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我的的心里极度紧张,但我还是表现的极其淡定,跟王盛卓说放心吧,我的兄弟们早已经隐藏在这附近,即使黄毛来了,也不能动我们一根毫毛。

  既然王盛卓跟牛文科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计划,与其选择沉默还不如爽快的承认,倒显得自己坦荡一些,反正接下来对付黄毛,没了二虎我们一样不行,昨天一位书友分析的很到位,我们现在的局势,就好像魏蜀吴三足鼎立,我们是吴,三虎是魏,而黄毛则为蜀国,三方鼎力,谁也不会轻易干掉谁,而我们与二虎暂时结盟,对付黄毛,就要简单的多了,只可惜这个盟友也是暂时的关系,黄毛一旦溃败,剩下的,就是我跟三虎之间的较量。

  三虎再笨,也不会想不到这个局面。

  只是我看着王盛卓跟牛文科的眼神,始终是一副笑意盈盈的样子,并看不出他们心里到底想的是什么。

  两个人尚且如此高深,第三个如果再来,将会是什么结果?!

  酷:3匠F网、首、发-

  只是现在困扰我的一个问题,迟迟不能解决,那就是三虎的另一个人,究竟是谁?!

  “卓哥,牛哥,三虎另一个人,为什么直到现在还没有露面?”

  我只是简单的一问,谁曾想我的话音刚落,牛文科猛地站了起来,一脸愤怒的看着我大吼道:“这特码不是你应该问的事情,少废话!”

  吗的!牛文科突然站起来,着实把我吓了一跳,我在心里想不就是随便一问,你至于这么激动吗?而且我们现在是盟友关系,你们两个人的性命还靠我来保着呢!这种态度还真让我有些不爽,不过我并没有表现出来,眼睛直直的看着牛文科,一言不发。

  也许是看我脸色不好,李成马文亮也站起来冷冷的看着牛文科,双方刚才还聊得很融洽,转眼间就变的剑拔弩张,双方的人都狠狠地盯着对方,我跟王盛卓虽然坐着,可是也感觉出气氛中多了一些火药味。

  寂静。一片寂静。

  牛文科与李成马文亮死死地盯着对方,大有剑拔弩张之势,然而朱琴却在远处若无其事的洗着衣服,好像并没有被这一幕影响到。

  “老牛啊,你跟文正叫什么劲,赶紧坐下!”王盛卓摆摆手:“两位小兄弟也快坐下,来了就是客人嘛!”

  王盛卓始终面带微笑,让我看不出他受到一丝丝影响,一句话立刻缓解了双方的气势,牛文科冷冷的坐了下来,我跟李成马文亮说坐下吧,别冲动。两个人才坐下来,但是眼睛却一直盯着牛文科不松手。

  “老牛啊,你这个脾气得改改了。”王盛卓淡淡的说。

  牛文科一言不发,眉头紧皱,在我印象中牛文科就是死神一般存在,脾气大的暴起,而且做事心狠手辣,得罪这样的人也没什么好处,我笑着说肯定是误会,既然不方便说我们也就不问了。

  王盛卓哈哈大笑:“没有什么不能知道的,谁还没有点过去啊!”

  哦?我听王盛卓这个意思,是要准备把三虎的事情告诉我了,我连忙正襟危坐,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要是有幸知道三虎的过往,对我来说也算是一件不小的收获,毕竟这是三街口的传奇人物。

  “三虎,三街口称霸一时的老大,分别被人称:霹雳虎,笑面虎,狂天虎。”说道这里,王盛卓又是哈哈大笑:“哪有什么绰号,我们只是三个兄弟罢了,道上的人给我们起的绰号,其实我过了好久才知道有这么个称呼呢!”

  王盛卓接着说:“我跟老牛你都知道,至于第三个人,说起来话就长了。”

  “我跟老牛,是建筑工地上的工人,其实我算一个比较中规中矩的人,整天流大汗挣点血汗钱,那时候我还不认识你嫂子朱琴,只是个半大的小伙子吧,你牛哥也是工人,不过你牛哥是部队出身,得罪了一些人才不得不退伍当起农民工来。说起来,我俩还是不打不相识!”

  我在心里恍然大悟,看着牛文科的样子虽然瘦弱,但是浑身上下却有一种常人没有的气场,而且一个人对付几个大汉更是跟玩一样,怪不得牛文科身手如此了得,搞了半天,是一个部队出身的人啊!

  工地上吃饭的时候,都是大锅菜,你们这些城市的娃子哪里懂得这个,那天啊,我干完活回到工棚里,看见你牛哥在厨房里面捣鼓着什么,看样子贼眉鼠眼不像是在干好事,我就悄悄走近了一看,你猜老牛在干什么?他竟然把一大块煮熟的猪肉用纸包好往衣服里面塞!

  我说这几天吃饭肉怎么见少了,原来是老牛偷着去吃了,当时我年轻,也没想太多,冲上去就把老牛手里的肉抢了过来,老牛发现我之后,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搓着手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也怪我,当时呜呜喳喳大叫着老牛是偷肉贼,把大家伙的肉偷去自己吃什么的,也就是因为这个,老牛恼羞成怒才跟我干了一架。

  别看我虎背熊腰身强体壮,当时面对老牛,我可就是个小雏鸡!你牛哥冲过来一把抓住了我的领子就摔了出去,足足将我摔了三四米远,我站起来想跟老牛打,但是一点喘息的机会都没有,老牛就冲上来骑在了我的脖子上。

  “哈哈...想想那时候,我还是头一回挨这么狠的打呢!别看你牛哥瘦,那劲儿,是真大!”王盛卓感慨说。

  估计是我把老牛惹怒了,他的拳头跟不要钱一样打在我的身上,当然,那时候你牛哥不打我的脑袋,就已经很手下留情了,我在厨房里面嗷嗷大喊,直到来了十几个工人,才把老牛拉开。

  十几个人啊!愣是拉不住你牛哥,他又冲上来踹了我一脚,才算解了气,我把老牛偷肉的事情当着十几个人的面抖了出来,所有的人对你牛哥指指点点,我才有种报复的快感,其实啊,那时候我不知道,得有多伤你牛哥的心呢!

  “哼!”牛文科冷哼一声,转过头去不再听王盛卓的话,可是他的眼睛里,却让我看到一种想要笑出来的感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洛二洛说:

  决战序幕拉开!很多人想知道三虎的往事不是吗?

  晚上十点多还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