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旅馆很破,陈旧的木门,杂乱的小院,院子里甚至有老鼠在这里觅食,下水道的气味,发霉的气味,各种垃圾的气味混合在一起刺激着我的嗅觉,但是小院里面却传来各种欢乐的笑声和吵闹声。

  这里很热闹,多是外地务工人员的聚集区,环境虽然差但是工资便宜,很多人因为生活原因不得不住在这种阴暗的环境里,各种各样的噪音不绝于耳,当然,这种隔音效果差的地方也有一种好处,那就是一到夜里,层出不穷的叫喊声就会让你浮想联翩,一浪赛过一浪,至于是什么声音,嘿嘿...以上纯属调侃,我来到小院的时候,房东一眼就看出了我不是这里的旅客,他以为又是来租房子的,眼睛里都泛起了光,问我想要找个什么样的房子,我说我不是来租房的,我是来找人的,我这么一说房东的脸立刻拉了下去,他哦了一声便低着头玩起手机不再搭理我,我摇了摇头,转身向小阁楼走去,表哥住在哪个房间号,马文亮早就告诉我了,倒是给我省去了不少麻烦。

  这种旅馆全部是一个小房间,一个楼道里有七八间这样的小房间,里面人声嘈杂,要是让我住到这里面,我肯定一天也受不了,真不知道表哥是怎么选择这种地方的,可能是省钱的原因吧,嫂子不是说他做生意失败倾家荡产了么。

  哼,我在心里冷笑一声,你也有今天。

  V酷{匠网永久免Z"费2看)小3I说E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我格外看不起表哥,但是我走到他的房间门口,听到里面传来电视响的声音时,心里竟然莫名的紧张起来,甚至一度有些呼吸紧促,像是见到什么大人物一样,我在心里想我现在明明比他强啊,我有地位,有钱,而他却身无分文,落魄至此,为什么还会有这样的感觉呢?

  我定了定心,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确定自己没有了这种奇怪的紧张感之后,我才敲响了房间的门。

  咚!咚!咚!...每一下,我的心也跟着跳起来,吗的,怎么这么紧张呢!我在心里暗暗骂自己。

  屋子里面的电视声音突然变小,传出来一阵熟悉的声音:“谁?”

  是他,这个声音我听了无数次,在脑子里面回想了无数次,尤其是那最后一次电话,这个声音被我连同愤怒,怨恨深深地烙在心里,就是这个声音的主人,让嫂子,让乔萱一个个家破人亡,心碎沉沦。

  我不禁捏紧了双拳。

  “是谁?”声音再一次想起来,这一次,表哥的声音多了一些警觉。

  我极力调整自己的呼吸,让自己逐渐平稳下来:“是我。”

  屋子里沉默良久,没再有任何声响,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屋门嘎吱一声打开,我的眼前,出现了很久不见的表哥。

  我看到表哥的第一眼,心里咯噔一声,用大吃一惊来形容再恰当不过,天呐!这还是那个能力过人,事业有成个表哥吗?!

  一脸的胡茬子,究竟是有多久没刮了,两只眼睛深深地凹陷下去,脸上憔悴的面容像是苍老了十几岁,身上的衣服更是脏乱不堪,表哥扶着门的右手,指甲里面全是乌黑的污垢,这对于以前干净历练的表格来说,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这哪里还是昔日那个成功人士?!

  我有些吃惊,尽管我极力不让自己表现出来,但是看到表哥天南地北的差别,还是有些克制不住自己的惊讶程度,表哥是聪明人,看人也很准,我的所有表现都被他看在眼里。

  “是不是感觉我很可怜?”

  表哥转身回到房间里,坐在沙发上两眼无神,盯着电视机,破旧的大脑壳电视机上,正演着亮剑这部军事剧。

  我走近房间,一股霉味直冲我的鼻子,差点把我顶了个人仰马翻,我皱了皱眉走到距离表哥不远处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我来找你的目的你都知道。”

  表哥点点头,叹了口气说道:“老天有眼啊,这是在报复我呢,我都知道。”

  “秋颖刚刚从阴影里面走出来。”

  “我知道。”

  “你知道,你还来刺激她?”

  “我这不是刺激。”

  “你不是刺激,是什么!?”我有些激动,猛地站起来恶狠狠地盯着表哥:“你的出现对她来说就是一种刺激!”

  “文正,你难道接受不了一个回心转意的人吗?”表哥看着我说:“我已经知道自己作了太多的孽,现在回心转意还不够吗?”

  我听到这句话,脑袋有些气血上涌,若不是碍于表哥与我有亲戚的缘故,早就上去暴揍一顿,解解心里的恨了!

  “一个回心转意,就能将曾经做的孽一笔勾销吗?!你看过颖颖是什么样子吗?!你知道你在外面快活的那些天,颖颖有多么伤心欲绝吗?!一个回心转意,就能将颖颖伤口的疤给抚平了?”我盯着表哥恶狠狠地说道:“还有乔萱...!”

  说到乔萱的时候,我内心的愤怒让身体剧烈的颤抖,无数的愤恨涌上心头,这可能是我内心一辈子的创伤,我不愿意提起,不愿意再将那段痛苦的回忆提及,我选择了闭嘴,但是那一幕幕景象却依然在我的眼前重现,不断地折磨着我的内心。

  “表哥,如果不是碍于这层关系,我现在能把你的胳膊给卸下来。”我咬着牙死死地盯着表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洛二洛说:

  哎,给我点动力啊兄弟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