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候这是一个很有含量的词语,本来是很平常的一个词,但随着中国博大精深的语言精华,问候一次,已经和人类诞生下一代所必须的动作化作了等号。

  气?激怒?摆脱你是三岁小孩吗?这种招数,我们初中都已经玩腻了。我实在不明白她这样恶心我的目的的是什么?真是太傻比了。

  而我这句话刚说完王明明看着我的脸瞬间就变了,又红变黑,再由黑变青看着我恨不得抬手一巴掌就挥过来,但是残存的一丝理智告诉她,她不能这么做,要是他真的这么做了,她身边这位金主肯定再也不会给自己好脸色看的!

  可是看着叶飞这副笑的跟一个无赖一样的脸,她就气不打一处来!这个该死的瘪三!

  “好了,明明,他是客人。”一直沉默的王宇泽说话了。

  “哦。”王明明低着头不说话了。

  王宇泽看向我说,“叶飞,不好意思,下次一定会好好招待你的。”

  我微笑着点头说,“好啊,我很期待。”

  王宇泽从来没有表态,但是这句话就说明了,他至始至终都是明白的,只不过这一次料有些不够猛,下一次他会让我更那堪的,对于这样无所谓的言语威胁,我除了笑着接受还需要干什么呢?

  没本事的人才靠嘴,有本事的人都是靠手,哦不,没本事的女人还能卖B,男人还能卖屁股。

  王宇泽带着自己的“表姐”走了,不过十几米的距离,甚至都还没有走出我的视线范围,只是确定我听不到他们说的后,王宇泽才说,“不用太在意,刚才你做的很好。”

  “啊?”反应迟钝的女人并没有明白过来这是怎么回事,他还以为这一次自己得罪了他的朋友,他起码是要说自己一顿的。

  “呵呵,你担心什么,你既然讨厌他,我还能和他成为朋友么?他在我心里哪能有你重要,我的小宝贝。”王宇泽微笑着说道,这一刻王明明瞬间觉得这个男人不单单是有钱,简直帅弊了!

  “只是。”王宇泽停顿了一下又说道,“恶心人不是这么恶心的,既然你跟他有仇,首先你要去了解这个人,叶飞他是个无赖,你针对他的人生攻击,再多也不会起到一点作用的,这是一个……没有自尊的人,恩,起码对他自己是这样,他从来不把当一个人看。”

  “不把自己当人?”王明明有些傻,他没有明白王宇泽说的是什么意思,不把自己当人是什么意思?这种人还活着的意义是啥。

  “恩,他从来不在意他自己,他在意的只有他身边的那些人,所以哪怕是口头上恶心他,也要不顾及的涉及到其他人。”王宇泽微笑的说着在一个地方找了一个角落做了下去,手顺势放到了王明明的屁股下面。

  这个女人他刚刚交往不到两个礼拜,还没有上过床,不过这也是他的意愿,对他而言他需要那一份新鲜感,如果那一份新鲜感都没有了,这个女人也就没有留在自己身边的意思了,就现在而言他还不想甩掉她。

  王明明的身子颤了一下,虽然她早就想要这个男人要了自己,但是她还是一个处女,所以异常敏感,作为一个合格的婊子她也明白,想要傍上这些有本事的富二代,连个清白的身子都没有,起点上就输了一大截了。

  “可是王少,这样不会不好么?”

  “不好?有什么不好?你想想她对你弟弟做的那些事情,你还觉得有什么不好么?”王宇泽淡淡的说道,很是享受手上温柔的触感,这个女人总是能够给他感觉到不一样的感觉。

  6更(新最/快y上\u酷匠网RT

  王明明的脸上突然闪过一丝阴寒,然后点了点头说,“我明白了,还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泼更多脏水到他身上的。”

  王宇泽笑了笑,对于这个不知道多远方的一个挂名表姐的表现很是满意,他明白自己这辈子或许都做不了怀新国那样的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人,但是要他做一些二世祖们基本应该掌握的技能,他还是很自信的。

  “休息一把,晚会要开始了。”王宇泽淡淡的说完等待着,他知道怀少的计划,所以他明白,今天之后也许自己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就是有,也不需要那么麻烦的泼脏水那么简单了,那一巴掌的仇,他这辈子都记得!

  叶飞不知道自己随意的送走两个人,对自己竟然有着这么深的恨意,如果知道的话,肯定不介意多恶心恶心他们,还是那句话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这又不是自己家的晚会搞砸了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再说了,今晚来本来就是打算彻底的让这晚会砸掉的。

  灯光突然闪烁,天花板上的聚光灯全部投向了最前面的舞台上,一个穿着燕尾服的短发男人标准的笑容走到最前面拿着话筒说,“女生们先生们,很欢迎你们今晚来到王玉龙先生主办的这一场舞会,首先我先替王先生感谢各位的光临。”

  鼓掌声,虽然这个场控并没有多讨喜,但是这样的形式大家该给的还是会给的。

  “我知道你们也不想听我在这里说话,那么我们就让王先生来说上两句吧。”场控说完侧过身子看着后面,王玉龙穿着西装慢慢的走了上来,接过了话筒。

  走到最前面环视了一眼说,“首先,我也是感谢各位的到来,今晚对我们王家来说肯定是一个大日子,所以才会请各位一起来这里见证。”

  谁都知道王玉龙在说什么,但是谁都不会说破,为什么要这么多人过来,大家都看到了,事成事不成水也别想赖账,那么大的生意,那么脏的声音,谁都不想出现什么意外,如果哪一方有了,那么甘肃这一大块商圈,这个人也就彻底的别想混下去了。

  我站的很后,非常后,所谓酒会,我们不过是来看个热闹,做个见证的,生意,到底还是需要到幕后谈的,那个时候才是自己出面的时候。

  只是在开场的这个节骨眼上,王玉龙的手机响了起来,王宇看了一眼,皱了一下眉头,然后很快的挂掉了,准备继续说,我忍不住笑了笑,因为我知道王玉龙事后肯定会很后悔没有第一时间接起这个电话。

  大洗牌,要开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