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还没亮,我就早早醒过来,想到今天是王盛卓出狱的日子,我的心里莫名多了一些兴奋,倒不是因为王盛卓能重获自由(这种混混隔三差五进去喝个茶也都是家常便饭),而是因为想到要与黄毛决一死战,这是我们期盼已久的时间了,之前受了这么多屈辱,也该找个机会好好报复一下了!

  自从上次与黄毛在欣欣台球厅一战,就再也没有见到黄毛的影子,那一战给黄毛造成重创,致使他收敛了很多,直到现在也没有再露过面,可是谁又能想到,这看似平静的三街口,却慢慢在酝酿着一个巨大的阴谋呢?

  洗漱完毕,我离开家并没有直接去学校,而是按照与李成马文亮的约定,来到了嫂子的花店门口,花店已经关门数天,门口堆积了不少的灰尘,牌匾上的蜘蛛网也零零散散的挂在上面,看到这萧条的一幕,我的心里又多了几分难过,我走上去用手把广告牌上的蜘蛛网去掉,看了看生了锈的卷帘门,选择了一个台阶上坐了下来。

  身为一个男人,没有保护好身边的女人,这应该是一个男人最失败的事情了吧,想到曾经花店的繁荣,想到小倩天真的笑脸,这本应属于花店的安逸,却被黄毛毁的支离破碎。

  我点上一根烟,看着来来往往上班的人们,,有模有样的抽了起来,其实我根本就不会抽烟,但是我的口袋里始终都装着一包烟,在此时此刻,我想不出比抽烟能缓解我的压力更好的办法了,或许这就是男人的本性吧。

  %,酷¤T匠网V唯%l一正g@版,x其。他{都&j是盗:版c:

  毕竟香烟是男人的情人。

  “正哥!”

  一声叫声让我从沉思中回过神来,马文亮李成正向我走来,我起身扔给两个人一人一支烟,李成问我怎么来的这么早,我说睡不着,就溜达着过来了,李成马文亮说也是睡不着,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是有些激动,看来是一个感觉嘛!

  “你们两个人安排的怎么样了?”

  “放心吧正哥,我给兄弟们一人买了一根甩棍,这玩意儿虽然便宜,但是打在身上没的说,不骨折也能让他没了战斗力!”

  我点点头,从前几天我就给兄弟们灌输了一个思想,那就是对黄毛等人不能有一丝心软!从上一次就能看出来,黄毛的人虽然不多,可是我们受伤的兄弟却不在少数,是为什么?那就是我们的人不敢下手!即使刚开始黄毛的人占了下风,我们也没有趁热打铁,给黄毛致命一击,这才让黄毛死灰复燃,得以再次卷土重来,而这一次,我也算是从上次的教训中摸索到一点经验,对付黄毛这样的人,绝不能有一丝心软,即使打残了,也不会担心警察找上门,这本来就是一帮混社会的渣渣,见了警察恨不能躲着走,他们受伤会报警吗?很明显!是不可能的!

  “正哥,都安排妥了,兄弟们在牛文科的家围了一圈,在外圈还有一个更大的包围圈,只要没有别的意外,黄毛等人绝对插翅难逃!”

  好!我相信两个人的能力,对于他们我放一百个心!

  等烟抽的差不多了,我将烟头扔在地上踩灭,跟李成马文亮说:“现在,我们就去皇城第二监狱!”

  皇城的早晨还没有到很炎热的程度,街上大多是上班的人,我们三个学生模样的人走在街上,多多少少有些扎眼,但是又有什么可担心的呢!就算黄毛再想把我们三个除掉,也不会选择现在动手而错过除掉三虎的大好机会,要是这点忍耐性都没有,黄毛怎么能当上三街口的老大!

  皇城二监。

  门口站着一个瘦弱的人,佝偻着腰,在远处看就是一个十足的小老头,但是这个人身上却有一种强大的气场,让人不得不注意这个奇怪的人,他抱紧双臂,面对着二监的门口,一动不动,脸上的表情异常冰冷,笑面虎牛文科,比我们三个来的更早。

  李成与马文亮停住脚步,有说有笑的表情瞬间变得严肃起来。

  “正哥,前面这个人不一般。”马文亮沉声说道。

  李成与马文亮并没有见过牛文科,仅仅第一次见面就能看出牛文科不一般,我的心里也起了不少的震撼,我跟两个人说那就是三虎之一的笑面虎牛文科。

  两个人恍然大悟,齐声说道:“牛文科!”

  我点点头,看着两个人震惊的目光,在心里隐隐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升起来,要是真除掉了黄毛,这可是我们的敌人啊!虽然现在我们跟牛文科在表面上的关系看起来不错,不过对方心里那点小久久,谁比谁都清楚,只是在表面上没有捅破罢了,社会上的人总归是比我们这些学生要精明,所以在干黄毛之前,我们还是保持低调的好。

  两个人多是在杨智全跟我的口中听说牛文科的事迹,见到牛文科是这样一副模样,两个人还是有不少的吃惊。

  “人不可貌相。”马文亮幽幽的说。

  谁能想到大杀四方的牛文科,竟然是一个身材瘦弱的小老头呢!虽然牛文科的年龄并不是很大!

  远处,牛文科仿佛听到了我们的讲话,面无表情的看着我们三个,我赶紧跟两个人低声说我们过去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洛二洛说:

  晚上十点多还有两更,大家免费的多投投,不然今天的更新不好挖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