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她笑得前俯后仰,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难道说,只是我一个人在白紧张吗?

  “好啦,二师父不逗你了,我们回家吧。”二师父发现了我的不高兴,急忙说道,还摸了摸我的光头,安慰我。

  我叹了口气,心想别真的有事就好,其他的都无所谓,可是这个时候,当我们准备回去的时候,却发现,来的路没了。

  我和二师父都愣在了那里,都明明记得,来的时候,是一条漆黑满是垃圾的通道,怎么说没就没了呢?我有些不相信的走过去,拍了拍已经变成卷闸门的通道,实打实的,真的就这么消失了。

  二师父这下终于慌了,她拉着我。“十方,我们刚刚是从这里走过来的吧?这里本来是一条通道的吧?”

  在这种情况下,我反而显得比二师父更加冷静,有很多种原因,我皱着没看着这个卷闸门,说道。“会不会这个卷闸门落了下来挡住了通道,而我们刚刚没有注意啊?二师父,我们打开这个门看看,很可能是这样。”

  二师父连忙点头,跑过去开门,可卷闸门锁了起来,怎么样都打不开,这个时候二师父显得有些无奈,我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旁边通向三楼的楼梯,我们当然是不可能去三楼的,没办法,我和二师父只好往前走。

  这个事情实在是太古怪了,如果是遇上妖,我还能想得通,但怎么来的路突然就没了呢?我想不明白,便把小红花拿出来,这个时候发现了一个很大的问题,小红花竟然已经枯萎了!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这小红花还有保质期?

  看到这一幕,我是彻底慌了,刚刚我还在想,就算遇到什么妖魔鬼怪,我还有小红花在,可以解掉很多不好的法术和状态,可这小红花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枯萎了,已经没了香味,难道说,我和二师父现在已经中了某个妖怪的妖术,所以才看不到身后的门了吗?

  不安的情绪在我心中涌动,身体的那股力量似乎也要被激发,我努力的控制着自己,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现在着急也没用,我们连个妖怪的影子都看不到,就被耍得团团转,要是看到了,命还有吗?

  我赶紧让二师父停下,说不能再继续走了,二师父问我为什么,我说我们很可能遇上妖怪了,中了妖怪的幻术,不然,为什么身后的通道突然就没了?如果继续走下去,很可能永远就走不出这个大厦了。

  二师父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她在江湖上打打杀杀,也多少听说过妖怪的传闻,但她从来都不当真,只是在当一个故事来听,现在遇到这样的事情,她终于开始相信了。

  二师父紧张的问道我。“十方,我们真的遇上妖怪了吗?”

  我回答。“如果不是遇上妖怪了,我们身后的通道怎么消失的?”

  二师父无言以对,我们两个人就这样干巴巴的站在原地,忽然她从口袋里头拿出了一个东西,递给我。“这是你师父给我的东西,让我有危险的时候就拿出来。”

  我接过一看,这东西就是一块手帕,但上面却用金丝秀了一个神灵的图案,这个神灵我很熟悉,绝对是佛家的,但不是佛祖或者是观音菩萨什么的,而是一个护法神灵,但具体是哪一个我不太清楚,只记得应该在经书上见过。

  我很无奈的摇摇头,说这东西最多拿来护身,但解除妖怪的妖术,肯定没辙。

  二师父一听,顿时有些委屈的蹲下来看着我。“都是二师父不好,如果二师父不是坚持上来,也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看到二师父像一个小孩子一样,我心里一点气都没有了,这也不能怪二师父,毕竟她没遇上过这种事情,怎么会想到呢?我颇有些像大人似得,安慰道。“二师父不用担心,虽然我们不能直接破了这妖术,但有师父给的护法神灵在,那妖怪估计伤不了我们,我们先走着再说吧。”

  二师父一听赶紧站了起来,一手拿着护法神灵,一手牵着我,带着我继续往前面走,我自然也没闲着,昨天晚上的金刚经对蜘蛛精的法术还有些效果,我想着是不是也可以在这上面,于是边走边闭上眼睛小声的重复着那段‘般若波罗蜜’,但也只有这一句而已。

  二师父听到我的经文徘徊在耳边,顿时安心了不少,走起来也更加有底气速度也更快了,但走了一会儿二师父忽然停了下来,我感觉奇怪,也跟着停了下来睁眼问她,怎么不走了?二师父的脸色很凝重,告诉我,我们在兜圈子。

  兜圈子?我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我们似乎在原地踏步一般,身后不远处,就是那个卷闸门和去三楼的楼梯口,这是怎么回事?这不应该啊,如果是妖怪的话,妖术怎么可能有那么厉害?

  我咬着嘴唇想不明白,如果我们中的是妖怪的妖术,按道理现在的思维应该没有那么清晰才对,妖怪的妖术控制人类,主要以搅乱思维为主,可我和二师父条理清楚的对话表示,我们根本没有中妖术。

  “我们是不是见鬼了?”二师父忽然说。

  我一愣。“大白天的,哪来的鬼啊?”

  “可是,我们这个状态,真的有些像中了鬼打墙,我听江湖上的朋友说过,鬼打墙就是在原地兜圈,怎么也走不出去,然后被活活累死……”

  最im新章C节上'…酷匠P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