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说吧,你想要什么?”

  小花有些不耐烦的催促道,可是我却还没有缓过来,我结结巴巴说。“那么晚了出去不好,要不等天亮了再说吧?”

  “小弟弟,我是妖,我会害怕晚上出去吗?”小花翻了个白眼。

  “那……以后再说吧。”

  “什么?”

  “我的意思,你既然说要答应我一个条件,那你如果现在做不到的话,不是得以后准备好了才能做到吗?那干脆等以后,你准备好了,我们再见面的时候,再说吧。”

  “……”

  小花没有说话,无比复杂的看着我,月光照在她的身上,那芳香的气味充盈着整个房间,本来平常无奇的宾馆客房,在闭上眼睛之后,仿佛变成了少女的闺房一般,这气味能平复人躁乱的内心,让人沉醉在这温柔乡之中。

  良久,小花才点点头,只说了一句,‘我明白了,以后我会来找你’的话,就走了,轻轻关上门,她就和没有出现过一样。

  我一头倒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小花就这样走了,悄无声息的,我感觉她不应该就这么走,毕竟,我和她的故事好像都还没开始,就这样断片了,我觉得不好,可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她是一只妖,而我只是一个小和尚而已,我又能怎么束缚住她?

  就在我辗转难眠的时候,背包里的铃铛忽然响了起来,叮叮当当的很急促,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但师父说过,这一铃铛一旦响起来了,就是他有难的时候。

  我赶紧打开背包拿出铃铛,然后又发现,怎么师父的葫芦还在里头?他昨天不是拿去了吗?然而小花的衣服却不见了,难道说……

  我连忙拿起师父的葫芦,就冲出了宾馆,前台已经睡觉的老板被我吵醒,大喊着我那么晚了还跑出去做什么,我没有理他,直接往那片坟地跑,如果没有猜错,师父现在应该在坟地。

  闲鹤镇上一到了晚上,就没有任何人出来,这和白天时热闹的景象,形成了一个强烈的对比,我白天的时候问师父,这是为什么,师父说,是因为这里有妖孽横行,才导致的这番景象,如果妖孽长此以往在这里祸害下去,这里的人气很快就会被消耗殆尽,到时候,就是一个鬼镇了!

  所以今天晚上,他是专门去抓妖的,可是他的法宝葫芦,却被留在了这里。

  这个地方我根本不熟悉,我只能按着当时宾馆老板说的位置跑,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我竟然跑到了那个地方,看到了师父。

  师父此时拿着一串佛珠,正站在坟地的中心,喘着粗气警惕的注意着四周,像是已经战斗很久了,然而这里就只有他一个人而已,身边连个鬼都见不到,只有狂风不停呼呼的吹。

  我看到师父还没事,顿时松了口气,大喊了一声师父我来了,就把葫芦朝他丢了过去。

  师父惊讶的回头,话还没有喊出了,只见一道残影飘过,瞬间把我丢过去的葫芦打翻在地上,滚进旁边一个被挖开的墓穴里,紧接着上面的土忽然盖了下来,把葫芦埋了进去。

  “啊?葫芦怎么掉进去了?!”我惊慌失措的大喊道,然而师父似乎预料到一般,连忙给我解释道。“这里有一公一母两只妖孽,十分厉害,现在葫芦没了,恐怕为师要命丧与此。十方你快走,从这里向南行两百里,有一处道观,去请那里的道长来替我报仇!”

  V酷(!匠网l;唯一正9√版,z其=他都ZU是t\盗m,版d

  “不行,师父你死了我也活不下了!”我急的快哭了出来。

  “你快走啊,为师一把老骨头了死了没有关系,你要活下去啊!普渡慈航!”

  师父一旋身将他的袈裟脱了下来,那袈裟顺势朝我飞了过来,犹如一条大舌头似得,把我卷起来,一下子就带离了百来米,脱离了那个坟地,然后没了法力就摔在了地上。

  我狼狈的爬起来,师父的袈裟没了法力,被风吹得到处乱跑,我一边哭一边跑去追那袈裟,可这风吹得比我跑得更快,我没追几步就摔在地上,不管还好我抓住了袈裟,没让它跑得更远,然后抬头一看,我面前还有一个葫芦。

  “奇怪了?师父的葫芦,不是被埋进那墓里头去了吗?”

  “这不是你师父的葫芦,是我的百变莲花。”

  我手中一空,那葫芦竟然从我手中飞了出去,落在前面那个人手里,仔细一看,那个人不正是小花吗?

  她手里拿只那个葫芦,往上面一点,只见葫芦化出了原形,变成了一朵金色的小花,和那天从我身上掉下来的小花极其相似,小花拿着她的百变莲花嘀咕道。“难怪说不在你的背包里头,原来被老和尚拿去了。”

  我似乎明白了什么,连忙跑到小花身边,哭着央求道。“小花小花,你不是妖吗?你快救救我师父,他就要没命了!”

  “哦?那这么说,这就是你要的条件咯?”小花问道。

  我现在已经顾不上什么了,只要师父能活下去,我反过来答应小花一个条件都行,于是我连忙点头,说小花你只要救师父,我们就互不相欠,以后我也不会来麻烦你了。

  小花叹息一声。“小弟弟,我也想救你师父,可是我被关了那么多年,法力早就散尽,要救你师父可是很困难的事情啊。除非……”

  “除非什么?你快说啊,不然师父就要被吃掉了!”

  “哎,也没什么除非的,救人要紧,我先帮你救了你师父,再提要求吧。”说完,小花把手中的百变莲花一抛,变成了那件红色的碎花裙子,裙子落在她身上的一瞬间,她将我的和尚袍褪了下来,完成了换衣服的动作。

  然后,她软软冰冰的手抓住我,带着我往坟地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