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俩一路过关斩将,步步逼近明子的台球厅,今天来,我们哥俩就没打算活着回去,即使面前还不断有明子的手下冲出来。

  三街口,户门紧闭,没有一个人敢出来看街上的厮杀,台球厅就在不远处,再看大街上,已经横七竖八躺下了几十个人,我跟老牛身上布满了鲜血,手上握着的棍棒也在瑟瑟发抖,可是我俩没有退路了,要么,把三街口闹他个人仰马翻,要么,我俩战死在这里。

  “没有警察来吗?”

  警察?王盛卓哈哈一笑,那种场面,谁会不要命跑上来阻止我们,你可别忘了,当时三街口一直是明子的地盘,黑白通吃这句话,你明白么?

  如果警察真的想管,几分钟之内肯定就能平息这场战乱,警察是什么人?一声枪响,就算你是中国的地下皇帝都得忌惮三分,更别说一个小小的三街口混混了,可是为什么打了这么久,所有的人都知道三街口发生暴乱了,唯独警方没有干预呢?

  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警方早已经接到消息,可是他们只是负责来收拾残局!

  酷RS匠网mS唯一D正vw版(,、~其|U他".都是盗WV版

  警察为什么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呢?这些吃国家饭的人难道不是为人民服务吗?你要是说警察这样是不合乎国家法律规定,有损人民警察的形象,那就大错特错了,都知道混混就是警察的敌人,警察打的就是你们这些聚众闹事的人,一旦两方人马发生了火拼,倒是省下了警察动手的力气,这样做,其实是坐看鹬蚌相争,到最后来个渔翁得利,收收尾基本就可以,聪明人基本都是这么干的,要是在战乱的时候冲过来,无脑的阻止混混的厮杀,那要是被误伤或者丢了性命,可没人负责!

  我俩在心里压根就没有打算让警察帮忙,这种想法还是尽快死在心里,就别抱一丝希望,反正只有我俩,是死是活听天由命!

  当时明子在台球厅里面,任由手下一个个倒在我俩的脚下,其实明子只要出手,我们肯定就会立马溃败下来,别忘了在我俩精神百倍的时候,就已经被明子瞬间击败了,更别说现在我们两个已经是精疲力尽了,老牛还好些,毕竟受过特种兵的训练,而我比老牛晚来这么长时间,就已经快站立不住了,当然,我是不会这么轻易倒下,老牛还在我身边呢,我怎么能让他自己面对这些混子!

  我俩打啊打,杀啊杀,手里的木棍已经打的凹下去一块,我手里的甩棍也没了弹性,弯弯曲曲没有了之前的样子,就连甩棍上的头也不知去向(甩棍都是有一个类似于铅坠的头,杀伤力极大),武器上的血已经把黑漆漆的甩棍染红了,我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看到地上的血胃里一阵翻腾,但是我没有吐出来,命都特码的快丢了,哪里还顾得上呕吐?!

  其实我俩都知道,这场架必输,我两个只不过是为了最后的尊严在挣扎罢了。

  差不多打了将近半个小时,我俩已经累得直不起腰,呼哧呼哧喘着粗气,我当时还在纳闷,三街口的混混智商有这么低吗?怎么是两个两个的上,这样完全就没有什么压力嘛,要是明子命令混混一股脑儿全冲上来,别说几十个了,就是十几个,我跟老牛也扛不住几分钟就得被打趴下,所以当时我还以为明子是个智商不怎么高的老大,看他那五大三粗的样子也不像什么玩脑袋的人。

  但是后来我才知道,我完完全全的输了,所有的一切都不是我预想的那样简单。

  我跟老牛已经到了台球厅的门口,明子坐在正中央,一脸严肃的看着我俩,我俩相互搀扶着,勉强能站立住,我看老牛脸上的血,就跟刚杀完猪一样,也不知道是他的血还是敌人的血,总之是一滴滴往下滴,有些血腥,我的胃里又是一阵翻腾,我当时也好受不到哪里去,身上火辣辣的疼,胳膊上还被混混划了一刀。

  我俩站在门口直直的看着明子,明子同样直勾勾的看着我俩,满街上全是痛苦的哎哟声,我跟老牛搀扶着,走进了台球厅的大门,明子拍拍手,台球厅的门瞬间被关上。

  既然来了,就没想活着回去,老牛看着我,意思是在问我后不后悔,我给了老牛一个坚定地眼神,我从小到大还没怕过谁,怎么可能惧怕一个小混混,躲着他们走只是不想惹事罢了,要是真的怕,我怎么还会急急忙忙来找老牛?当然了,你嫂子我是真心怕,我那也不是怕,是喜欢她,才愿意容忍她的一切。

  王盛卓看看朱琴,眼睛呈现稀有的温柔之情。

  老牛嘿嘿一笑,一呲牙我才看出来,他的嘴巴里都红了,牙花子上全是鲜血,不知道是他的血还是别人的,总之我看了之后,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老牛其实受了不小的伤,但是他一直硬撑了,没有皱一下眉头。

  台球厅的大门刚关上,从里面呼呼啦啦窜出来一帮人,将我俩为了个水泄不通,我一看这就是明子的人了,不用想也知道,明子肯定做好了十足的准备迎接我们两个人了!

  “知道为什么你俩能走进来吗?”明子说。

  我俩没有理会明子的话,肯定是他捣的鬼,不然我俩早就横尸三街口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洛二洛说:

  免费的挖掘机大家投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