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这话我也只敢跟佛祖说说而已,要说跟师父说,他非得气死不可!

  师父从小莲的坟头挖了一点土,放进花盆里头,然后再把小莲的莲花种了进去,他说这是我和小莲因果,需要我亲自化解才行,简单的说,以后小莲的莲花需要我亲自照顾和亲自浇水。

  我说现在小莲的魂魄也进到这莲花里头了,那她什么时候才能复活啊?

  师父的回答是。“为师也不知道,但小莲是千年花妖,不可能因为肉身死了,千年修为就毁于一旦,如果为师猜的不错,等这朵莲花完全盛开之际,便是小莲回归之时。”

  师父告诉我的,就只有那么多了,他让我耐心等待,说如果我们真的有缘,那么很可能明天这朵莲花就会盛开,但后来经过我长时间的观察发现,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小莲莲花的花苞,每年才打开那么一点点,估计小莲回来的时候,也是十几年之后的事情了。

  我自己也说不准,小莲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她的莲花虽然总是一副含苞待放但没有开的样子,我却总是能闻到一股香味,我知道那是她的味道。有时候我甚至觉得,她在用这股味道跟我沟通一般,叫我不要担心,她总有一天会再来见我的。

  我就抱着小莲的莲花,继续跟着师父上路,后来听说警察也调查了被狼妖害死的那几个人的事情,他们当然查不出是妖孽所为,只将这个定性为野生动物袭击人类的事件,加强了对这片区域野生动物的防范,如此就不了了之。

  但是那只活着的狼妖,我是绝对不可能放过的!

  也自那之后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我们看不到的角落里面,一直生存着一种东西,那种东西便叫做妖!

  我在心中暗自发誓,自己要好好的跟师父学习法术,将来降妖除魔,不要再让这样的悲剧出现,也不要让妖魔祸害人间。

  我们又走了三天,终于到了这次旅行的目的地,山野县。

  山野县就要比闲鹤镇大的多了,毕竟是县级市,但有一点让我很奇怪,这县城虽然挺大的,也能看到几栋高楼,人烟却十分稀少,我们穿过市中心那条街,十家门面里只有两三家开着门,门口稀稀拉拉站着几个不务正业的年轻人,正盯着我们。

  酷P匠~{网首;发Xx

  我抱着小莲的莲花,探出头问师父,这里怎么那么奇怪啊,感觉好不对劲的样子。

  师父赞同般的点点头。“没错,我也感觉到此地有一股邪气萦绕在上空,就是这股邪气导致了这个县城的衰败,就是不清楚这邪气来自何处。”

  我啧了一声问道。“师父,那我们到底来这里是干嘛的?该不会,又是抓妖吧?”

  师父呵呵笑了,意味深长的说。“是也是,不是也不是。”

  师父就是这个样,说话总是喜欢含含糊糊的,说白了就是喜欢卖关子,也不知道他这脾气是怎么样养成的,要是换了一个急性子给他当徒弟,非得给憋死不可。还好我是他徒弟,善哉善哉。

  我们穿过县城,又走了十几分钟,就看到前面有一处破烂的庙宇,连大门都坏了一半,这破烂庙宇离县城十分近,就好像贴在县城边上似得,来往的交通也很方便。

  我似乎明白了什么,问师父,是不是以后我们就要住这里了?那么这里的主持,会不会像以前万法寺主持那样,那么坏呢?

  师父对我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你还好意思说,如果不是你把这花妖放出来,我们也不必来到此地。出家人不打妄语,十方啊,我跟你说了那么多次,为什么你还要骗我呢?”

  我一听就怂了,早知道不说话,乖乖的跟着师父进去就好了,就在我思索着说辞的时候,从寺庙破烂的大门里,探出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我一看,不由惊喜的喊道。

  “师父你看,是一只小猫!还是白色的!”

  “唉,十方,我还在问你话呢,真是调皮,我怎么就带了你这么个徒弟呢?”

  我侥幸逃过了师父的责问,抱着小莲的花盆跑到小猫这里来,小猫看起来不是很大,几个月的样子,看到我的时候十分亲热,但不知道为什么,它又看到我手中的花盆,一溜烟就跑得无影无踪,怎么也找不到。

  我觉得有些可惜,我连摸都没摸它一下呢,这个时候师父赶上来,叹了口气,正要说我,我就连忙道。“哎师父,我们这次来到底是干什么啊?你还没告诉我呢,该不会真的就是住这个地方吧?”

  师父也是老糊涂了,被我打岔子,一下子就忘记要说我什么,只好回答我们这个问题,道。“是啊,我们以后就在住在这里了,不过这个寺庙是我的一个故人暂时借给我的,你可别捣乱,搞坏了里面的东西啊。”

  “这里看起来那么破旧,我不搞坏也得坏。”我小声的嘀咕了一声,师父大声的问我在说什么,他耳朵有些背,我就大声的告诉他,我没在说什么!

  我和师父讲话的时候,从寺庙的大殿里走出一个中年妇女,看她这装扮,应该是一个居士,走到我们面前,对着我和我师父行了一个佛礼,我们也还了她一个,然后她开口问道。

  “敢问两位可是妙法师傅和十方师傅?”这个居士很是客气。

  “老衲正是,敢问故人他……”

  “正在寺庙的后山闭关,在入关前叮嘱过我,不要让任何人打扰,也请妙法师傅谅解。”

  “我明白了,那如此……”

  “如此这里也归妙法师傅管了,我的任务也就完成了,先走了。”

  这居士说话说得有些急,说完,就带着一小包衣物离开了这个地方,然后,我师父妙法和尚,就正式成为了这座庙的主持,我也就成了主持的头号弟子了,以后这里的繁荣昌盛,都归我们管。

  这座庙就叫做莲宗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