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任凭我极度愤怒,表哥也是一脸淡然的样子,他看着我说:“我没有别的路可走,只能祈求你嫂子的原谅,毕竟也是夫妻一场。”

  “呵呵...”我冷笑一声,看着表哥的样子,由衷的鄙视:“你觉得你做的那些事情,嫂子会原谅你吗?”

  “我了解她,会原谅我的。”

  我愤怒的砸了一下桌子,狭小的小屋子里面传来一声砰的声响,没错,是我太愤怒了,想起曾经的种种画面,我内心的愤怒就止不住的往上窜,另一方面就是因为表哥拿准了嫂子的软肋,他知道嫂子善良,只要是稍加努力,嫂子一定会原谅他,不只是表哥,就连我也能知道是怎样的性格,想到嫂子万一原谅表哥,那肯定又会发生悲情的一幕。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表哥的性格注定他不会守护嫂子一生。

  “要是我出来阻止呢?”我沉声说道。

  表哥摇了摇头,微微笑道:“你阻止不了我的。”

  “何以见得?”

  “我现在一无所有,连命都不在乎了,我还会怕你的阻止吗?”表哥笑道,微笑里略带一丝嘲讽。

  我不知道他是嘲讽自己还是在嘲讽我。

  也是,我听了表哥的话在心里有些嘀咕,他现在什么都没有,生意失败,倾家荡产,可谓跟街头的叫花子都不如,嫂子现在对表哥来说,就是他的救命稻草,只有嫂子才是他活下去的希望,表哥怎么能轻易撒手呢?

  我怎么去阻止他?叫人把他打一顿?对目前状况的表哥来说这根本不算什么阻碍,而且这样的蠢事我也做不出来,就算他再可恶,也是我的表哥啊,曾经表哥对我也是疼爱有加,我的确下不了这个手。

  把嫂子藏起来?更加荒谬,嫂子这么个大活人,能藏到哪里去?表哥是个聪明人,知道有我的地方肯定就有嫂子,更何况即使藏起来,嫂子也不能日日夜夜藏头埋面的过日子啊,这跟把嫂子关禁闭有什么区别。

  那么我能做的,只能是让嫂子尽可能保持理智,不要再重蹈覆辙,当然,这个做法并没有多少希望,嫂子的性格,摆在那里呢!

  我叹了口气,看了看凌乱的房间,又看了看坐在沙发上憔悴的表哥,一股深深地无奈充斥着我的内心,或许是感觉到太无助了吧,面对这样的事情,我的确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人家两口子的事情,你管什么呢?

  或许是跟嫂子生活在一起时间久了,我跟嫂子的感情已经超过了普通的伦理关系,在心里潜移默化已经把嫂子的事情当成了自己的事情,看到嫂子心碎,我的心里也由衷的痛苦,看到嫂子高兴,我的心里也跟着幸福,我不敢断定对嫂子究竟是怎样一种感情,但是我知道的是,我绝不能让嫂子再受到伤害。

  或许是我在心里还喜欢嫂子吧,是源自于内心对嫂子的哀怜,对嫂子命苦的同情,出于男人的本性,想去保护她。

  我无法说服自己对嫂子没有感情,其实这种感情是有的,而且我很确定这种感情绝对不是亲戚之间的感情,而是一种很微妙的,难以言说的感情,我不说,嫂子不说,但是彼此都能感受到,在与嫂子相处的这些日子里,已经无形当中把嫂子当成自己最亲密的人去对待,也就是这样,才让我不得不在乎嫂子的感情问题。

  “那你想过嫂子的感受吗?”我试着勾起表哥内心的善良,通过这一点去让表哥退步。

  g~酷匠网正,?版F0首9发x

  但是表哥接下里的话,让我感受到了莫大的无助。

  “我要是说你嫂子更愿意破镜重圆,你信吗?别说我在天方夜谭。”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看着表哥的眼睛里全部都是自信,这种自信甚至一度将我击溃,到底是什么让他这么胸有成竹呢,究其原因,最终是要归结到嫂子的善良和念旧上面吧。

  这么久,嫂子都没有再找一个依靠,按照嫂子的情况,可以说在整个皇城绝大多数的男人都可以任由嫂子挑选,毕竟像嫂子这么完美的女人,是所有男人都梦寐以求却又很难得到的,但是为什么嫂子始终没有再去接受别人,原因就是嫂子怀旧,虽然嘴里说着从阴影里面走了出来的,但是内心却依然抱着旧情不放手,说白了,她就是没有放下表哥,一点都没放下。

  “文正,我知道你恨我。”表哥淡淡的说:“但是你别忘了,我才是颖颖的原配,你是插不进去的。”

  “呵呵...”我冷笑一声:“我本无心跟你抢嫂子,我只是不愿意再看到嫂子重蹈覆辙,如果我抢,你也一样阻止不了我。”

  表哥的脸色一变,显然是被我的话惊倒了,但是很快,表哥便恢复了原来的颜色:“那我就尽早让你看到我跟颖颖破镜重圆。”

  小屋的发霉味道刺激的我有些想吐,我不愿意在里面多呆一秒钟,我捂着嘴巴逃出了小屋,在外面扶着墙一阵干呕,其实说实话,我是受不了表哥的话,是表哥的话刺激着我的内心,一旦表哥的话成为现实,那对我来说将是莫大的折磨。

  是私心,是占有欲在作怪,我不想失去嫂子,尽管嫂子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洛二洛说:

  嫂子叫苏秋颖,还记得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