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吕轶,今年18岁,文科生,高考成绩还不错,考进了卓尔大学中文系,攻读汉语言文学专业。我的家在浙江省的一个小县城里,县城不大,骑单车绕一圈也就个把小时。而我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够走出县城,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教育帝国。我喜欢教书,与其说我喜欢教书不如说我喜欢与人分享。从小到大,我一直是班里的尖子生,更是一个在老师和同学眼里乐于助人,善于帮助别人学习的人。

说起考大学这里还有一个小插曲,由于我的家乡在一个小的出奇的县城里,科学自然没有省会杭州那么普及,迷信是家家都信的,再加上我父母老来得子,从小对我就是百般溺爱,我从小也就被惯出了不少的坏毛病,除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之外,我更是一个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了的瓷娃娃。回归正题,高考前爹娘带着我去了我们县的另外一个镇子的一个算命先生家,我一直是很抵触这些东西的,身为一个优秀的共青团员,我是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不过在爹娘的威逼利诱下,我还是去了。在问过类似何年何月何时出生之类的问题后,算命先生说:“你这孩子以后干什么都行,就是别干老师。你家孩子五行缺水。再多的我就不多说了,天机不可泄露。”拜托,这命算了和没算有什么区别?现在的算命先生十个里有九个都是滥竽充数的。

  最/T新z章hH节{Q上√●酷z匠W\网》

就这样,迷迷糊糊的到了报志愿的时候。班主任和我说,以你的成绩完全可以放心的报北师大!虽然名额不多,但是你一定能够上北师大。要知道那时的我是非常喜欢当老师的。当时傻乎乎的认为,只有上了师范类的学校我以后才能如愿当老师。可是真正报的时候,爹妈死活不同意我报北师大,并拿各种理由说服我。说什么北京污染严重啦,什么城市太大消费太高之类的。最后终于用他们年龄大,让我离家近些为由,让我填报了杭州的卓尔大学。我知道他们对之前那个算命先生的话很在意,我也没有说破,就不在说话了。虽然表面上答应了,但是我心里真的很不服气,凭什么他一句话就让我读不成北师大?但是我最终还是说服了自己,安心的呆在父母身边。毕竟他们年纪大了。

就这样一晃到了开学的时候。为了早早报道,我和爹娘提前三天就收拾好行李动身了。早上七点我们到县城汽车站里买了到温州的大巴票,我记得特别清楚,那时票价是七十四块五毛。有零有整,现在想想这票价是谁定的?74.5气死我???想想也是醉了。路上颠簸了将近四个半小时,我和爹娘终于到了温州。到了温州又马上赶到了火车站买了当天下午去杭州的火车票。等到我们到了杭州已经是六点了。虽然有点晚,但是还是赶上了最后一批接待新生的校车。我带着爹娘,拖着行李就匆匆忙忙的找到了卓尔大学的接待处。接待我的是一个带着眼镜的学长,长的嘛,虽然挺帅,但是比我略逊一筹!我这个人,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无论什么事,面对别人都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这是个坏毛病,得改。

学长很热情的接待了我们。由于是最后一班校车,接待我们的志愿者学长们也就一起坐上校车回学校了。在路上我和爹娘第一次见识到了什么是城市。一路上就和刘姥姥一样,趴在车窗上仔细的品味着夜色中的杭州城。车窗外,霓虹灯装扮出来的城市充满着诱惑和期待,后来我逐渐的也在其中看到了梦想与现实。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左右,我们到学校了。我和爹娘下车之后我去取行李。这时,在火车站接待我的那个帅帅的学长走过来和我说:“跟我来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方毅说:

喜欢就多多支持,每天送点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