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脑袋昏昏沉沉,漫无目的穿梭在来往的人潮中,这么长的时间,我依然没有从刚才的对话中走出来,嫂子还不知道这一切,我不想告诉她,或许接下来的事情于我于她都是一件比较让人折磨的事情,但是,我却阻止不了事情的发生。

  我回到家里,嫂子正心事重重的坐在沙发上,她看见我推门进入,急忙问我干什么去了,我看见嫂子焦急的表情心里不由的一抽,疼的是嫂子依然这么关心表哥的安危,她担心我会去找表哥,如果平时,嫂子肯定不会过问我半句。

  看来她还是挂念着那个人渣啊!我微微笑道:“出去走了走。”嫂子一脸疑问的看着我:“真的。”

  我点了点头,极力控制自己心里的不甘心。

  至今我都不知道表哥是凭借什么原因能让嫂子这么关心他,甚至在做了这么禽兽的事情之后,嫂子依然把他的罪孽忘得一干二净,虽然嫂子嘴上不说,但是她的表现,我看的一清二楚,表哥如果继续下去,很快就能攻陷嫂子柔软的心。

  不管表哥是何种目的,真心也好,假意也罢,对嫂子来说,都太不公平。

  这让我想起了一个名词:丧家之犬。

  甚至丧家之犬都要胜过表哥,毕竟狗是不会出卖家人的。

  cO酷&匠+网^唯a5一正X版^G,{其他都3是…R盗r版*k

  嫂子长长出了一口气,跟我说外面这么热,还是不要随便出去了,话音刚落,嫂子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嫂子神色一变,顾不上我急忙转身拿过了手机,她看了看手机,面部表情一变,又看了看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碍于我的面子,嫂子还是不敢太直接。

  不用想了,是谁的电话我很清楚,单单看嫂子这幅表情,就知道电话那头的人肯定是能让她心神颠倒的表哥,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说:“接吧,不用看我。”

  嫂子像是得到了释放一样,拿起手机哆哆嗦嗦按了接听键,接着就是一脸欣慰的表情,她慢慢向卧室走去,随着门被关上的那一刹那,我整个人瘫倒在沙发上。

  这就是无形的失败吧。

  我的心里越来越感到憋屈,嫂子为什么这么傻,在经过这么一系列的痛苦折磨之后,我原以为嫂子能彻彻底底放下了表哥,却没想到表哥只是见了一面,几个电话就让嫂子彻彻底底的沦陷,与其说表哥的花言巧语厉害,不如说是嫂子放不下这段爱情。

  嫂子的内心是抱着几分幻想的吧,她小心翼翼的试探着表哥,期待那份死去的婚姻能死灰复燃,一旦让嫂子看到一点希望,她一定会像之前一样毫不顾忌的冲上去紧紧抓住,不管表哥曾经做过什么,不管表哥现在多么贫穷,嫂子要的,是这份感情。

  的确,像嫂子这样的女人,现在太少了,什么都不计较,一心只想着这份爱。

  但是只有我能看在眼里,嫂子一旦与表哥破镜重圆,带来的只是无穷无尽的伤害,表哥心里怎么想的,我一清二楚。

  不能让嫂子被骗,不能让表哥得逞,我的心里感到格外着急,虽然开着空调,但是脑袋上的汗却依然不停地往下淌,脑袋嗡嗡作响,两只耳朵也听不到任何别的声音,表哥,嫂子的脸始终在我的面前晃悠,我双手扶着额头,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但是收到的效果却微乎其微。

  不知道什么时候,嫂子已经打完电话站在我的面前,我睁开眼睛才看到嫂子小巧的涂着鲜红指甲油的双脚,我抬起头来,嫂子正一脸温柔的看着我:“文正,你太累了。”

  “没有。”我微微一笑,极力将这份恐慌隐藏在内心,我不想嫂子看到我的失魂落魄与手足无措,现在的我,在嫂子眼里已经慢慢变成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我不想因为这件事情让嫂子改变对我的看法。

  但是聪明的嫂子,又怎么能看不穿我的心思,她坐在我的身边,两只手猛地环着我的腰际,香气扑鼻而来,一时间让我有些手足无措。

  “文正,嫂子谢谢你这么关心我。”

  嫂子吐气如兰,天籁般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温柔似水,波澜不惊,我心里的所有情绪一瞬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刚刚还心潮汹涌不能克制的恐慌,顷刻间就化为乌有,我不得不承认,嫂子的话,有很大的魔力,像灵丹妙药一样。

  嫂子抱着我,脑袋紧紧地贴在我的胸膛,我问道这熟悉的淡淡的香味,感觉到所有的一切都安静下来,脑袋嗡嗡直响的东西也逃得一干二净,诺大的客厅里面只有我跟嫂子两个人,我任由嫂子抱着我,起码这时候,我感觉嫂子没有离我而去。

  “文正,你知道什么叫爱吗?”嫂子抬起头,看着我。

  红唇,明眸,白皙的脸颊,淡淡的细眉,一切看起来都如此和谐,让我有些挥之不去的醉意,很美,是那种外人所不具备的安静温柔的美丽。

  爱,这个词说简单,其实很简单,说复杂,也用再多的话都解释不清。

  我没有正面回答嫂子的问题,而是反问道嫂子:“为什么这么问我。”

  “当你经历过一段爱之后,你就会明白,这个东西充满魔力,能给你无法抚平的伤痛,又能让你得到前所未有的幸福,让你欲罢不能,即使前面崎岖不平坎坷不断,一样会让你有尝试着往下走的勇气。”

  “还可以让你有勇气体验那刺骨的痛苦是吗?所以说,你那所谓的爱又死灰复燃了是吗?你又要体验那刺骨的痛苦了是吗?”

  “文正,你别这么说。”嫂子看着我。

  “我不!”我猛地伸出双手紧紧地抱着嫂子,像是怕她一瞬间就在我的面前消失一样,嫂子胸前刺激着我的身体,但是我无暇享受,我看着嫂子有些陌生,但是陌生的同时又夹杂着难以舍弃的占有欲,我不希望嫂子离开我,我如果再不说出来,嫂子一定会走,一定会离开!

  “颖颖,我爱你!这就是爱!”我大声地对着嫂子喊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洛二洛说:

  我洛汉三回来了!恢复稳定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