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明子的手很短暂的动了一下,还是被我捕捉到了这极短的一瞬间,我再看看明子,眼睛渐渐睁了开来。

  醒了!明子醒了!

  我有些激动,虽然明子跟我并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他毕竟是三虎之一,而且把杨智全从人群中解救出来,单凭这一点,明子的性命,我就有一分义务去担心。

  “明哥!”我轻轻地喊了一声。

  王盛卓和牛文科听到我的喊声,纷纷转过头来看向明子。

  “恩...”明子轻轻答应了一声,但是他的气息还是有些微弱,只能微微睁开眼睛看着我们,但是这一点,已经让我们很高兴了!

  “我就说,命大!哈哈..哈哈哈...”王盛卓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激动,脸上的笑都有些过分夸张,我明显看到王盛卓眼睛里带着泪花,老牛也一样,嘴角扬起笑容,脸上的褶子更多了。

  “去...去欣欣...”明子拉着我的手,用尽全部力气说道。

  我刚刚有些激动地心情,顿时消散到九霄云外,突然想起来,明子的家人还被关起来,我跟王盛卓还有老牛只顾着救明子,把明子的家人给忘记了!我只是收到一条短信说明子的家人已经安全,但是实际情况我们并不知晓,现在已经夜里十点多,必须抓紧时间赶到台球厅确保明子的家人平安无恙!

  “老牛,你俩去一趟,有什么事也好照应一下文正,我在这里陪着明子。”王盛卓对牛文科说道。

  牛文科点点头,转身走出门口,尽管我现在还想问明子那个神秘的号码究竟是谁,但是想了想在这个时候还有心思问这些,显然有些过分,人家家人还生死未卜呢,你在这里问这些无关痛痒的问题,叫什么事呀。

  思来想去,反正明子还活着,回来再问也不迟,想到这里,我立刻跟在了老牛的屁股后面,火速赶往欣欣台球厅!

  一路上,我的心情格外沉重,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感觉要出什么事情一样,这种直觉一向很准,难道,明子的家人出事了?我没敢将这个直觉告诉牛文科,毕竟还没有见到真实状况,仅仅凭不祥的预感不能说明什么事,万一没出事,那就显得有些多余了,还是亲眼去看看吧!我将心里不爽的感觉压在心底,紧跟在明子身后向台球厅赶去。

  欣欣台球厅。

  街道上一片繁华,欣欣台球厅的红色招牌发着刺眼的光芒,从外面看,跟平时也没有什么两样,但是谁也不会想到,里面关押着明子的家人。

  我跟牛文科进了台球厅,空无一人,甚至连营业的人都没有在,这个我知道,黄毛去围攻三虎带走了所有的骨干,可谓是倾巢出动,不过都被我们尽数消灭,活下来的人也都树倒猢狲散,黄毛倒了,谁还敢再踏进这个是非之地半步!所以没有人也是在我预料之中。

  牛文科走近台球厅,不由得一阵感叹,这是昔日三虎的家,阔别数日重新走进这个台球厅,老牛心里的感觉五味杂陈,黄毛没了,可是这里的感觉,也不像曾经的家了。

  但是,这里根本没有一点有人的样子,明子的家人,真的关在这里吗?

  更新W最快◇'上st酷c$匠‘网-

  我跟老牛在屋子里找了一圈,也没有发现明子的家人,难道他们已经走了?还是...我心里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老牛也急的额头直冒汗,要是找不到明子的家人,对明子来说肯定是个沉重的打击,要是这样的话,明子的病情恶化也不是没有可能!

  “后院!”正在我焦急万分的时候,牛文科突然梦猛地向后面走去。

  对啊!后院!当时怪物就是住在后院的!我撒腿就跟在老牛的后面,后院是一片菜地,种着各种瓜果蔬菜,小屋子有七八间,类似于北京四合院的样子,我跟老牛分头行动,一间一间的寻找,这样也能提高效率。

  “不要漏过任何一个死角!”

  “好!”

  我来到一间屋子,门上的灰尘呛得我直咳嗽,我捂着鼻子把门踹开,进去看了看,都是一些干木头之类的东西,并没有人的影子。

  第二间,我踹开门,里面是一些破旧家具,我把家具门全部打开,挨个寻找了一遍,还是没有明子的家人。

  第三间,第四间!眼看我已经找了一半,却一点人的影子都没有,我的心里越来越着急,身上的汗也越来越多,心里不祥的预感也越来越强烈,到底在哪里呢?倒地跑到哪里去了!虽然消失的并不是我的家人,可是我却丝毫不差于自己家人被绑架时的焦急感觉。

  难道,神秘号码的主人,把明子的家人带走了吗?

  不管怎么样,即使是带走了,只要明子的家人安全,就行啊!

  我试探性的拿出手机拨通了这个神秘的号码,其实在我的心里,倒是很希望神秘人把明子的家人全部解救出来,这样的话,明子的家人肯定安全,也省下了我们寻找的力气,我的判断就是,神秘人站在我这边,帮了我很多关键性的忙,就一定会帮忙保住明子的家人!

  “嘟...”电话里面嘟嘟的声音,打通了!

  我的心里激动万分,神秘人在等我打电话去领明子的家人吗?要是这样的话,肯定就没什么事情了!

  我做好了十足的准备去听这个神秘人的声音,哪怕就是一个简单的喂,我也会立刻分辨出是谁来!这个困扰我心底多天的秘密,就完全得以解开了!这个神秘的人,终于揭开神秘的面纱!

  但是,嘟嘟声响了四五声,却一直没有人接,我的心里突然一紧。

  因为我清晰的听到,从隔壁的房间里,传来手机悦耳的铃声。

  不只是我,牛文科也停止了手里的动作,死死地盯着小黑暗的屋子。

  “铃铃铃...铃铃铃...”声音有些单调,类似于午夜凶铃里面的来点声音,让人不由自主心里发紧。

  我放下了手机,但是没有挂掉,牛文科示意我退后,他小心翼翼的走到门口,伸出脚猛地踹开了小黑屋的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洛二洛说:

  打黄毛这一卷还有哪些坑没填,大家说出来,这一卷快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