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别...饶了我..我做牛做马都行!”黄毛猛地爬到牛文科的脚下,一把抱住了牛文科的双腿,像是一个乞丐一样跪在牛文科的脚下,痛苦流涕,声情并茂,可怜的模样直让我想冷笑。

  饶了你?除非牛文科秀逗。

  牛文科冷冷的盯着黄毛,像是盯着一头畜生,的确,黄毛现在的下场甚至连畜生都不如,一个人干多了丧尽天良的事情,也就跟畜生没有什么区别了,不过黄毛却在拼命表达自己的忠心,跪在牛文科的面前,点头哈腰,痛哭流涕,搞笑极了。

  “如果你不枪杀明子,你的下场会好一点,但是现在,已经晚了!”牛文科沉声说完,手中的砍刀猛然间挥向黄毛,寒光毕现!砍刀直直的落入黄毛的脸上,唰的一声,黄毛发出惨绝人寰的哀嚎声,再仔细一看,牛文科的砍刀只是轻轻地蹭破了黄毛的一点皮,有一丝血液流了出来而已。

  但是黄毛却痛苦哀嚎,像是被重重砍了一刀一样,等他反应过来,冷汗已经像雨点一样布满全身,黄毛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眼神里尽是恐惧,尽管牛文科的砍刀并没有伤害到他,反而是比砍了黄毛更加让他恐惧。

  黄毛刚刚缓过来,牛文科又是一刀下去,黄毛再次面若死灰,眼神里尽是绝望的神色,只不过,这一次牛文科依然只是在黄毛的脸上划了轻轻地一道,连续几刀下去,黄毛就像是跑了几万米马拉松一样,浑身上下已经湿透,整个人已经没了力气挣扎,身体软软的躺在地下,虽然黄毛的脸上全是一道一道的刀伤,但是每一刀都很浅,根本不可能让黄毛这个样子啊!

  黄毛的胆子太小了吧,就这么几刀,就没了胆子?我在一边不禁冷笑,这点胆子,究竟是怎么当上三街口老大的?甚至还不如我身边这一百多名兄弟。

  不过后来我才知道,是我想错了,牛文科虽每一刀都不致命,但是每一刀对黄毛造成的心理伤害却丝毫不亚于真正的砍下去,因为黄毛已经完全没有了抵抗能力,而且,身负重伤的他处于濒临死亡的边缘,每一个人,随时都能要了他的性命,现在的黄毛,心里已经紧紧靠着残余的意志活着,而牛文科,每一刀都会让黄毛造成莫大的紧张感,每一刀,都让黄毛感觉到会结果了他的性命,即使黄毛的心理承受能力再大,也经受不住这样的压抑恐惧感,这是心理恐吓,对于身负重伤的黄毛来说,是一个莫大的折磨,所以他才会经受不住精神的折磨,奄奄一息。

  老牛,不仅在身体上折磨黄毛,在心理上,更是把黄毛摧残的一败涂地!

  过了很久,黄毛才稍微有点苏醒的迹象,但是他看到周围的一圈人正将他围得水泄不通之后,精神又呈现出极度紧张的地步。

  oF最^E新/(章节N上酷^D匠;网

  “求..求求你...杀了我..”黄毛用极度虚弱的声音哀求道。

  牛文科冷哼一声:“没这么简单。”

  话音刚落,牛文科就把黄毛的手抽出来,黄毛已经没有了挣扎的力气,任凭牛文科做着下一步的动作,尽管他知道接下来将是一场巨大的折磨,但是眼睛盯着自己的手却无能为力。

  手被牛文科踩在脚下,牛文科面无表情抽出砍刀,一点一点接近黄毛的手,难道,他要把黄毛的手切下来?

  很有这个可能!不管哪一个人,对牛文科的印象就是心狠手辣,而耳听眼见最多的,就是黄毛最善于切掉人的四肢却不会致人于死地!智全来找牛文科,看见院子里失去四肢的人在蠕动,KTV,牛文科把老六的手切了下来,而今天,黄毛落入牛文科的手里,下场可想而知!

  血腥的一幕即将发生!很多人已经预知到将会发生什么,屏住呼吸呆呆的看着这一幕,甚至有的人接受不了这血腥的一幕,开始转过头去,小院里安静异常,只有黄毛嗓子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不用想,黄毛肯定在求饶。

  “这是你付出的代价!”牛文科手起刀落,就在这关键的一瞬间,我的胃里猛然间翻腾起来,我还是选择了闭上眼睛,这血腥的一幕,我实在是接受不了。

  “扑哧。”

  “啊...!!!”黄毛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声音之大,直让我的耳边感觉有些刺痛,太惨了,我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么惨的声音,而且是在黄毛已经极度虚脱的情况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让黄毛如此痛苦哀嚎!

  我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幕却让我大吃一惊,黄毛的手并没有被切下来,但是手背处的筋,却被一一挑断!血,流的不多,黄毛的惨叫声,却一声高过一声!

  究竟有多疼,我不知道,我只是知道黄毛整整叫了三分钟,这三分钟,黄毛没有任何的间歇!他的眼睛瞪得很大,眼珠几乎要蹦出来,脸上狰狞的表情让很多人胆寒,脖子上的青筋暴起,汗水顺着脸哗哗的向下流!

  三分钟之后,黄毛忍受不住痛苦昏迷过去,我已经被眼前的一幕吓得有些虚脱,这惨绝人寰的一幕,我一辈子都没有见到过,如果说挑断手筋不如切掉四肢残忍,但是那种痛苦,却远远胜过切四肢!十指连心,不小心碰一下手都疼的要命,更别说手筋被挑断!

  惨!再没有别的字能形容此情此景,所有的人都被吓到了,更有甚者双腿已经开始轻微打颤,学校里的学生,就是再坏,也没有见到这么残忍的一幕,被吓得说不出话来,也在情理之中。

  李成,马文亮,杨智全,包括一向淡定的张硕,鼻尖上也隐隐冒出冷汗,但是牛文科,却一脸冰冷,好像并没有多少感觉一样,他的脚从黄毛的手上拿开,顿时一股血柱像喷泉一样喷了出来,原来刚才牛文科踩住了黄毛的手腕,阻止了血液流动,猛然间松开,压力不同才导致这一幕发生!

  伴随着血柱喷出来,昏迷的黄毛又是一声哼唧。

  但是,这并没有结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洛二洛说:

  纯属虚构,切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