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猫怨

  说说之前碰到的一个关于屠猫村的经历吧。当时朋友结婚,地方比较远,我坐车到他们县城后,又坐县内班车去他们村。不过却阴差阳错的搞错了,到了另一个同名的山村去。下车时候,整个山庄笼罩着一股说不来的丧气味。一开始并不知道走错了村,就打电话让朋友出来接,但是手机却没信号,恰好碰到当地的一个村姑,便问她这里哪家做喜事,谁知道她白了我一眼后就走了。

  我正要去问第二个人,天突然乌云密布,像是要下大雨,我便跑到一个屋檐下躲雨。房子是那种老式的瓦房,大门开着,但是我没有进去,约莫半个多小时过去了,来了一个三十岁上下的少妇,撑着伞,进院子后跟我对视了一会后,不带任何情绪的问我哪里人。我说清楚了其中的因由,她看了下天后,说都快傍晚了,这里比较偏,不会有车来的,便让我进屋过一夜,等明天天晴了再走。

  走进屋后,少妇突然停住了脚,问我有没有结婚或者女朋友,虽然她纳闷她问这种问题,但还是礼貌的回复她说没有。她点了下头,把我领进了后面的一间偏房,而后让我等着。一会后她点了个火把进来,我颇感好奇的,只见她用火把在床板上隔着点距离扫了扫后,把火把熄灭掉,给我铺上了被子。对她说了些感谢的话,但是她始终没什么表情,出房门后停住了脚,转身叮嘱我晚上没事就不要出去,然后就没再说什么了。

  她走后我突然纳闷这屋子里怎么只有她一个女人,并且好像刚才碰到的村民中,也没有男的。虽然纳闷,但也并没有出去问,倒在床上睡觉,明早离开。

  一倒下就睡着了,直到半夜时分,朦朦胧胧的意识中,一个男人的背影出现在床前,他背对着我,慢慢转过身后却是一个猫头。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并没有吓到,猫人走近后捏住了我的鼻子,让我喘不过气来,我便张开嘴呼气,但是他却把另一只手塞进了我嘴里,直接堵到喉咙。这时我才紧张起来,拼命的挣扎,但是身体却无法动弹,意识越来越模糊。

  关键时候窗外一声鸟叫,把我惊醒。我坐了起来,原来是梦魇,浑身是汗。开了灯后点了根烟,感觉应该是这房间潮气太重了,以前学过,潮气重点房间里一来氧气少,二来有各种霉菌之类的,所以人睡在里面容易做噩梦。

  我看了一眼窗户,雨停了,地上洒了一层白月光。我想出去走走,换换气,刚要关窗,正好一阵风吹来,我打了喷嚏,本能的用手挡住鼻子,却惊讶的发现手掌上有鼻子里喷出的白色的长长的硬毛,好像是猫毛。

  酷/v匠!网@永a久免u费看2f小j)说P

  可能是白天偶尔沾上的吧,我擦了下手后便轻手轻脚的出门去了。由于下过雨,所以外面的空气格外的新鲜,迎面一丝微风,夹着一些让人无法抗拒的奇异香味,反正也没事,我便用力嗅着空中的气味,寻找香气的源头。走了几十米后,渐渐离那大姐的房子有点距离了,我怕忘了回去的路,便回头看了一眼,不看还好,一看吓一跳,大姐房子的门两边挂着两个红灯笼,是那种旧式的纸竹胡的,感觉就像从时间深渊里捞起来的两个古玩意儿,红灯笼里面有微光在闪烁,把视线移开,发现村子里,零零星星的房屋门口都挂着两个红灯笼。

  虽然红灯笼有喜庆的味道,但是在这荒山偏村里,又是深更半夜,给人一种说不来的诡异感,我有点渗,但是想可能是这里的习俗吧,所以并未太过纠结这个问题,继续循着香味走。转过一个弯,巷子那头一个佝偻着背的老太太杵着拐杖在一栋房屋前,用一根棍子在灯笼里面捣鼓里一下,那灯笼里面的光便又亮了很多。

  老太太把棍子缩下后,看见棍子头部绑了个小壶,她在给村里灯笼加香油?老太太杵着棍子,勾着头向我这边走来。距离近了一点后,听见她梦呓般的自言自语:“杀光了所有的猫,猫怨太重,要报仇,整个村都要绝后啊。”

  我轻轻咳了一下,老太太似乎发现我的存在,抬起头看着我。那脸上的皱纹就像树皮一样的,满满都是年轮的痕迹。老太盯着我看了一会后,从我的角度看过去,眼神慢慢有点涣散,应该是视焦拉长了,我以前读书时候偷看心仪的同学被发现时,也会这样,假装是看她身后。

  老太太把视线移开了,继续之前的呢喃,好像没有看见我一样,走向另一家,检查灯笼里面的香油还够不够。

  我耸了下肩,在巷子里继续往前走,巷子两边的老房子瓦顶上传来丧鸟的叫声。奇怪,这种丧鸟一般只会在坟地里栖息,只有有人去世后,才会跑到死了人的房顶上,有人说这种丧鸟是来接亡魂的,也有人说它只是闻到了丧事里独有的蒸豆腐味,不过不管怎样,这么多的丧鸟在村里,还是第一次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梦里带刀 说:

新书发布,希望大家继续支持,辛苦了

书库 目录 43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