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第一颗石头属于意外,那么第二颗则显得有些刻意的歹毒了,就连二师父也没有想到,像我这么大的孩子,竟然能做得出如此落井下石的事情来,直接砸掉那人两颗门牙,这下子,梁子可就结大咯。

  不过也因此,二师父在下一招,直接就缴了对方的械——那双铁手套是用皮扣固定在护腕上的,二师父的软剑挑断了皮扣,就能很轻易卸下这双铁手套,没了铁手套,这人的鹰爪功再厉害,也挡不住师父的软剑了。

  不过二师父也没有杀他,卸掉他的铁手套之后,一脚把铁手套踢开,拉着我与他拉开距离,同时警惕的看着他,还不忘摸了摸我的光头,小声说。“乖徒儿,做得好,回头带你去吃好吃的!”

  我心中一动,心想这样做果然没错,顿时有些得意,再看那个人,此时低着头掩饰着嘴上的血迹,忽然,他发出笑声,肩膀开始颤抖,等他笑完了之后,他抬起头来,目光阴冷无比。

  “诸葛小姐,你对在下的无礼,在下可以不计较,但你一定要回去跟我完成婚约!”

  #¤酷!匠6网!唯D!一正8版@,/◇其d他W☆都是盗`版%-

  “仇恨天,你不要逼我杀你,识相的现在快滚,不然我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

  二师父毫不畏惧那人的眼神,要比起来,似乎二师父的眼神更加寒冷,仇恨天没有说话,就这样和二师父对视了良久,他忽然看着我,咧着还挂着血丝的嘴,残酷的笑道。“这个小孩子是谁?该不会是……”

  “住口!他是我的徒弟,我警告你不要打他的注意,刚刚那一下就算在我的头上,有什么仇什么怨,就冲着我来!”二师父极力的把我护在她的身后,我望着她有些单薄的倩影,此时的心情无比的复杂。

  仇恨天干笑了两声,再也没说什么,一挥儿披风转身消失在夜幕里,直到仇恨天走了有十多分钟,二师父才长出一口气,瘫坐的在地上,我一看吓坏了,连忙拉着二师父的手问道。“二师父,你怎么了?是不是受了内伤啊?”

  二师父抬着头,眼中带着一些泪光看着我,强笑着摇摇头,我愣在那里,不太明白二师父为什么要哭,毕竟我们赢了,不是吗?

  我这样问道二师父,二师父忽然抱住我,在我耳边轻轻说道,弄得我的耳朵很痒。

  “二师父的武功虽然很厉害,但也会害怕。十方,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可以保护二师父呀?”

  二师父表面虽然冷若坚冰,但她也有柔弱的一面,面对二师父的提问,我很久都没有做声,我不是一个喜欢轻易许下承若的人,因为对我来说,每旦许下一个承若,我就会一定去做到,所以在思考了很久,我觉得我以后能做到保护二师父的承若之后,我重重的发誓。

  “二师父,将来十方长大了,一定会保护你,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我万分认真的说道。

  可能和其他小孩子,为了讨好大人而下的承若不同,我的承若十分郑重,二师父也感觉到了我可不是随口说说,她仔细看了我好一会儿,忽然露出了微笑,把我带回了寺庙。

  那天晚上,二师父说要抱着我睡觉,她搂着我,在我的房间里睡得很熟,我们两个人之间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清香,我想起来了,从怀里拿出小莲送我的那朵小红花,这香味就是它的功劳,想到这花香对我们还挺有好处的,我就决定以后都带在身上。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二师父的怀里很暖和也很柔软,她并没有把我抱得太紧,将将好,等早上起来的时候,二师父已经不在了,是师父叫我起的床。

  “十方啊,你过来把院子扫一下,为师出门买菜。”师父如是说道,在给小莲浇过水之后,主要是给她清洗一下花苞,我就开始打扫院子。

  其实和尚的生活是比较平淡,除了一些日常必做的琐事以外,我们甚至还要自己种菜吃,这只是因为刚来整个寺庙的系统还没有运行起来,等运行起来之后,除了大米和一些生活用品,我们都是靠自己的双手劳动获得的。

  这是最原始僧侣的生活方式,不参杂一丝丝商业元素在里头,和现代许多的庙宇都不同,和万法寺也不同。

  等我把东西北三个厢房前的院子扫干净,准备去扫大殿前的空地时,才发现小霜在大殿已经等了我很久了,除了她以外,还有大元。

  本来看到小霜,我还是挺高兴的,但看到大元我就不开心了。可今天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小子和吃错药似得,忘记了昨天的事情,对我笑眯眯的,还主动过来搂住我,叫到。“十方兄弟,今天咱们去公园玩!”

  我奇怪的看向小霜,小霜开心的点点头,说。“今天正好是星期天嘛,明天就要上课了,所以想叫你出去玩玩,你看,我妈妈给我做好的便当,我还让她专门给你做了素菜便当呢,到时候我们三个一起吃。”

  我这发现,小霜脚边还有一个小篮子,依稀看到里头的那些便当,摸了摸肚子,心想看在小霜的面子上,就去了吧。

  公园离寺庙倒不是很远,从寺庙下来走到县城,我们三个小朋友再走个十几分钟,就到了。师父和大人们也不用担心我们,这山野县本来就没几个人,根本不用担心什么人贩子,只要不遇上脏东西就好。

  但鉴于,这里特殊的环境,我出门前拿走了一串师父长期供奉在佛祖面前的佛珠,这一串佛珠本来就是师父为我以后准备的,所以现在拿走了,也没什么关系,到时候遇到脏东西也就不怕了。

  但脏东西我倒不是特别担心,我就是担心昨天晚上那个人,如果还赖在公园里没走那就麻烦了。二师父也没回来,所以走之前我还特地留了张纸条,叫她回来之后来公园找我们,反正她肯定也很乐意,跟我们一起郊游吃东西,到时候有她来了,也就不用担心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