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真的太突然了,丝毫没有任何征兆,嫂子就接到了一张离婚协议书,如果不是我用贴吧跟嫂子聊天的话,直到现在我还被蒙在鼓里。

  嫂子这个傻女人,既然想把我当成她的依靠,为什么不跟我说?!

  可是转念一想,我能给嫂子什么帮助呢?无非就是说一些安慰的话,嫂子对这些话早已经免疫,四丝毫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就连被王龙欺负,都需要嫂子出面去找班主任,我还能为嫂子做些什么,有这么一瞬间,我感觉到自己真的是个十足的窝囊废,蠢到连自己都管不好还有心思去管别人的地步。

  翌日。

  我早早的起来,赶到去乡下的第一班车,从开学来已经几个月没有回家了,坐在通往乡下的公交车上,我的心情沉重到无以复加,不知道到了家里,见到表哥和嫂子会是什么样的场景。

  可怜的是,我的心里还保留着这么一丝希望表哥回头的信念。

  我一个高三的学生,即使去了又能做些什么?

  一路颠簸,我的心思是无尽的乱想与猜疑,汽车在最后一次刹车的时候,我已经到了老家的乡镇上。

  乡镇还是原来的面貌,这里与市里有着天壤之别,更多的是街上摆摊的小贩与叫卖的商人。

  我提着行李,打了一辆摩托车,回到了家里。

  在登门的时候,爸妈看见我的表情是我没法形容的,有很多惊喜,也有很多激动,他们没想到我会在这个时候回来,看着桌子上几碟咸菜,我的眼睛竟然有些湿润。

  “他妈,赶紧炒几个菜,儿子回来了!”老爸对着厨房里正在忙前忙后的妈大喊。

  “爸,妈,我一定会让你们过上好日子的。”

  我在心里暗暗发誓。

  “爸,嫂子是不是回家了?”

  老爸在听见我说嫂子的时候,正在夹着菜的筷子突然停顿了几秒钟,随后爸爸叹了口气,对我说:“哎,你嫂子...”

  “嫂子怎么了?”我情绪有些失控,声音突然变大,将正在叹气的父亲吓了一跳。

  “看着孩子,激动什么,我可告诉你,你表哥家的事情你千万不要多嘴!”父亲用筷子指着我说。

  我没有听从父亲的嘱咐,转身便跑向了表哥的家里。

  表哥与我家是邻村,我在路上的时候给嫂子打了个电话,嫂子听到我气喘吁吁地样子问我发生了什么事。

  我跟嫂子说你赶紧出来,我在东边的麦田里等你。

  嫂子疑惑的啊了一声,再想要问我的时候,我已经挂了电话。

  在大街上许多下地干活的农民看到我跟傻小子一样在马路上跑,都笑着指指点点,甚至连在街上玩耍的小孩都追着我喊:疯子!疯子!

  的确,我头发凌乱,早已经被汗水沁湿,衣服也湿的前胸贴后背,在外人看来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可事到如今我一点也不管别人的看法,我的心里唯一在乎的就是嫂子。

  等我赶到东面的麦田时,却看不到嫂子的影子,我擦了擦脸上的汗,坐在一个树荫下低着头,心里苦涩的令自己作呕。

  我这是为了什么呢?她只是你的嫂子而已,你们并没有什么关系。你这么做在别人看来像不像是个笑话?

  我的心里在自责,脸上的汗不住的往地下淌,无助的蹲在树下,低着头不敢看周围的人来人往的马路,我感觉每一个有生命的生物都在嘲笑我的多情。

  就在这时,我感觉我的肩膀被轻轻地拍打着,就在我抬起头的那一刻,一条粉红色的手帕递到了我的眼前。

  “怎么出了这么多汗,快擦擦。”

  手帕后面响起了嫂子熟悉的声音。

  。看正*版9章“节=@上r{酷匠网

  我的心里顿时像是被一个人搬走了堵在心口的大石头,嫂子真的来了。

  我接过手帕,没有舍得让自己的臭汗玷污这微醺的香味,看着嫂子,我把所有的话都藏到了眼神里。

  “你都知道了。”嫂子轻声的问我。

  我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嫂子的问题。

  “你来这里,也不能改变什么呀。”

  嫂子说话的时候,眼睛里带着笑容,只有我能看懂嫂子眼神里面的悲哀。

  “真的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吗?”

  “文正,都过去了,挽回也没有什么用了!真的!”嫂子说这句话的时候开始变的激动起来,她的眼睛里含着泪,几乎是带着哭腔说出来的。

  我看嫂子的情绪变得激动,连忙住了口。

  可是嫂子却越说越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她最终蹲在地上哭了起来:“文正,太不公平了...为什么啊?”

  嫂子蹲在树的后面,还好路上的人看不见嫂子的表情,我轻轻拍打着嫂子的背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越是这个时候我就越恨自己,每次在关键时候我都说说不出话来,只知道用手木讷的拍打着嫂子的背部。

  “文正,嫂子以后可怎么办啊...呜呜呜...”

  嫂子的哭声震撼着我的内心,让我有一种窒息的感觉,眼睁睁看着嫂子悲痛欲绝却无能为力,这大概是我这一辈子最痛心疾首的时候。

  “我养你!”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竟然说出了这么几个字。

  嫂子也被我的话吓住了,她抬起早已经哭的梨花带雨的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我被嫂子盯着感觉浑身都不自在,我怎么说出这么一句话来呢。

  嫂子盯了一会儿轻轻说:“文正,谢谢你安慰嫂子。”

  这一次我没有再说话,即使我再说,嫂子也只是会以为我是在安慰她,而我自己,也没有多少信心,只是这个想法,竟然在我的心里慢慢升起了萌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洛二洛说:

  一会儿还有一更,兄弟们记得点追书啊,追书上不去啊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