,原来那团猫毛迎着他飘过来。

  那团猫毛扑了个空,悬在了空中没有下一步动作。我和爷爷也过去了,爷爷看着那猫毛,摇头好奇猫毛居然会主动攻击人。

  我连忙对他说我昨晚醒来鼻子上就无缘无故有根猫毛呢。

  郭英俊呵呵一笑,说他大概猜到什么原因了,让我们都摒住呼吸,然后他背过身,撒了泡尿出来。那猫毛开始变得亢奋,在空中激烈的震动着,然后扑向地上的尿,结果被黏住了。

  “我最近上火,浓着呢!”郭英俊说着把矿泉水里的水倒光,用瓶口盖住了那团猫毛,再用一张硬纸贴着地面插进去,猫毛就被装进矿泉水瓶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