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众人面前,老牛就算长十丈嘴也说不过来啊!而且老牛本来就是个不善言辞的人,面对众人的质疑,你牛哥二话不说转身离开了厨房,那一大块肉就躺在厨房剁菜的案板上。

  “是不是牛哥没有偷肉啊?”我问道。

  王盛卓摇摇头:“不,的确是偷了,但是你牛哥有难以启齿的原因。”

  工头知道了这件事,把所有的人聚集到一起开了个批斗会,工地上的包工头子嘛,你也知道,屁大个官也要耍耍威风,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你牛哥骂的狗血淋头,老牛虽然满脸涨红,看样子是气到极点了,可是却始终一句话都没有说,我在一旁听得不是个滋味,想劝工头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可是我当时年轻,好面子,就是没能开这个口。

  “后来呢?”我问道。

  后来啊!后来你牛哥就被辞了,工头说不要贼,偷大家血汗钱买来的肉自己吃,留下也是个祸害,你牛哥还是一句话也没说,擦了擦自己身上的土,转身从批斗会就回到了工棚里。

  工人们都去工地上干活了,没有人再去关注老牛,我于心不忍偷偷地溜回工地上,看见你牛哥独自在收拾行李,瘦小的身板在我眼里直晃悠,我的心里也不好受啊,寻思这么一点事就让老牛丢了活儿,看老牛穿的也只是一般般,要是因为这个让老牛丢了饭碗,那我岂不是造了孽吗!

  我眼睁睁看着你牛哥背着一个麻袋离开工地,也帮不上什么忙,我鬼使神差的跟着你牛哥屁股后面,想看看他下一站想去哪里。

  结果老牛回了家,还真让我猜对了,老牛的家庭条件是属于比较贫困的,住着两件土坯方房,连个小院都没有,老牛回到家不要紧,关键是后面老牛的动作,让我的心里彻彻底底的纠结了起来。

  你猜怎么着,你牛哥竟然在门口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王盛卓说到这里,转过脸去看了一眼牛文科,牛文科依然一脸的冰冷,不过他的双拳,却因为情绪激动而紧紧地攥在一起!

  跪下那一刻,老牛哭了,哭的跟个泪人一样,我看着心里也不好受啊,你说一个大老爷们,被这么多人指指点点没哭,丢了养家糊口的活儿没哭,唯独回到家里就泣不成声了,可见你牛哥心里得有多难受啊!我当时就狠狠地抽了自己两个嘴巴子,恨自己这张嘴每个把门,害的老牛这么一个下场。

  你牛哥就在小破门面前,蹲着哭了整整半个小时,我躲在树荫里面,都被晒得浑身大汗,你牛哥可是直直的在太阳底下啊!半个小时之后,老牛的情绪才有所好转,老牛扶着墙慢慢站起来,确定自己看不出有哭过的迹象,才划拉两下自己的头发,正了正衣服进了这个小破房子里,老牛家里穷,媳妇癌症,所有的钱都拿来治病了,我在外面偷听他们小两口的谈话,心里就跟让人捅了几刀子一样。

  H最%新9%章‘节Ic上i}酷匠;网

  没办法啊,谁让咱作了孽呢,我当时身上还装着刚发的一个月工资,我全拿出来放在老牛的窗台上,拿一块砖头压上,这样自己心里也能好受点,但是我刚要走的时候,却被老牛喊住了。

  老牛问我怎么在这里,我支支吾吾也不知道该咋说,就说是我害了你,我也有些过意不去,这些钱就当做是赔偿你的吧!老牛跟我说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偷肉了吗?的确,老牛的家里穷的叮当响,连吃饭都是个问题,更别说吃肉了,老牛的妻子身体虚弱,需要多补一些营养品,老牛是迫不得已才做出来这件事的。

  我没说话,把自己的钱全都塞在了老牛的手里,这样也能使我好受一些,我就怕老牛不要,可是老牛知道我心里是怎么想的,为了不驳回我的面子,他伸手接住了钱,只说了一句我会还你。

  我跟老牛算是正式认识了,我把工地上的活辞了,跟老牛商量着来三街口发展发展,起初我们在一个物流工资卸货,每天累得死去活来,不过挣的钱比以前多了,这是让我俩相对来说比较开心的事情。

  但是谁曾想到,我俩来了几天就惹祸了,这天我跟老牛闲来无事在街上溜达,看见你嫂子朱琴被几个混混围住,老牛是部队里面出身,我也是年少气盛,没把几个人放在心里,上去就是一顿暴揍,可没想到,这一下算是捅了篓子,几个混混在三街口混的不错,叫了十几个人把我们围住,要报复我们。

  这里面,就有狂天虎明子。

  “哈哈...”一旁沉默寡言的牛文科也突然笑了起来:“卓子,你还记得我们被打的多惨吗?”

  “是啊!现在想起来还历历在目呢!”王盛卓感叹道。

  我跟老牛没把十几个小喽啰放在眼里,三下五除二就全部解决掉,只剩下一个膀大腰圆的明子站在我们对面,我俩寻思这家伙是被吓坏了,不敢上了,可没曾想到,我俩这回是遇见高手了!

  对了,忘了跟你说,明子当时就是三街口老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洛二洛说:

  关于名字这一段,我会着重写,明子很有来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