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上,牛文科一句话也没有说,牛文科本就是这种冷淡的性格,再加上明子生死未卜,他的担心也是应该的,我跟在牛文科的后面,如果不是跟高强学过身法,这个速度,估计我要被牛文科远远地甩开。

  走了大约一个小时,我们才风风火火的赶到医院,王盛卓早已经安排好了明子住下,我们两个到病房的时候,王盛卓正坐在楼道里沉思,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王盛卓一夜之间憔悴了很多,可能是背着明子走了太远的路,也可能是为明子感到焦急的原因吧。

  “明子怎么样?”老牛问道。

  我们几个人都没有换衣服,浑身的血迹让来来往往的医生护士都侧目而视,当然了,不用说他们也知道我们几个人是发生了什么,更何况明子受了枪伤这样的大事,恐怕早就在医院里传开了。

  王盛卓叹了口气说:“还在抢救,还没到医院,就已经昏迷了。”

  “放心吧,明子命大。”

  “但愿吧。”王盛卓仰天叹息道,他看到我满身鲜血站在身边,冲我一笑:“解决了?”

  对我这种微笑,王盛卓还是第一次,让我有些受宠若惊,我点点头说解决了,以后三街口不会再出现黄毛这个人了,当然,我并没有说三街口易主这个敏感的话题,毕竟现在三街口的局势动荡不安,没有确定的老大上位,我,三虎,包括三街口其余的小势力,都在对这么位子垂涎欲滴。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你成长的很快。”王盛卓赞许的对我点点头,随后便沉默不语。

  一时间,医院的楼道里有些寂静。

  过了很久,抢救室的门才被打开,我们三个急忙涌上去问情况怎么样,医生上下打量了我们一眼,可能是看到我们三个衣冠不整满身鲜血吧,医生有些皱眉,后退一步说:“子弹距离心脏三公分,没有打中要害部位,暂时摆脱性命危险,不过蛋壳在胸腔内炸开,很多碎片刺激到了内脏的神经系统,恐怕会留下后遗症。”

  “什么后遗症?”我们三个有些着急,明子这么五大三粗的人,要是留下了后遗症,家里的顶梁柱不就塌了吗?!

  声音有些大,医生又是一阵皱眉,看着我们说:“后遗症有很多,不好说,这里是医院,你们不要太大声,影响病人休息。”

  “医生,您再好好治治,多少钱我们都有啊!”堂堂的三街口老大王盛卓竟然哀求起医生来。

  .p更√新最{,快'上酷《√匠网k。

  但是医生面无表情,并没有因为王盛卓的哀求而动容,也是,我们几个一看就是混混模样的人,医生对这样的人并无好感,甚至希望我们在一类人少一个是一个,又怎么会同情呢?

  “看病人的造化了。”医生淡淡的说完,想转身离开。

  但是,他忽略了身边还有一个一言未发的牛文科。

  医生走到牛文科身边的时候,牛文科猛地揪住医生的领子,将他逼到墙角,牛文科虽然瘦小,但是力气却大得很,他将医生提起来,眯起眼睛说道:“如果治不好,我保证你比他更惨。”

  声音很小,很平淡,却无形中给人一种致命的压抑感,再加上老牛一身鲜血更给人一种威慑感。

  谁都没想到这一幕,老牛胆子太大了,在医院这种地方也敢猖狂,连医生都不放在眼里,医生显然被吓了一大跳,不可思议的看着牛文科,他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想干什么?”

  “我想让你尽全力。”牛文科冷冷的说道。

  “好..好,一定会尽全力。”医生连连点头。

  “还看造化吗?”

  “不看,不看,一定会治好。”

  医生一改之前冷漠的态度,笑脸对牛文科说道。

  “老牛!放开,连这点礼貌都没有吗?!”王盛卓沉声喊道,语气里极尽责怪之意。

  牛文科识趣的松开医生的领子识相的退到一边,王盛卓笑着对医生说:“您别介意,我这位兄弟比较冲动。”

  “不介意不介意,我能理解你们着急的心情。”医生边说边往后退去,看样子是被牛文科吓住了,本来混混就够让医生害怕,再加上身上全是人血,就更加恐惧了,要是把他们逼急了,什么事可都做得出来,这个医生不会这么傻。

  文化人塞红包,粗人就只能动武了,虽然方式不一样,但是得到的效果却相差无几。

  当然,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这是王盛卓在跟牛文科演戏,老牛抓住医生领子的时候,王盛卓一句话没说,只在一旁冷冷的看着,等到医生妥协,王盛卓才适时的出口阻止,很明显就是打一巴掌再给一个蜜枣。

  他们要的,只不过是让医生尽心尽力救明子罢了。

  医生走了之后,我们三个走到重症监护室,看见明子上上下下插了很多管子,旁边还有取出来的子弹壳,明子闭着眼睛还在昏迷,王盛卓看到这一幕有些悲伤,捂着脑袋像是想要流泪的样子,老牛也有些难过,转过身去面对着墙,不让人看他的表情,但是我明白,老牛这个人不善于表达,只是将心里的难过默默藏在心里罢了。

  突然,我看见明子的手轻微动了一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洛二洛说:

  这几天期末考试,一天三更或者两更,等我考完了,每天就很多时间写了!大家使劲挖啊!嫂子卷马上就要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