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光霆老实算来也不算是一个本地人,但是长时间的经商这里已经是他最大的根据地,他或许不是整个甘肃省最有钱的,但是绝对是最黑的一个人,熟话说百年才能早就一个豪门,想要最快的起来靠什么?

  不择手段,见利忘义。

  刘光霆正是这样一个人,虽然刘敏敏和刘芯的年龄都不算大,但是这个男人已经有五十岁左右了,人近中年,甚至可以说是步入老年了,这也是为什么他那么关爱自己两个子女,甚至过早的让他们接触到各种各样的人,各种各方面的事情。

  他需要一个接班人,一个直系的接班人。

  培养?

  这个家伙就算是自己的女婿都不会信任,更别说是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人,他不相信自己的妻子,自己的兄弟,相信的只有自己两个女儿而已。

  所以无论自己两个女儿怎么闹,他都是装作一副自己什么都不清楚的样子。

  他知道,但是他不需要知道,这些东西都是她们的人生,残酷而又现实的人生,他很欣慰自己两个女儿都比别人来的早熟很多,然而她们还是太年轻了。

  “boss,这次这笔生意只怕是不好做。”这一间小房间内,刘光霆身边唯一一个算得上是亲信的人说道。

  “我知道,甘肃以前从来没有那么大的生意,不少人都看上这块肥肉了吧?”刘光霆眼光精明着呢,怀家的小动作,王家的小动作,天龙会,甚至是其中那个最不起眼的许文悠他都看在眼里。

  他是从最底层一步一步爬上来的,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小人物,他明白,小人物往往才能决定大事。

  刘光霆给自己点了跟烟,这么多年了,他能够抽习惯的,还是只有经典双喜这一种烟而已。

  这场就会是不让抽烟的,可是最为这里最大的客人之一,总是有特权的。

  “小令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做?”刘光霆说道。

  “联合天龙会,把王家直接连根拔起,这笔生意不需要第三方来做担保,担保越多,麻烦只会越多。”被称做小令的年轻人,看起来很是实诚,但是说起来一点也不含糊,这一句话就让王家彻底在甘肃没有了立足的地方。

  “可以一试,只是怀市长那边不放心,我们的生意很难展开。”刘光霆皱着眉头,别说是天龙会,就是自己都没有必要给王家让利,王家算什么?一个做药的世家而已,稳定有钱赚,但是能赚多少?问题就在于怀家,这一大块蛋糕,怀家不可能不想掺合进去,刘光霆前些年就和怀家那只老狐狸有不小的矛盾,这个时候谈只有利益没有朋友?刘光霆可不觉得对方会给他面子,而且这样拔出王家伤筋动骨的本都会不过来了。

  “沈海今晚也来了。”小令只是淡淡的说道,却不继续说下去,他明白有些东西他不需要说出来,这位自己跟了好几年的老狐狸就能明白。

  “呵呵,可以啊,这些年你倒是长进了不少,只是……”刘光霆一个转折却是停住了话语,眯着眼睛像是在思考着什么,小令不敢打扰只是在一边默默的站着。

  我找了一个角落做了下去,等待着,今晚的好戏,还有的看呢,自己现在两手白白,啥都不怕,俗话说的哪个好啊,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皇帝还不找自己,自己在这急什么。

  待会自然有人焦急的时候。

  “叶飞。”

  说曹操,曹操自然就到了。

  王宇泽穿着西装看起来倒是真的人模狗样了不少,他身边带着一个舞伴,长的还不错,穿着一身红色的礼服,抹着说不上淡也也不会让人觉得浓的过头的状,二十出头的年龄,看起来却是挺有韵味的。

  只是和王宇泽站在一起,两个人,我怎么看怎么觉得有一种鲜花插在牛粪上的感觉。

  当然现在明面上,自己和王宇泽还是战友呢,我怎么可能说恶心他们的话,端着一杯香槟站起来说,“王宇泽,好啊,穿的挺精神啊。这位是?”

  我这指着他身边的女生问道。

  “王明明,我表姐。”王宇泽微笑着礼貌的介绍着。

  表姐?!我有些发愣,不是我太没见过世面,只是这两个人凑得距离近的有些太过分了吧,王明明手挽着王宇泽这还没什么,礼仪嘛,可是那胸是什么情况?就差不能把王宇泽的两只手给自己夹住了,这表姐,婊的有些过分了吧?

  “这人谁啊?色眯眯的好讨厌哦。”王明明看着我皱着眉头不悦的说道,我刚才的发愣似乎让她感到很不自在。

  “我朋友,今晚过来坐坐的。”王宇泽很礼貌的说道,不得不说这个时候的他真的算是有些修养了,不过也是跟着怀新国那个伪君子混的久了,学不来猪叫,总得学会了猪跑吧?

  “呵呵,这是的,你不是跟我说今晚是大场面吗?怎么这种人物也能进来了?”王明明继续得理不饶人的说道。

  不对,这特么也没得啥道理啊,这女人说话有些过分了吧?

  “这位姐姐,我得罪过你吗?”我保持着微笑说道,这个时候许文悠正好去了厕所,也不再附近,我一个人坐在这里正感到有些无聊呢,这下,倒是不无聊了,只是让人有点恶心。

  “没啊,我们第一次见面,我只是觉得你的那股穷酸气,有些恶心而已。对吧?疯狗叶飞。”王明明面无表情的说道。

  疯狗?

  再一次听到这个词我有些失神,多久了,多久没有人叫我这个外号了,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这还是我当时在一中的时候的名字吧。

  酷匠$$网H永◇久免/{费K$看小说“

  那个时候斌子刚走,小虫和耗子受到魏强欺负,我一个人去反抗魏强的时候得来的为好,自从魏强跟我混了之后,已经多久没有人叫过我这个名字了。

  王宇泽在一边不说话,似乎对于王明明的态度没有什么反对的意见,当然了,这个家伙本来对我就没什么好感,这个时候怎么可能出来替我说话,而且王宇泽肯定我在这个时候不敢乱来,这里是他王家的场子,无论是谁都是要给他们一点面子的。

  “我没招惹过你对吧?”我问道。

  “是啊?怎么了?”王明明冷冷的说道。

  我看着王明明微笑着说道,“那么这位姐姐,难道是我问候过你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