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场仪式枯燥而又乏味,王玉龙绝对不是一个合格的演说家,场面话说的漂亮却并不能让人印象深刻,人人都是如此,又怎么能够脱颖而出?

  不能大雅者只能选择大俗。

  如若取其中间,那么也就自然只能做一个中庸者。

  王玉龙就是这么一个人,当然这是我给他的评价,最表面我所看到,所给的评价。

  “叶飞啊,你那边动作还没开始么?我都要的等不及了。”许文悠皱着眉头有些不开心的说道。

  我笑了笑说,“着什么急,狐狸还没露出尾巴来,我们来抓谁。”

  许文悠笑了笑说,“我就喜欢你这个运筹帷幄的样子。”

  我大汗,可别啊,我可经不住你喜欢。

  我在人群中转了一遭,总算找到了我想见的人,钟凯,这个家伙来的比较晚,所以开场前我并没有看到,现在也是堪堪找到而已。

  “出去吹吹风?”钟凯手中拿着一杯香槟,然后又拿起一杯递给我。

  我点了点头朝着小阳台走去,小阳台上的人也不少,我们找了一个算是清静的地方就呆了下来,这里毕竟是王家的地盘,挑,也没啥好挑的。

  钟凯轻抿了一口,然后丢了一个烟给我说,“来一根。”

  我接过烟却是摇头说,“不好吧?这里毕竟还是公共场所。”

  “怕什么?谁敢来哔哔一句,我要他好看!”钟凯还是那个钟凯,他来七中就是为了那种单纯的兄弟仗义,想体验一下学校打架的感觉的,他还没出来,起码他自己还不想要出来。

  我笑了笑点了烟然后问,“如果是王宇泽呢?”

  钟凯愣了一下,然后说,“他不来还好,来了,之后他可有好果子吃的喲,这个家伙做什么不好,偏偏要和你抢女人。”

  “他没抢赢。”我平静的说道。

  的确,曾经唐欣是自己的,谁都不能说一个不字,现在唐欣不是我的,谁都不敢提唐欣那两个字。

  “事情如果成了,你准备把她们怎么办?”钟凯突然问道,没有点明是谁,但是我也明白,杨盼唐欣,甚至还有马小倩,自己终究要去给一个结果的。

  “成了再说吧,如果没成,自己可就真的一败涂地了。”

  “你怕了?”

  “怕!当然怕,我经营了那么久,我怕输,我也不想输,这可能是我人生中最大的一次机会了,但是也不怕,因为,我没什么可以输的了。”我很淡然的说着,的确我没有什么可以输的,除了那些默默支持我的人,我什么都没有可以输的,我可以输掉关系,但是我输不掉感情。

  “哈哈,我就喜欢你这么直白的。”钟凯突然笑着说道。

  我再次汗颜,自己今天是怎么了,走到哪里都有人给我表白。

  我看了看时间,应该差不了多少了,打了一个电话出去,“喂,王兵么?准备开始了。”

  我能做的事情不多,但是就是这不多的一些事情,最能让人不起眼,最为致命。

  我目光淡淡的看着晚会的里面,沈海不多一会也接到了一个电话,然后快步的走了出去,我明白,真的开始了。

  ——————

  “喂?老板,我们的车被堵了,一群学生,好像来敲诈的怎么办?”光头男打着电话脸上很是着急,他明白这一笔货很重要,要是真出了什么问题就是用三辈子他也付不起这个责任。

  “给钱。”王玉龙不耐烦的说道,这点小事他们怎么就办不好呢?

  “不行啊老板,我给了,他们不愿意走,硬说有人说车上有好东西要搜车。”光头男很是无奈的说道。

  “打,三分钟,三分钟后我要在这里看到你的人。”王玉龙冷冷的说道,他心情很不好,这件事情算不上什么大事,但是他总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可是他们人有点多,我们怕应付不过来。”

  “多?哼,这么多年不打架,都忘记了以前你是怎么活过来的么?”王玉龙有些生气,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重新换一个打手了。

  “可是他们看起来还是学生,会不会……”

  “没有会不会。”说完王玉龙挂掉了电话。

  光头男脸上不屑的切了一声,然后从车内拿出了一根铁制的撬棍,嘴里喃喃的说,“老虎不发威,你真当我病猫么?爹爹我当年混的时候,你们还不知道在哪里喝奶呢!”

  车门打开了,光头男拿着撬棍猛然朝着最前面的一个家伙脑袋直接砸了下去!

  鲜血四溅!

  光头男丝毫没有不适的舔了舔嘴唇,然后一脚踹开了一拥而上的其他人,欺负小毛孩他以前一向是不屑于做这种事情的,但是今天,例外!

  紧跟着光头男下车的,还有后座位上的两个男人,带着墨镜,大块头,看起来虽然没有光头男那么凶神恶煞,但是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惹的货色,三个人一个人受伤一根撬棍一棒下去必然有一个人到底不起。

  但是耐不住人多啊!

  “田螺哥,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戴墨镜的一个男人一棒子敲在了一个人的腰上,然后大吼道。

  “劳资知道!”田螺吼了一声,他一起拿也是小混子,跟着王玉龙才发迹起来的群架不是没打过,死里逃生也经历过好几次了,但是什么时候这么被动过,一群学生不要命的堵在这里,难道还真的开车把他们撞飞?

  田螺愣了一下,然后脸上一阵冷笑,手摸到了口袋里。

  嘭!

  #。酷.d匠P网永cO久0免费看小U说

  一声巨大的枪响响起,然后对着其他人说,“全给劳资老实一点!谁再敢靠近一步,劳资一枪毙了他!”

  震住了!

  田螺这一枪虽然是朝天开的,但是那可是枪!没有人不长眼往枪口上撞吧!他们毕竟只是一群学生,打架可以,拼命也可以,但是真的傻傻的朝着枪口冲上去,这种勇气那个人有?!

  田螺冷笑一下说,“你们先开车过去,我不能上车,我上车,这群小兔崽子肯定又不老实了。”

  虽然口中这么说,但是还有一点他没有说,自己上车必然会招惹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私自持枪,光是这一点就足够他进局子一趟了。

  两个墨镜男点了点头刚想要上车,异变突生!

  “我去你姥姥的!”

  嘭!

  一枪飚过去,鲜血四射!

  “兵哥!是兵哥!”

  人群中一片慌乱,有人中枪了!跑?!上!刚刚被震住的场面,一瞬间再次乱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