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车子发动,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嫂子的情绪才有所好转,只是嫂子的头孤单的倚在窗户上看着窗外,有一些凄凉。

  我坐在嫂子的旁边,光着膀子,引起了车上乘客的不停皱眉,我自己也有些尴尬,这毕竟公共场所,但是我的衣服给嫂子包扎伤口了,实在没有多余的衣服了。

  好不容易到了J市,车站离嫂子家并不远,下车后嫂子拦住了一辆出租,但是上去之后才发现我们在买完汽车票之后变身无分文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司机看到我光着膀子的时候竟然冷嘲热讽的说:“没钱还打车。”

  要不是嫂子拦着我,我真的就跟汽车司机干起来了。

  嫂子觉得也不是件事,便对我说去银行取点钱,然后再去陪我买件衣服,就暂时不回家了。

  天色越来越黑,温度也有所下降,我明显感觉到天气越来越冷,但是为了不让嫂子担心,我强装出不冷的样子。

  嫂子看着我只是摇摇头。

  我跟嫂子取完钱,便准备去买衣服,街上的人看着我跟嫂子都有些好奇,其中还有人指指点点说这个人是不是神经病,这么冷的天还光着膀子。

  到了商场里,嫂子给我买了一件短袖,又买了一件外套,加起来一共六百多块钱,这对嫂子来说根本不是大事,表哥给了嫂子很多钱,只是为了弥补他心里的不安。

  穿上外套我才有了一种自信的感觉,做了一天的疯子,这个感觉真心不好受,而且在这种大商场里,有很多年轻女性在可耻的盯着我的腹肌看,就更加让我有些不好意思了。

  买完衣服我跟嫂子出了商场,嫂子问我饿不饿,我摸摸肚子的确有些饿了,便对嫂子说要不我们再去吃麻辣烫吧,嫂子点点头说吃什么都行。

  我跟嫂子若无其事的走在大街上,嫂子一句话不说,对于一个刚刚离婚的女人来说,此时的心情应该比死了还要难受,我识趣的低头玩着手机,好缓解一下这尴尬的气氛。

  只是我没有注意到,在我的后面跟了几个行色匆匆的人,在我跟嫂子准备转弯的时候,,这几个人开始大步向我们走来。

  我低头玩着手机根本没有防备,脑袋顿时被后面的人开了瓢,嫂子看到我满脸鲜血吓得尖叫起来,我的手机也掉到了地上摔得粉碎。

  但是我的脑袋还算硬,并没有被这一棍子打蒙,我转过身向后看去,是几个染着黄毛的小子,叼着烟卷一脸张狂的看着我。

  “你们是谁?”我刚买的新衣服还没捂热乎便被染上了血,心里有些恼火。

  “三街口豹哥。”

  这几个人一起说出了一个人的名字豹哥,这个豹哥我不知道是什么人物,但是他们说三街口我心里就立马明白了,是黄毛的人。

  “黄毛?我跟你们无冤无仇,这是什么意思?”

  我捂着伤口问道,嫂子在我的身边吓得神魂不定,完全忘记了该怎么办。

  一个女人哪里见识过这种场面,除非是梁琳琳!

  但是现在,我哪里去找蒋琳琳!

  “无冤无仇,那天我们收保护费,你不是见义勇为了吗?”

  小混混说完我才知道,我说怎么看着这一帮人这么眼熟,原来跟那天的一帮人是一伙的,也就是说,那天我得罪的人是三街口黄毛的人!

  草!我有点为自己当时的逞能后悔了,黄毛在三街口一带混得如日中天,我一个学生得罪他,那不是自己找死吗。

  “几位小哥,可能是个误会,先不要冲动。”

  我此时只能能拖就拖,能缓和就缓和,要是真的动起手来,我一打五,胜率基本就接近于零,虽然我的身体比他们壮实很多!

  我的大脑在飞速转动,希望想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解决这场矛盾,但小混混好像是得理不饶人一样:“别废话,我们豹哥要见你,识相的乖乖跟我走。”

  “好好,我亲自跟豹哥把这件事说清楚,几位小哥麻烦带路一趟。”

  我暂时只能答应几个人的要求,在路上边走边想计策也可以,前提是让嫂子安全回去,这才是首要的大事!

  但是几个人好像是看透了我的心思,指着嫂子跟我说:“把她也带着,我们豹哥看见这么漂亮的妞说不定就饶了你了。”

  几个人指着嫂子的时候,嫂子吓得都哆嗦了好一阵子,她连忙躲到我的身后,紧紧地抓着我的胳膊。

  带嫂子去根本不可能,我将嫂子护在身后,对及格人说:“有什么事冲我来就行,为难一个女人不算是爷们吧?”

  U$看0m正T版、章、节8上酷z匠:网O

  “我草你妈,你哪里这么多废话,今天你们一个也跑不了!”

  小混混见我不从,伸出脚就向我的肚子踹来,看来今天不动手不行了!

  我见势闪身一躲,在躲过小混混的脚之后,伸出手牢牢地抓住他的腿,向后猛地一拽,小混混身子失去平衡重重的摔在地上。

  我趁机抢过小混混手里的木棍,直接向小混混的脑袋上砸去,这一棍子我用了十足的力气,棍子在砸到小混混的脑袋后,混混惨叫一声昏死过去。

  “别动!谁要是再过来,我就弄死他!”

  我掐住小混混的脖子,冲着对面剩下的几个人大喊。

  这一下果然起到了威慑性的作用,几个人吓得都停止不前,我示意嫂子躲到我的身后,然后掐着小混混一步步向后退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