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看房子很破,但是这个小院却收拾的很干净,物品堆放整齐没有一点杂物,在一处角落里还有几棵树开着满树的鲜花,花下种着蔬菜瓜果,一副地地道道的农家小院,这不禁又让我想起了我的家。

  虽然我的家没有乔萱家这般破旧,但是这种感觉却是十分的像,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孩子,着一些东西看起来都很亲切。

  酷匠网#?正F:版;首、s发?

  我在院子里轻轻叫道:“乔萱在家吗?”

  没有人回应,我又试着提高了自己的声音,还是没有人回应,家里应该是没人吧,我正准备转身回去的时候,屋子的门被推开,里面响起了一声熟悉的声音:“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说话的正是乔萱,我转身向屋子里看去,乔萱就站在门口皱着眉,她眼神里有一些复杂的东西,可能是没有想到我竟然会找到她的老家来吧,我上下打量着乔萱,这完全不是我平时见到的那个盛气凌人的乔萱。

  她穿着普通的农家妇女的衣服,没有化妆,头发很自然的扎在一起,只是一绺刘海斜贴在脸的一侧,给人一种结婚之后少妇的感觉,只是她眼睛里的那种妖媚之气还不曾削减半分,这是一个人与生俱来的特点,并不是靠打扮就能消除的、这个时候屋子里面响起了老妇人的声音:“咳咳...萱萱,是不是...咳...有客人来了,咳咳...”老妇人的声音很苍老,短短的一句话竟然费了很大的劲才说出来,不停地咳嗽让人听了浑身不舒服,没猜错的话,这个老妇人身体情况应该很不容乐观。

  我挤出生平最灿烂的笑容回应乔萱:“你连走都没打个招呼,我这不是来看看你。”

  乔萱听到我的话后眼睛一亮,但是很快便又恢复了之前的神色:“进来说话吧。”

  我说了一声好便走进了这个破烂的小土屋,说实话我的心里隐隐有些害怕,我真的害怕一阵风吹来或者突然震动一下,这个房子就把我砸到里面,我从来没有在这么吓人的房子里面呆着。

  乔萱也看出了我心里的担心,她悠悠的说:“我都住了这么多年了,除非你人品很差,来了就砸死你。”

  我耸了耸肩膀,给自己壮了壮胆子便了进去,屋子里太黑了,如果不是白天有太阳照进窗子里,基本就是伸手不见五指,即便这样还是看不清屋子里的摆设,我只看到几把椅子和一张破桌子摆在屋子的中央。

  屋子里连一件像样的家具都没有,要多寒酸有多寒酸,我问乔萱你就住在这里?

  乔萱点点头说对啊,我不住在这里住在哪里,我就是在这间屋子里长大的。

  我跟着乔萱进了卧室,床上躺着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婆婆,说是老婆婆一点也不假,脸上的皱纹比我刚才看见的那个大爷还要多,老妇人见我走进来,想起身却被乔萱按在了床上:“妈,您别起来了,他不是外人。”

  我也连忙说阿姨我是乔萱的朋友,老妇人这才停止了动作,刚想说话便不停地咳嗽起来,乔萱一边拍打着老妇人的后背一边对我说:“别介意,我妈这是几十年的老毛病了。”

  我微微一笑表示没关系,但是这里不是说话的好地方,我来的目的不想让老妇人听见,我便对乔萱使了一个眼色,乔萱领会了之后放下老妇人跟我走了出来。

  “你就让你妈住在这里?”我刚才看到屋子里的情景就隐隐有些上火了,本来还想跟乔萱说我不怪她了,现在看来根本没有必要说这些违心的话了,乔萱吃穿不愁,从表哥那里得了不少好处,但是现在却让一个孤寡老人生活在这种环境之下。

  乔萱倒是没有多大的反应,她冷笑着说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我看着她的样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我说我本来是想跟你来好好说话的,看你这个样子真是让我是让我失望啊,你心挺狠!

  我转身想要走的时候,乔萱却伸手拿起窗台外面晒得地瓜干猛地向我砸来,我一个躲闪不及正好砸在了后脑勺,我正想发作,乔萱却一下子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你们都说我贱,可是你们有谁能明白我,有谁能理解我的委屈啊,呜呜呜...”

  这突如其来的哭声让我一下子乱了手脚,我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倒是乔萱哭得梨花带雨,身子不停地抽搐着,我问道:“你有什么委屈?”

  “你以为我愿意跟你表哥吗?你以为我愿意破坏你嫂子的家庭吗?我真的真的是迫不得已,我已经被逼上绝路了!呜呜...”她蹲在地上,眼睛里充满了泪花:“我就不想找一个好男人居家过日子吗?要是可以,我怎么会招惹你表哥这个禽兽!”

  我的心里猛地顿了一下,难道说乔萱有什么难言之隐才做出这样的事情?看着乔萱哭得这么伤心不像是撒谎的样子,难道说,乔萱背后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她蹲在地上,伤心欲绝的哭声给人一种孤独无助的感觉,甚至我在此时的乔萱身上找打了当时嫂子可怜的感觉,我也有些心软,捏了捏自己的拳头,还是向乔萱走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洛二洛说:

  免费的挖掘机投一下,今天更新结束,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