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正,你...你...”蒋琳琳也开始时语无伦次。

  对于我这个情感呆子来说,在这种关到了自己发挥的关键时刻,我却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下去了。

  但是我的手还是没有放开,现在不是我忘了放开,而是我的内心有一种想法驱使我不想放开!

  “琳琳...谢谢你在我受伤的时候对我照顾。”我打算先从受伤说起,再一步步引入正题。

  “没...没什么啦,你受伤也是为了就我。”

  “琳琳...我发现你真的很美。”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躺着的身子想慢慢起来,但是动作幅度一大,伤口便传来钻心的疼痛。

  我只好用手轻轻用力,把蒋琳琳拉了过来。

  蒋琳琳的身子像棉花糖一样柔软,我没用多少力气,蒋琳琳就整个人都凑了过来,但是她的另一只手却支撑到了床上。

  也就是她在上面,我在下面,她的手撑着床,我们俩的距离不足五厘米。

  我能清楚地感觉到蒋琳琳略不均匀的呼吸声,气息微微的打在我的脸上,如沐春风。

  我看着蒋琳琳,眼神里含情脉脉,而蒋琳琳在与我对视一会儿之后,竟然闭上了眼睛!

  闭上眼睛不就代表我可以....我心里像是吃了蜜糖一样甜,没想到我一个屌丝英雄救美,竟然能逆袭上女神了!

  而且是蒋琳琳这种数一数二的美女!老天看来是很公平的!让我在受了伤之后再给我精神上的安慰!不对!是身体上的安慰!

  嘿嘿嘿!琳琳,我来了~~~我的心里想着就抬起脑袋向前凑了上去。

  “文正!我撑不住了!”蒋琳琳突然睁开眼睛大喊。

  “砰!”蒋琳琳的身子直直的砸到了我的身上,没错,就这样重重的摔了下来,我清楚地听到了蒋琳琳满足的声音。

  R更*新。h最快pK上酷F》匠#_网

  我来的确是来了个亲密接触,只是这个亲密接触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唯美,反而是让我的脑袋一阵发麻,蒋琳琳的额头与我的额头装了个正着!

  而我的伤口就在额头上!这一下不只是钻心的疼了,就好像又挨了一棍子一样!

  老天,是谁说你公平来着?站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他!!

  蒋琳琳看到我呲牙咧嘴的样子,再一次拿起纱布,又放下,拿起碘水,又放下。

  我默默地看着抓耳挠腮的蒋琳琳,这一次没有勇敢的抓起她的手。

  我怂了,我自己承认。

  看来屌丝是逆袭不了女神的。

  蒋琳琳看出了我的意图,一把掐在我的大腿根上,嘴里叨念着我掐死你个不纯洁的,还不时伴随着两声咯咯咯咯的笑声。

  我俩正闹得欢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钥匙开锁的声音,是有人来了!

  蒋琳琳吓得花容失色,脸顿时没有之前开心的模样,她轻轻地走到卧室门口,向外探了探脑袋,之后便迅速关上了门。

  “我爸回来了!怎么办?!”

  我耸了耸肩膀,示意她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蒋琳琳急的直跺脚:“怎么办怎么办,我爸爸最讨厌我带外人来家里了,而且这一次还是男生!”

  “琳琳,你在家吗?”外面响起了中年男子的声音,浑厚而有力。

  “怎么办?怎么办啊!”

  我向蒋琳琳做了一个‘嘘’的手势,笑声告诉他她装作很平常的样子,别被她爸爸听出来就可以了。

  蒋琳琳点了点头,对着外面说:“在呢爸爸,我在写作业。”

  “什么?写作业?我的女儿什么时候这么乖了?”外面的中年男子听到蒋琳琳的话之后语气里带着不小的吃惊,看来蒋琳琳在家里很少写作业啊!我竟然无意发现了一个小秘密。

  “乖女儿,开开门,让爸爸看看你真的在写作业吗?”

  男子的声音越来越近,话音落下的时候已经到了门口了。

  蒋琳琳与她爸爸只有一门之隔!

  屋里面就是我们孤男寡女在床上!

  “哎呀~!爸爸~人家穿着睡衣呢。”蒋琳琳急中生智对着门外撒娇道。

  “穿睡衣怎么了?你小时候光着屁股在爸爸的头上撒尿爸爸都没说什么。”

  “噗~”我听到男子的话之后忍不住笑喷,这是我眼前的女神的糗事啊!今天真是没白来啊,发现了这么多秘密。

  “哎呀!爸爸!你讨厌啦~!不许再提我小时候的事情。”蒋琳琳有些嗔怒的对着外面说,两只小脚不住的跺着地,以此来表示抗议。

  “怕什么,又没有外人。”外面继续传来男子的声音。

  蒋琳琳转身焦急的看着我,看来这一劫不是这么好过的了,事到如今我也只能放最后的大招了,我忍着身子的疼痛,起身穿好衣服之后钻到了蒋琳琳的一大堆洋娃娃里面,从外面看根本看不出什么来。

  藏好之后蒋琳琳把门打开,我听到男子走进来的声音,男子看到桌子上蒋琳琳刚刚摆好的作业本,啧啧夸奖:“琳琳真是懂事了,竟然知道自己写作业了,不错!”

  “哼,那是~”蒋琳琳听到表扬之后有些飘飘然,仰起小脸一副骄傲的样子。

  “爸爸,你没什么事就快出去吧,我还要写作业呢!”

  蒋琳琳说着就把男子往外面推,男子见状摇摇头说:“丫头长大咯,开始烦爸爸了~”

  说完男子便转身离开了卧室,我听到门被关上的声音之后猛地钻出来深呼吸了一口气,在这里面真是憋死我了,吓得我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平安无事,蒋琳琳也拍了拍胸脯表现出一副吓死了的样子,看到我眼睛都直了。

  “看什么呢!流氓!”蒋琳琳不敢大声说话,只得挤眉弄眼的等着我小声嗔怪。

  我捂着嘴偷笑,为刚才这么悬的一幕表示幸运。

  殊不知,蒋琳琳的爸爸在走出卧室之后便拨通了电话:“给我密切监视这小子的行踪,把他的底细给我调查清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