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表哥做生意失败,没钱了才想起来找嫂子,他也知道嫂子善良,即使这样伤害她,嫂子还是不忍心看着表哥落迫受难,捏准了嫂子的软肋,才来找嫂子,可是他忘记了,嫂子身边还有我,我知道他所有卑劣的事迹。

  我是不会让嫂子跟他在一起的,因为我知道,如果嫂子答应了,接下来更是无穷无尽的伤害!

  如果说当初的我没有任何能力阻止嫂子,眼看着嫂子受委屈却无能为力,那么现在,我身为三街口的老大,这样的事情对我来说,还算是事儿吗?

  “你绝不能回头。”我对着嫂子沉声说道。

  嫂子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她看着我,眼神里一阵犹豫,过了很久,嫂子跟我说:“文正,你不会伤害他吧?”

  我冷哼一声,虽然他是我的表哥,但是他还不配让我伤害他,我只是不想让他再来伤害嫂子,不想让他再来揭开嫂子的伤疤,至于其他的,我绝不会过问。

  “你这些天老老实实在家里,他住的地址告诉我。”

  “文正,你想要干什么?”嫂子一听我问表哥的地址就有些慌了。

  我说我去找他谈谈,不会做别的事情,但是嫂子哪里肯相信我,她拽着我的袖子说你表哥已经很可怜了,就不要再伤害他了,他一个大男人什么也没有,就连生活下去都有些困难,你就别再给他施加压力了。

  嫂子的语气里面全是着急和担心,好像表哥曾经做的那些烂事,嫂子完全忘记了一样。

  我有些诧异,伸出手在嫂子面前晃了晃,问道:“嫂子,你还记得以前发生过什么不?”

  嫂子楞了一下,双手从我的袖子上无力的垂下,她的眼神里尽是哀伤,应该是想起了曾经的一幕幕痛苦的片段,嫂子的眼睛开始微微泛红,消瘦的身材也开始微微颤抖。

  “文正,嫂子记得,嫂子都记得!”嫂子拼命地点头,豆大的泪滴从她的眼里流出来,滴落在腿上:“可是他曾经毕竟是我的男人啊!文正,我怎么能忍心看他受罪,我不忍心呀...呜呜...”

  我有些心疼,看到嫂子这个样子更加着急,心中虽然积攒了很大的火气,但是面对嫂子委屈的面容,却再也发泄不出来,我极力压制住自己的火气说:“可是他能忍心看到你心一点一点死掉。”

  “呜呜...不要说了文正,别让我再想起来了...”嫂子嚎啕大哭,两行泪不住的滴落下来:“虽然哀莫大于心死,可是一旦见到,还是会止不住想念呀...”

  我无话可说,面对嫂子这样的表现,虽然有些失望,但是也表示深深的理解,毕竟这个男人是嫂子曾经唯一的依靠,嫂子把所有的精神寄托全部给了表哥,有过爱,有过恨,让嫂子的心里深深的烙下了印记,嫂子用了很长的时间才抚平伤痕,而这个男人的出现,让嫂子之前的一切都白费,只能说,嫂子太爱这个男人。

  我没问嫂子究竟是怎么想的,我知道她也很纠结这个问题,一方面是忌惮表哥的本性,一方面是垂怜表哥的遭遇,如果嫂子是那种敢爱敢恨,洒脱淋漓的女人该多好,这样面对表哥,就不会这样犹豫不决了,但是嫂子不是,她太善良,太优柔寡断,注定要承受更大的伤害。

  在我的印象里,嫂子就是个苦命女人,处处在遭受着感情的折磨。

  不管如何,我一定要知道表哥的下落,只要是在三街口,我一定要找他亲自谈谈,要钱,我有,我不差钱,但是要嫂子重回头,绝不可能!

  我让马文亮派人把三街口各个旅馆查清楚,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找到表哥的下落,对于马文亮来说找人不是难事,这件事交个他我放心。

  我跟嫂子说你不要太难过了,等表哥再找你的时候,你一定要告诉我,起码你要让我知道表哥对你说些什么,你一个人我不放心,万一他说一些谎话骗你你也听不出来,我在你身边也好帮你打个照应。

  嫂子点点头说好,我看着她微红的双眼,心里一阵心疼,伸出手将嫂子揽入怀中想去安慰安慰她,嫂子犹犹豫豫不知道该怎么办,身子像是僵住了一般,我笑了笑,知道嫂子还是有些不习惯,就放弃了安慰。

  我跟嫂子说你好好休息吧,别为这件事难过了,表哥的能力这么强,绝对不会到走投无路的地步,再说了,他一个大男人要是没有能力养活自己,那还算是什么男人,嫂子很听话,看着我一脸的欣慰,对我说:“文正,你长大了。”

  我笑了笑:“我有能力保护你。”

  !-酷..匠网3首发E

  一句话,让嫂子脸色微红,她娇羞的低下了头不再说话,我则转身离开了家,我的心情很沉重,想出去转转散散心,顺便想想该怎么应对表哥,对我来说,保护嫂子是我现在唯一的大事。

  没过多久,马文亮便传来消息说找到表哥的下落了,我的心里一喜,没想到马文亮办事效率这么高,短短几个小时就完成任务,我问清了地址之后,直接向表哥的住处走去。

  不管怎样,谈谈是肯定避免不了的了,为了嫂子,也为了我能好受,我坚决不能让他再去伤害身边的人!

  我顺着地址走到了一家偏僻的小旅馆里,说偏僻一点也不假,光走路就曲里拐弯走了好几条小胡同,比高强的家都偏僻,不得不佩服马文亮的办事能力,这样的地方究竟是怎么找到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