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看着王盛卓,从眼神里面闪现出一丝我看不懂的复杂情绪,明子下落不明,而三街口突然多出了一个毁容的怪物,并且王盛卓与牛文科从未耳闻出现这样一个怪物,可见,明子与怪物有着不可忽视的联系。

  怪物想再次向王盛卓冲过来,我们几个人见势挡在王盛卓的前面,不管怪物是不是明子,只要他敢动王盛卓,我们就敢冲上去跟他拼命!

  王盛卓脸上的神色有些不自然,他看着明子一言不发,嘴角的血迹连擦都没有擦掉,尽管挨了怪物一拳,但是他还是选择了隐忍,在王盛卓的眼里,尽管这个怪物再怎么掩饰,他还是一眼认定,眼前的这个人,就是明子!

  “明子,不管怎么样,不能伤了自己兄弟。”

  怪物一怔,举起的手慢慢放下,他放弃了向王盛卓进攻,怪物的一系列举动,都在暗示着他就是明子!

  “呼...呼...”怪物看着王盛卓,眼神里写满了哀怨,三虎的往事我没有很多了解,起码王盛卓与明子之间的事情,我并不知道,但是从两个人的谈话中,我能看出来,两个人肯定有一场很严重的纠葛!

  不管两个人发生什么,起码现在,怪物听从了王盛卓的话,没有再伤害我们的这些兄弟们,我们几个见怪物放弃继续厮杀,也都纷纷放松了戒备,只是怪物身后的黄毛,此时却更加暴怒,虽然黄毛胸脯上的血还没有止住,但是他却冲着怪物大骂。

  “给我杀了他们!你这个废物,不听我的话是吧?!我让你全家不得好死!”

  怪物低头不语,身子开始剧烈颤抖起来,也许是受了黄毛的威胁,怪物竟然有些呜咽,这种呜咽是发自内心的悲痛,试想一下,一个大男人,在众人面前痛哭流涕,该是有多么悲伤地事情!

  ~酷O匠;网唯b}一正版P,其《{他92都是5p盗版-~

  “放了...我的家人.呜...”怪物沉声呜咽道。

  “你不按照我说的去办,你全家马上就会死,包括你五岁的女儿!”黄毛再次恶狠狠地说道。

  “卑鄙!”我听到这句话在心里怒骂,黄毛竟然威胁了怪物的家人,怪不得怪物这么厉害的人,竟然如此听黄毛的话,弄了半天是有把柄在黄毛的手里面!

  “呜...”怪物一时间有些难以抉择,一边是自己的兄弟,一边是自己的家人,这个艰难的选择,换成是谁谁都不愿意面对,如果是我,我宁愿让自己承受十倍的痛苦,也不愿意看着自己的兄弟跟家人遭受到伤害。

  “快啊!,杀了他们!”黄毛用尽力气指着我们说:“杀了他们,你的家人全都安全了!”

  “呜...”怪物又发出一声哀怨的嚎叫。

  “快啊!不然他们都会死!”黄毛又叫到。

  “呜....!”怪物痛苦的挣扎,我们都在他做出选择,不管是选择哪一面,都是我们不愿意接受的结局。

  最终,他慢慢转过身,看向了我们。

  “卓子...呼...是你造成的..”怪物开口讲道。

  王盛卓闭上眼睛,两行清泪从他的眼睛里流出来:“明子,终于...见到你了。”

  或许现在不是关心这个问题的时候,但是王盛卓,却在见到明子之后,满脸释怀的表情,或许对于他来说,明子能活着,就是最好的事情,无所谓好与坏,只要明子能活着,王盛卓就是付出所有,也都心甘情愿。

  “来吧,所有的恩怨是时候了解了,明子。”王盛卓摊开双手,等待着明子的进攻。

  “卓哥!”我们几个同时喊道,如果真的听从了王盛卓的话,那么最得意的应该就是黄毛了,谁都不愿意去面对兄弟自相残杀这个结局!

  “大家都让开吧。”王盛卓满脸淡定:“我欠着明子,心里也不好受,或许这样能让我心里解脱。”

  王盛卓微微一笑,对着怪物说道:“明子,这些天,我没有一天好过,愧疚,埋怨,责怪,无时无刻不充斥着我的内心,我一直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我甚至有想过拿命去赔偿你的想法,但是,现在我见到你,我的心里开始变得欣慰,即使我们是敌人,我们在同一战场上代表着不同的立场,我也心满意足,你还活着,我就再没有压力跟负担,我欠你的,我会还,现在,让所有一切都有个了断吧。”

  王盛卓将手中滴着鲜血的刀猛地扔给怪物,怪物伸出手接过砍刀,眼睛里闪过一丝惊诧。

  “痛快解决,别让我疼。”王盛卓微微一笑。

  我的心里隐隐有些难过,我并不是当事人,但是我却被三虎的兄弟情义感动,这种沙场为敌的感觉,换成是谁,谁都不会好受,好在杨智全只是假装我的敌人,让我难过了这么久的心稍稍有些安心,可是王盛卓跟明子,却是真真正正的刀枪相见,并不是演戏!这种感觉,我感同身受。

  没有什么办法能改变这个局面了吗?!

  我的脑袋嗡嗡直响,如果能救出怪物的家人,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黄毛现在的手下尽数都聚集在小院,台球厅那边肯定没有多少人把守,叫人去强攻台球厅!但是现在明显来不及!报警,那我们两拨人全部玩完了!

  到底该怎么办?我的脑袋飞速旋转,开始想着所有能帮助我的人,我把身边的人想了一个遍,也没有合适的人,到最后,我竟然升起了一个荒唐的想法!

  我把希望寄托在那个神秘的号码上面!

  趁王盛卓与怪物还没有交战之际,我拿出手机偷偷给这个号码发了一个短信,不管怎样,有一丝把握也不能放弃,现在,唯有赌一把了!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还是没有回信!而王盛卓与明子已经开始有些交锋,我是李成马文亮尽量拖延时间,或许这个神秘号码的主人,已经在路上为我们去处理这件事情了!

  “你墨迹什么!快给我杀了他们,全都杀!一个不留!”黄毛大叫道!

  “吼!”怪物受了黄毛的威胁,大吼一声,身子向离弦的箭一样冲了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洛二洛说:

  卑鄙!明子有些可怜,毁容还被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