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时间已经不早了,嫂子换下鞋子之后便进了浴室,在拘留所那种又脏又乱的地方呆了一天,嫂子这么干净的人心里是忍了多么厉害才能坚持到现在,听到里面稀里哗啦的声音,我又不禁开始浮想联翩,嫂子美妙的胴体一直在我的脑海里面晃悠,我听到里面诱人的声音不禁轻声走到了门口。

  门紧闭着,我看不到里面的情景,但是在水生停止了之后,我却依稀听到里面有啜泣的声音。

  不是我听错了吧?我集中注意力认真的听里面的声音,没错,是啜泣的声音,嫂子在哭。

  我本想轻声轻脚的离开这个门口,但是听到里面嫂子的委屈声音又有些于心不忍,我经过一番思想斗争还是决定等嫂子洗完澡出来问问她。

  大约过了将近半个小时吧,嫂子才从里面裹着浴巾出来,平时嫂子是不会洗这么长时间的,嫂子肯定是等自己眼睛看不出哭过的样子才出来的,我看嫂子洗完澡进了自己卧室,便轻轻地敲了敲门。

  “嫂子,我能进去吗?”

  “恩,进来吧。”嫂子轻声应答。

  我推门进去之后,看到嫂子低着头倚在床头上,没等我说话,嫂子便开口问我:“文正,他走的时候有没有对你说些什么?”

  嫂子在说他的时候,语气明显有些失落。

  “恩,表哥说很快回来看我们的。”

  “呵呵,很快来看我们...”嫂子嘴角泛起一股酸涩的笑。

  这种连我都不信的鬼话,嫂子又怎么能相信呢,但总比什么也不说强。

  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太突然了,我直到现在还都蒙在鼓里,我总应该知道这些事情吧,我问正在暗自神伤的嫂子:“嫂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嫂子听到我问,身子又猛地一颤,过了很久,嫂子才开口对我说:“我在街上看到你表哥了.....”

  “看到我表哥?”我听着嫂子的话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表哥回来肯定能遇见啊,这怎么能跟进局子联系起来?

  “然后呢?”我问嫂子。

  “你表哥...你表哥胳膊上挎着一个女人。”嫂子说完这句话,身子剧烈的颤抖起来,我看到这一幕赶紧走过去轻轻揽住了嫂子的肩膀,希望嫂子的情绪能够有所控制。

  嫂子没有推开我,我轻轻地拍打着嫂子的后背,问道:“嫂子,你别难受,你跟我仔细说说事情的经过。”

  Q酷@:匠◇网6}正:版首2f发z

  嫂子一边啜泣,一边轻声说道:“我看到他后,跟着他们走了好远,等到了宾馆门口的时候,你表哥发现了我。”

  嫂子身子还是不停的颤抖着,我轻轻地把嫂子搂过来,抑制住内心的狂跳,问道她:“是表哥恼羞成怒才打的你吗?”

  “没有,是他身边的女人,骂我不要脸...还对我冷嘲热讽...我看着他...我以为....我以为他会帮我说几句话,谁知道,他竟然面带冷色...任由那个女人骂我!呜呜呜.....”嫂子说道伤心处又开始呜咽起来,泪水打在我的手臂上,却疼在我的心里。

  嫂子说的情形让我异常愤怒,竟然这么对待这个同床共枕,为你守身几年的人,嫂子这些年受了多少委屈,都默默的吞到肚子里,现在却以这种方式回应嫂子的忍气吞声!

  “草!这个贱人!”我没有直接骂表哥,而是把表哥身边的女人问候了祖宗十八代,虽然在心里,我对表哥的恨意远远大过这个女人。

  嫂子伸出手臂,擦拭手中的泪水,我却无意看到了她的胳膊上竟然有好几条抓痕,我抓住嫂子的胳膊,心里一颤,我盯着嫂子的眼睛咬着牙问她:“嫂子,这是不是那个贱人挠的?!”

  “文正....呜呜呜....我是不是特别没用啊!”在被我看到伤疤之后的嫂子心底的最后一丝坚强也被击垮,她泪如雨下,所有的委屈都伴随着泪水流了出来,眼泪滴到她手臂的伤疤上,清洗着嫂子洁白的皮肤。

  “操你妈!我让你不得好死!”我愤怒的朝天怒吼,一只手把嫂子抱在怀里紧紧地搂着她,房间里一时间全是悲伤地气氛在蔓延。

  就这样,我搂着嫂子安慰了她很久很久,等到她情绪稍微有些好转之后才离开了她的房间,今天我满街找她也累得够呛,再加上遇到这么多堵心的事情,感觉整个人都像是散了架一样,我进了房间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梦见遇到表哥和那个贱人正在亲昵的走在一起,我在后面尾随过去,手里拿着板砖,到了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我正想上去帮嫂子报仇的时候,嫂子突然从一旁冲了出来拉着我的衣服说:“文正,不能这么冲动,不能啊!”

  我愤怒的指着前面的两个人说:“嫂子,你忘了他们两个是怎么羞辱你的了吗?你就这么忍气吞声过一辈子吗?!”

  “文正,嫂子自己没有本事,不能连累你犯罪啊!你快住手,跟嫂子回家好吗?”

  “嫂子!你怎么就这么软弱!”我双手摇着嫂子的肩膀怒吼。

  嫂子紧闭双眼摇了摇头:“文正,我...我真的,我真的太乱了...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