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今天我俩就没打算活着走出去,或许你们只是认为我们两个这只是有些冲动罢了,小兄弟,我跟你们几个说,当你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你也会毫不犹豫的走上我们这条路,这与冲动两个词相距甚远,如果非要一个词来解释的话,那么只有五个字能合理的解释我跟老牛的行为,那就是:为尊严而战!

  躲在一个女人家里四五天不敢抛头露面,吃喝都让女人照顾,更何况,当时你嫂子的家庭条件更不富裕,你懂什么事勒紧了裤腰带过日子吧?我两个大老爷们在朱琴家里坐吃山空,虽然朱琴没有说什么,但是我们两个人,吃着饭比嚼糠还难受,一天天这样过下去叫什么?

  我是如此,老牛亦是如此,更何况老牛是军人,骨子里带着一种心高气傲,你让他寄人篱下,而且还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这简直是比要了他的命还让他感到不自在!

  身为男人,既然敢见义勇为,就敢承担接下里的后果,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起码,不能丢了一个身为男人本应该具有的尊严,我佩服老牛,甚至在以后的日子里很多事都听老牛的话,全是因为老牛做的这件事,让我觉得他是一个真真正正的铁汉子!我王盛卓,要的就是这种兄弟!

  记住,尊严是你身为男人最不应该丢弃的东西,即使付出生命!

  我们三个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继续听王盛卓讲下去。

  1@酷匠{*网Me正^u版'首K@发y

  我跟老牛四面受敌,几十号人将我们团团围住,明子的气场太强了,即使没有这几十号人,我们也没有多少几率能干过他们,面对明子的问话,我跟老牛都没有回应,既然来了,就没打算回去,也懒得说这么多废话,当然了,就当时的情况而看,我们两个人丢了性命,也是在情理之中,你不会明白当时的场面有多么恐怖!

  第一次接触黑社会,我跟老牛两个人,而对面,足足几十号人!

  “知道你俩为什么能走进来吗?”明子又是一声责问。

  整个台球厅都是明子粗犷的声音,明子五大三粗虎背熊腰,说话像是打雷一样,要是换做普通人,恐怕早已经吓尿了裤子,我跟老牛被这几十个人包围,算是瓮中之鳖,反正早晚都是死,也就没有什么惧怕的。

  我跟老牛死死地盯着名字,一句话也没说,那意思很明显,就是你想干什么就赶紧的,也别这么多废话,不就是打吗?打一个我们不亏,打两个我们赚一个,更何况你还挨过我们的刀子。

  没有说话,全场都没有一个人敢说话。

  明子在身边人的搀扶下站起来,说话都有些费劲,这时候我才知道,明子挨了刀子,身子是极度虚弱状态,别看当时明子后背插着刀子还能去追朱琴,完全是凭借意志力,明子即使再魁梧本事再大,他也是人,也不可能在后背挨了一刀子的情况下,还能活蹦乱跳跟没事人一样。

  明子站立不稳,他的眉头紧皱,额头上已经布满了星星点点的冷汗,也许是伤口又被撕裂传来剧痛感,明子最终还是又坐了回去,只是一个简单的起立,坐立的动作,明子就已经气喘吁吁,甚至状态不如我们。

  这样的话,我们两个只要干翻周围的这几十号人,就完全有机会血洗三街口。

  当然了,这只是我的想象,就算再多两个老牛,也不可能同时打赢这几十号人。

  明子看着我俩,眼神里的愤怒清晰可见,我俩基本是在劫难逃,可是在后面发生的一件事情,却让我改变了对明子的看法。

  “兄弟,等我跟你慢慢算算这笔账。”明子淡淡的说:“首先,咱把在街上欺负那个女人的事情屡屡。”

  “把他俩带上来。”明子挥挥手,从里屋里传来几声痛苦的喊叫声,听声音好像是正在挨打,叫声愈加凄惨。

  “明哥,我错了,我真错了!啊...!!”叫喊声不住的传到我们两个的耳朵里,等两个人被押上来的时候,眼前的一幕吓得我差点腿软,你别笑话老哥,当时我的胆子还没有那么大,看到那一幕,真的太恐怖了。

  两个人被明子的手下掐着脖子押了上来,你知道为什么掐着脖子么?原因就是,那两个人的双手,已经被切下来了。

  从肘部往下,只有鲜血淋漓的肉皮牵连着手掌还在轻轻晃动着,鲜血跟小喷泉一样往外流,这两个人基本上已经昏死过去,虽然肚子还在喘着粗气,脸上的冷汗也不停地往下淌,可是已经没有了意识再睁开眼睛,两个年纪轻轻地人啊,看岁数也就是比你们大几岁而已,就没了双手,以后,这两个人该怎么活下去。

  明子一脸的淡漠,好像对这样的事情已经司空见惯,我再看看老牛,同样是面无表情,只有我,吓得左看右看,就是不敢看眼前恐怖的一幕。

  那两只手,就在我面前晃啊晃。

  “明哥,刀不快。”这个人冷淡的说。

  明子叹了口气,伸出手示意把这两个人押到身边,等这两个人被押到身边之后,明子一把拽着摇晃的手,狠狠地撕了下来,肉皮,断了。

  又是一声凄惨尖叫,这叫喊声充满了绝望和无奈,甚至,这两个人心里的想法就是杀了他也比这样要痛快的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