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狠狠地刺进我的胸膛,临碰到我的胸膛前我注意了,男子也没有像马文亮一样留出安全距离,也就是说,这一刀是直接要我性命的,我近乎绝望的等待着这一刻发生。

  电闪雷鸣,风雨交加,我陈文正竟然死在这种鸟不拉屎鬼都不来的地方,说出来也算是一个笑话,这短短的几秒钟,我的脑子里突然浮现出无数人的脸,嫂子,蒋琳琳,乔萱,陆傲雅,李成,马文亮,张硕,杨智全,所有与我生命有重要交集的人,我全都回想了一遍,人是个神奇的动物,往往在死到临头的时候,脑子出奇的好用,所有转不过来想不到的事情,在这一刻最为清澈,或许这是人的一种本能吧!

  砰!匕首穿透我破烂的衬衫,直直的刺向我的胸膛,我感觉到胸口一阵剧痛,但是随后,我发现这种痛苦好像跟我想象的不一样,因为我并没有像电视剧中的人一样嘴角流血,胸口断气,而是感觉到被什么硬物硌了一下!只是在胸口外面有些剧痛!

  我低头一看,男子的匕首还是停留在我的外面,并没有刺进我的身体内,男子同样一脸惊讶的看着我,好像我是金刚不坏之身一样,这是怎么回事?!

  我借着闪电来临的时刻仔细一看,是护身符!蒋琳琳送给我的护身符救了我一命!男子的匕首正好插在我胸前的护身符上,护身符受到匕首的撞击,已经有了裂痕,但是仍旧没有裂开的迹象!

  我顿时有种自己从鬼门关转了一圈又回来的感觉,看来老天还是眷顾我的,我感动的痛哭流涕,趁男子惊诧的一瞬间猛挥手中的石块砸向他的脑袋,男子颤颤微微的倒了下去,而我也气喘吁吁,支撑不住身子顺着石头溜到了地上。

  我的手里紧紧攥着护身符,没想到它真的救了我一命!握着它,我感觉到浑身又充满了力量,好像在这雷电交加狂风骤雨的夜晚,还有蒋琳琳陪在我的身边,让我不再感到孤单......我不能再做停留,两个人要是醒过来,我就是三头六臂也对付不了他们两个人,而且眼看着黄毛等人就要追到这里了,我必须趁着夜色离开这个充满死亡气息的地方。

  小树林很大,我在里面完全就是摸瞎走,远处昏暗的灯光因为下雨也变得渺小无力,我只能偶尔借着闪电观察一下周围的情况,这种感觉比走坟地的感觉还让人恐怖,好在是黄毛等人因为雨势太大没有再继续搜寻我,我走了差不多几个小时,才走出了这一片恐怖的地方。

  东风坡,我发誓这一辈子也不再来了!

  等我走出小树林,已经完完全全变成了落汤鸡,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完整的迹象,到处都是泥水,整个人像是一个流浪汉一般,流浪汉都比现在的我衣着光鲜,我走在昏暗的道路上,寒风吹着我的身体有种想昏倒的感觉,我的意志告诉我绝不能昏倒,因为黄毛随时都有可能逮到我!

  更◇新最…p快Dk上{酷)%匠o2网

  慢慢的接近小区,我的心终于像是一块大石头彻彻底底额落了地,回到家里,我就安全了,这一次仗打的,惊心动魄不说,还彻底把小命打进去,好像养了十八年的精力在一夜之间全部消耗完毕,只要我平安回家,明天见到兄弟们,我就又活过来了!

  但是,等我快到小区的时候,却发现在楼道底下隐隐有几个影子在晃荡,那不是黄毛吗?!我连忙躲起来,好在是夜色太黑,黄毛等人没有发现我。

  现在连家也回不去了!我手机有没有装在身上,大半夜的我去找谁呢!黄毛这是找不到我誓不罢休,这么大的雨,我总不能在马路上闲逛,而且我身负重伤,走小树林已经是极限了,我再被风吹雨淋,估计很有可能就会昏倒在马路上!因为我现在已经有些头脑发昏意识不清晰了!

  我没有认识的人,也没有手机,身上也没有钱,突然感觉到自己有些可怜,在偌大的城市里连个投靠的人都没有,我只能去试着敲敲门,希望有好心人能够收留我,哪怕进去避一避雨。

  但是事情并没有按照我想的那样,店铺里根本没人,小区保安直接把我当成流浪汉撵了出来,到最后我迫不得已,只能在一家店铺门檐下坐着等待大雨骤停。

  风越来越狠,越来越寒冷,我抱着双臂瑟瑟发抖,从前胸寒到后背,嘴唇已经紫的不成样子,我越来越神志不清,到最后看路上的灯光,全部都是重影,我伸出手来抽自己耳光,告诫自己千万不要睡着,睡着了一切就完蛋了!

  此时的我无助的看着脚下,残缺的花瓣,浑浊的泥水,一切都这么应景,与我的心情相映成趣,萧条的令人绝望。

  花店!我抬头向上望去,是我经常来的这家花店!牌子上面二楼的窗户,好像还有隐隐的灯光在闪烁,我的心里又燃起一丝希望,我爬到铁门前,用尽全部力气砸起了门。

  风声,雨声,雷声,所有的声音都在我的耳边嗡嗡直响,我敲门的声音显得格外渺小,等了好久,也没见有开门的迹象,或许小倩已经熟睡,又或许根本没有听见吧,我绝望的砸了最后一下门,终于瘫坐在门前选择放弃。

  “哐啷~”铁门打开的声音进入我的耳朵,我被突然地开门晃倒在地上,但是心里却顿时安全感爆棚,我得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洛二洛说:

  我在码字,两小时以后再写一张~~要疯了好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