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飞很自信,如果不自信今晚他也不会到这里来,当然来这里除了亲眼看到这一幕之外,叶飞还有很多自己要做的事情,可现在叶飞必须先躲过面前这一关。

  上?

  开玩笑,叶飞才没那么傻呢,十几个壮汉,指不定那个还拿着枪,自己上去找死么?

  沈海走了,那边抓捕的事情必须要他亲自把关,不然这笔货物肯定拿不下来,钟凯虽然能打,但是也不可能真枪实弹的跟这么写个人正面打在一起,不过好在,这个晚会人多,他们不敢随便开枪,这也就是自己唯一的优势。

  王玉龙在笑,他知道自己完蛋了,王家也要完蛋了,但是作为一个男人,作为一个即将一步登上自己事业最巅峰的男人,他无法容忍那个把自己拉下来的家伙就这样起势,更何况这还是一个自己从来没有放上眼的小家伙!

  “都够了!谁想坐牢的话,就在这里动手试试。王家,保不了你们。”一言定音,我呆住了,王玉龙呆住了,因为那十几个保镖,全部都呆住了。

  十万而已,没有人愿意搭上自己的一生,刘光霆是什么人物,能够出现在这个场合的人全都清楚,谁都知道他的后面是天龙会儿明面上,他也有着无比的财务,钱不是万能的,但是在这个地方,没有什么是他们做不到的。

  “哈哈哈哈!”王玉龙突然笑了出来,我慢慢的移动着走到刘光霆身边,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个男人我总是感觉一丝危险感,狗急了还会跳墙呢,这个王玉龙怎么也不会不如一条狗吧?

  王玉龙突然转过身看着流光听说,“你以为你赢了吗?天龙会不会放过你的,这么大一笔生意,你没有做,他们肯定会给你小鞋穿的!你刘家为了拉我们王家下水而陨落?我王云龙值了!”

  “别太给自己脸上贴金。”刘光霆淡淡的说道,“我这辈子什么时候做过亏本的生意?”

  王玉龙冷了下来,看着刘光霆,咬着牙发出咯咯的声音,他不服,但是他不得不服。

  成王败寇,自己输了,输得很彻底。

  楼下警车声响了起来,王玉龙明白自己已经没有了翻身的地步,我冷冷的看着这一代名豪被带走,晚会慢慢的散场。

  大乱之后每一家都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去处理,刘光霆看了我一眼然后说,“过段时间你和沈海一起来找我。”

  我点了点头说,“谢谢刘叔叔。”

  刘光霆笑了笑说,“有什么好谢的,这是生意,这一场赌博,我们输了伤筋动骨,你则是万劫不复,你应该比我更清楚,现在的你身处在什么样的境地里面。”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刘光霆拍了拍我的肩膀不再说话转身离去,我长舒了一口气,靠在了一边的阳台上,许文悠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走了,今晚我算是比较空闲的,而那些豪门对于这才大洗牌才是真正的警惕,而很快自己就要由幕后进入幕前了。

  “凯子,第一步算是成了么?”我喃喃的问道,今晚发生的一切让我还有一些不真实的感觉。

  钟凯点了点头说,“算是吧,虽然有些许的变故,如果怀新国发现的再晚一点就好了,今晚袁平也会遭殃。”

  “算了,哪里有事情能够那么顺利。”我笑着说道。

  “其实我还有一点很不明白,我帮你是因为关系,姐夫帮你我以为只是为了功绩,但是现在看起来我爸爸好像也知道这件事情了啊。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钟凯有些惊奇的说道。

  我笑着说,“当然是你的魅力大啊。”

  “放屁,哪刘家了?刘光霆那个老狐狸对你的态度可不一般啊,难道你还要做他女婿了?不,不对,他从来都是不相信自己女婿的,难道说两个女的你都拿下了?”钟凯有些惊奇的看着我。

  我白了他一眼说,“你才放屁,我是那种靠脸吃饭的男人么?”

  钟凯很认真的看了我一下摇了摇头说,“不是,显然你没这张脸。”

  “去死吧你。”我一脚踹过去,钟凯灵巧的避开笑着。

  我自己给自己点了一个烟说,“刘光霆是商人,你说什么能够让他心动呢?”

  “利益?”钟凯不确定的说道,我给他指引的显然是这个方向,但是钟凯实在不明白我能带什么利益让刘光霆心动的,重点是比王家带来的这一份利益还要大?

  “宾果。”我笑着说道,“我从云滇大山出来的时候,在云滇一个地方混了好一阵,哪里认识了不少朋友。”

  钟凯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他大概的明白了我要说什么,但是接下来的话就不是明面上可以说的东西了。

  良久钟凯才说,“这生意怕是不好做啊。”

  我不可置否的笑了笑,当然,不然刘光霆刚才也不会提醒我那些话了,王家倒了这是注定的,怀新国那边这笔生意没有掺上一脚,就算不在意我也会在意我的,因为有怀新国在,最重要的还是袁平那边,这笔生意的大头无疑还是天龙会拿的,失败了,损失最大的也是天龙会。

  而且王家败露,多少会让天龙会那边多多少少的受到不小的影响,可惜怀新国那边发现的早,不然袁平栽进去了接下来的事情就要好办太多了。

  我眯着眼思考着下一步的事情,而我却不知道,另一边针对我的家伙也在同时的进行着。

  “平哥,这事有一个人你应该注意到了吧?”怀新国和袁平勾搭在一起,这个组合可以说是有些诡异。

  “你说叶飞?”袁平脸上的疲倦是不可言语的,事情转眼已经过去两天了,王家的底子虽然干净,但是这次事情花费了他们太大的精力,本身就不是巨大豪门的他们,已经损失了太多,这一回可以说是彻底的陨落了下去。

  “恩,虽然不明白他在期间到底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但是这个家伙不能留。”怀新国点了点头评价到。

  “和我的看法一致,你准备怎么处理他?”

  酷+匠G(网?唯_L一正◎R版,,$其"他都h是;盗版

  “内杀加外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