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哥,我也来了。”我站在郑勤的身后淡淡的说。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让郑勤的身子猛地一抖,他转过身来,看到我之后,像是看见鬼一样眼睛瞪得很大,两只抓着嫂子裙带的手也猛然间松开:“你...你怎么在这里?!”

  我冷笑一声,对着床上的嫂子说:“嫂子,起来啦。”

  话音刚落,床上沉醉不醒的嫂子伸了个懒腰猛地坐起来,慵懒的说:“这么贵的套房,再让嫂嫂好好享受一下这舒服的床嘛。”

  “你,你们!郑勤不可思议的看着我跟嫂子,一脸的惊恐,他伸出手指指我,又指指嫂子:“你...你们认识?”

  “哼,跟我玩,你会死的很惨。”我学着郑勤的口吻冷言说道,伸出手把摄像机拿了出来。

  “知道我是什么吗?我是摄影师,摄影师,摄影师!”我继续学着郑勤的口吻,把摄影师三个字重复了好几遍:“视频在我手里,我可以说你猥亵,醉奸,我可以告你任何罪证!”

  特码的!这种报仇的感觉太爽了!我心里大喊一声:痛快!

  )2看l正☆Y版章节上`Q酷$R匠9L网

  郑勤三角眼里闪过一丝惊恐,他看着我哑口无言,嫂子从床上起来,把脚上的铐子摘下来,扔到郑勤的面前:“真没想到,你还是一个变态、”

  “郑主任,你觉得,现在,我们谁更危险?”我嘴角泛起微笑,把玩着手里的摄像机,在我的心里,已经完全放松下来,只要有这个视频存在,郑勤的半只脚就等于踏进了监狱门口。

  强奸罪跟斗殴可不是一个等级的,是人都知道孰轻孰重。

  郑勤一脸惊恐的看着我们,脸上早已经布满了层层汗珠,就在我轻蔑的盯着谢云时,谢云突然朝我扑过来,他想抢走我手里的摄像机!我一眼便看出了郑勤的目的,拿着摄像机的手往天上一举,郑勤扑了个空,等他再转过身来准备进行第二次的时候,我伸出脚直接踹了郑勤一个人仰马翻,对付郑勤这样的垃圾,我根本用不了大动干戈。

  我走过去,抓起郑勤的头发:“郑主任,现在该是我们了结恩怨的时候了!”

  “文正,下手轻点。”嫂子淡淡说完,转身离开了小卧室。

  砰!我一拳干在郑勤的脸上,郑勤瘦弱的小身板完全不是我的对手,只一拳就将郑勤打得有些懵逼,要不是我的手抓着郑勤的头发,郑勤现在已经到在地下了。

  “你敢打我?!”郑勤好像从来没挨过这样的打,面部表情变得异常狰狞。

  我冷笑一声:“我不光要打你,我还要踹你!”

  我说完,伸出脚直接踹到了郑勤的肚子上,这一次我没有抓着他,郑勤被我踹出了三米多远,捂着肚子痛苦的满地打滚,这个战斗力只有的渣渣,在我的面前像是蚂蚁一般脆弱。

  “跟我玩,你不配。”我走过去,扯着郑勤的袖子,再一次狠狠地甩了出去,郑勤砸到墙角的书桌上,桌子上摆设的东西哗啦啦摔了一地,即使这样我还不解气,再次走过去狠狠的踹了两脚。

  “你现在就是我脚下的一只蚂蚁,我想什么时候捏死你,就什么时候捏死你。”我伸出脚踩到郑勤的脑袋上,郑勤的眼镜已经碎的只剩下一个镜框,此时的郑勤已经活像个疯子一般,头发凌乱,鼻子上脸上全是鲜血,更可笑的是他还赤裸着上身,完完全全就是一副可怜的乞丐模样。

  如果说没有智全那件事,我可能会手下留情,可是我的兄弟在监狱里受的罪,我只能如数奉还给郑勤,我不能让智全白白受罪,不能让自己的兄弟被一个变态毁了!一想到智全,我浑身的怒气泵然爆发,拳头像是雨点般打在郑勤的肚子上,慢慢的,郑勤的嘴里竟然流出血丝来,郑勤整个人像是虾米一样弓着身子,丝毫没有还手之力。

  “别...别打了。”郑勤有些支撑不住,开始求饶起来,但是,事情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完?!

  我蹲在地下,扯起郑勤的头发,沉声说道:“怎么,你不是读书人吗?不是说拳头解决不了问题吗?”

  郑勤浑身都在发抖,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嚣张气焰,嘴里一直重复着别打了别打了,我在心里越发的鄙视郑勤,这个体格,甚至不如一个高中生,怪不得找不上对象了,这种没有安全感的男人,哪个女人会喜欢!

  “别打了...别打了,我知道错了。”

  “知道错了?!”我扯起郑勤的头发恶狠狠地说:“你找小鸽子麻烦的时候,就该知道你现在的下场!”

  “砰!”又是一拳,我直接打在了郑勤的眼睛上,郑勤的眼镜框深深地凹进去,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哀嚎,即使这样,我也没有一丝心软,这种变态,即使死了也没有什么可惜的,不过我没有这么傻,我不会让郑勤死,那样我还要搭进自己的性命,我要的只是让郑勤生不如死。

  “正哥!”就在我还要继续泄愤的时候,身后响起了李成马文亮的呼喊声。

  我回头一看,与李成马文亮来的,还有两个穿制服的民警,其中有一个就是我认识的那个警察官。

  “小兄弟,下手有些狠了。”警察走过来看着我,幽幽的说道。

  “对于这种变态,有必要手下留情么?”我起身,把手中的摄像机交给警察,与李成马文亮一起走出了酒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洛二洛说:

  免费的签到跟撸撸,兄弟们千万别忘了,你们的一点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