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我担心的时候,师父回来了,看了一眼旁边那桌乱七八糟的事情,轻声问我。“十方啊,刚刚怎么了?”

  小花收起了恐怖的眼神,我赶紧笑嘻嘻的解释。“没啥没啥,那群人自己吵架就打了起来,还打到了别人,真是活该!”

  师父无奈的摇摇头。“阿弥陀佛,世人皆为无谓的烦恼而争斗,然而我们却没能说服他们,十方啊,我们的路还很长。”

  “是的师父,我会潜心修行的。”我立马恭敬的说道,师父就是这个样子,一副悲天悯人,想要拯救世界的样子,本来一开始我也和师父一样,但后面接触多了外面的世界,我发现这个世界应该是没救了,也不知道师父那么大的年纪了,为何还如此执迷不悟呢?

  吃过饭之后,我们就早早的上去休息了,因为我们没多少钱的缘故,开了一个双人间,三个人一起住,也就是说今天晚上我得跟小花睡一个床。

  我想我们至少走了有半个月吧?这半个月,几乎就没洗过澡,看到这宾馆里不算干净的浴室,我都快激动的哭了出来,心想还是在大寺庙好啊,至少吃饭睡觉洗澡不用发愁,就是得跟着师父,天天背经书。

  师父先去洗了个澡,然后就轮到了我,再然后就轮到了小花,小花进去之后,我就看到师父正在整理行李,我一想到我那里头还有小花的衣服,连忙一把把我的背包夺了过来。

  师父纳闷,道。“十方,我要收拾东西,你快把你的背包给我,不要胡闹。”

  我急了,心想我把背包给你,小花不是就得露陷了吗?坚决不能给,我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似得,随便找了一个借口。“师父你不是常说,人要独立吗?我的东西我自己来收拾就行了,不用麻烦师父您。”

  师父听到,满意的笑了笑。“看来这一趟没有白走,十方你总算长大了懂事了,不过今天不用你收拾,拿来给我吧。”

  说着,师父就要伸手过来抢,我一看急了,干脆朝房间的窗户扔了出去,师父一看,啊了一句。“哎呀十方,刚刚还说你懂事了,你怎么又给我胡闹呢?我的葫芦还在里面呢!”

  葫芦?师父有一个他巴掌大小的葫芦,据说是一个宝贝,对他来说很重要,这一次离开了大寺庙,他就是把葫芦放进了我的背包里头,哎呀,怎么一时没想起来啊,这下子师父肯定还得去找,到时候一样得露陷!

  于是我赶紧冲在师父前头,希望在他下去之前,我能从背包里头拿出葫芦,这样他就看不到那些东西了,我大声说道。“师父你别骂我,我去帮你找到!”

  “哎!十方你别下去,下面危险!”

  师父的年纪挺大了,差不多有六十岁了,怎么可能跑得过我这个小孩子,我一溜烟就把他给跑没了,然后跑到马路上,看到了刚刚我从楼上丢下来的背包,于是我连忙捡起,从里头找出了那个小葫芦,这样小花就安全了。

  就在我洋洋得意,准备回去的时候,回头看去忽然出现了几个人,我定睛一看,这不是下午吃饭的时候,那几个羞辱师父的人吗?他们似乎也在盯着我看,还挡住了我回宾馆的路,我知道了,我肯定跑不掉了。

  “喂,各位大哥,我不是故意的啊,你们千万别打我……”

  我委屈的抱着头蹲下,跟这群大人较劲,那肯定是我输啊,根本不用想,所以我选择先投降,再怎么说,这群人也不会为难我这个小孩子吧?

  不过,这群人仿佛没有看到我一般,直接绕着我走过去了,我差点吓死,心想难道又是小花搞得鬼?转头看去,可没有小花,她还在洗澡,在更前面的地方,站着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该怎么说,长得很妖艳,也很性感,但最重要的是,她在这条几乎没人的大街上,穿得很清凉!那几个人,此时也不知道怎么地,像是喝醉了一般,歪歪扭扭的朝那个女人走过去,然而那个女人没有在看他们,反而再注视着我。

  我和她对视上了,这一对视就不得了,我就感觉浑身无力,手中的葫芦也掉了出来,歪歪扭扭的朝那女人走了过去,和被小花控制不同,我感觉这个女人的法术似乎不强,所以控制我们这几个人,显然不是那么的完美,特别是加上我之后,那几个人男人走得更东倒西歪了。

  但是我是知道了一点,这个女人不是人,是一只妖!

  师父下午的时候跟他们说,这里有妖怪,这些人还非不信,现在妖怪来到了,根本是跑都跑不了,我不知道这女人用的是什么法术,反正能蛊惑我的思维,仿佛前方有着什么我必须要去得到的东西一样,特别是,我感觉脑袋特别的重,不是那种昏昏欲睡的感觉,而是那种似乎一闭上眼睛,就要昏过去的感觉。

  前面的那几个人还在走,而且,逐渐的走过了女人的身边,继续朝漆黑的夜里走,直到消失在夜幕之中,然而我也快东倒西歪的走到女人那里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只要我走过这女人的身边,恐怕我就会死在这里。

  “妖怪这么快就出来了?!”

  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我艰难的回头看过去,师父终于赶了上来,只见他捡起那个葫芦,把葫芦上的塞子扒开,接着就开始玛尼玛尼的念咒语。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看似平平无奇的一招,对这女人特别有效,师父一张嘴,那女人的身体就开始扭曲起来,痛苦的抱着头在呻吟,下一瞬间,她就化作一缕青烟跑掉。

  而没了她的控制,我顺势倒在了地上,摔了个大跟头。

  这跟头摔得厉害,但也摔醒了我,我立马爬起来就往师父身边跑,要不是师父来得及时,恐怕我早就没命了吧!

  “十方,那几个人呢?”师父抓住我,焦急的问道。

  我显得有些委屈,回答。“不知道,他们走进后面就消失掉了……”

  “啊!?”师父显得很惊讶,也很懊悔,只说。“阿弥陀佛,真是罪过罪过啊,如果老衲能来得更及时一点,也许那几个人还有救,今夜我自罚抄一百遍经文赎罪,只希望佛祖不要怪罪我。”

  T《酷3w匠D网t`唯'一正6;版p},其92他J都是(盗I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