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了好几分钟许文悠总算停下了动作,转过头看着我笑着说,“你对刚才的事情怎么看?”

  我摇了摇头,说真的我不太明白,不明怀新国为什么要做的那么大,更加不明白许文悠为什么不让我答应这件事情。

  “刘家的生意很大,也很脏,当然同样和怀市长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不然他不可能立足到现在。”

  “这些我大概的能够猜到。”我点了点头说道。

  “借刀杀人,这钱不算少,当然绝对也不算多,重点是如果是你接了这笔单子绝对是有命拿钱,没命花。”许文悠肯定的说道。

  我眉头向上一挑,心中隐约感觉到不好,本以为怀新国是想要拉近和我的关系,但是这样来看,绝对不单单是这样。

  “那天的生意,袁平肯定是会到场的,你去了,肯定是要跟他彻底撕破脸皮的,而且风声说不定还会显露出去。”许文悠说道。

  “为什么?谁会把这种事情说出去。”

  “怀新国。”许文悠淡淡的说道,“无论是拉下刘家,还是拉下天龙会,或是卖给袁平一个面子把你弄得万劫不复,对于怀新国来说都是一笔不小的人情,他只要参合一脚他肯定是不会吃亏的,但是你不同。”

  我沉默了,好一个怀新国,一边和自己做着交易,一边卖自己,无论怎么样都不会伤筋动骨到他自己的利益,好阴毒的想法啊。

  说完许文悠又不说话了,只是在一边摇晃着转椅,等待,等待着我的想法。

  许文悠从来都是这样,给我说清楚厉害的关系,然后却不告诉我该怎么去做,把一切都交给我自己去决定。

  “答应吧。”我淡淡的说道。

  从来对我的意见没有任何看法的许文悠皱了皱眉,显然她不理解我为什么要冒着那么大的风险去答应这件事情的理由是什么。

  j酷\匠、a网永C%久H免X费;P看R小说,x

  “理由。”许文悠淡定的说道。

  “我迟早是要和袁平撕破脸皮的,而现在只不过是提前了不是么?”我淡淡的说道,皱着眉头,答应他肯定是答应的,但是怎么样把自己放在不会的输立场才是问题的关键。

  怀新国想要拉下刘家,生意,人脉,人情,他们不会在意整个甘肃地下是谁在掌控,他们只在意那个人可以给他们更大的利益。

  “我可以帮你联系沈海。”许文悠淡淡的提醒道。

  我点了点头然后说,“在过几天,这时候我需要先去和一个人招呼一下。”

  “恩,去做吧,机会在眼前,只不过是自焚,还是火中取栗就看你自己了。”许文悠有些认命的说道。

  我松了一口气知道现在处境的自己不能错,一步错也许就再也没有下一步了。

  ———

  “大少,那个叶飞会答应么?”王宇泽有些担心的说道。

  “会的,只要他是个聪明人。”怀新国靠在车上淡淡的说道。

  王宇泽皱着眉头说,“只是这样真的好么?把刘家拉下来,叔叔肯定会对你刮目相看,但是叶飞这个人可不是什么善茬,你就不担心他反过来咬一口。”

  “哼,你不就是担心他起势之后危急到你的头上么?放心那个叶飞根本就没有把你放在眼里,再说了,谁说我真的要帮他的?”怀新国笑着看着王宇泽。

  王宇泽看着怀新国这个样子更加弄不明白是什么情况了。

  “放心吧,叶飞不过是一个小人物而已,这样的小人物肯定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的,他们想要往上爬,那就必须要冒险,他有这样的胆识,但是他还不知道这个世界更多的是掌握在我们的手里的。”怀新国淡淡的说完不再说话了,很多事情说出来王宇泽也不明白,他只要安心做好他的角色就行了,什么时候怀新国认为王宇泽想要越界的话,这个并不重要的棋子,他也会毫不犹豫的丢掉。

  第三天,也就是我答应怀新国给答复的最后一个晚上,万事俱备,现在我差的只有最后的一个齿轮了。

  “沈大哥,你觉得我说的事情怎么样?”我看着沈海微笑着说道。

  沈海沉默着他来到这里的时候并没有想到我竟然是来说这件事情的,他注意过我,但是从来没有想到过我竟然有那么大的野心,这个和钟凯混在一起的小朋友,沈海发现自己或许不不得尝试着正视一下这个家伙了。

  “很好,但是风险呢?”沈海看着我犀利的说道,眼神中放着光仿佛要看穿我的内心一样。

  我丝毫不惧的说,“最大的风险我来承担了,你们只需要在最后好怀新国那边的人争就行了,难道这点你还做不到么?”

  “但是如果你失败了?”沈海看着我继续说道,显然对于我说的东西,他很担心,成功了收益很大,但是风险了,这可以说是拼上了所有了,他不觉得这是一个合格的商人会做的事情,因为没有给自己留下任何的一条退路。

  “我失败了,你有什么损失么?”我反问道。

  沈海沉默了,的确就算是有损失,这些损失对于他们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他们还没真正的插进去,怎么能够说得上有什么危险呢?

  “放心,我不会因为钟凯的原因都是后让你们多拉我一把,这是交易,单纯的使我们之间的交易,之所以选择你们,是我相信钟凯,有着钟凯的关系我们才能联系到一起,但不代表着因为钟凯,你们要为我做的事情做什么担保,我明白我自己在做什么,无论是收益还是后果我都会承担。”

  “可以,那天我会让人在那边呆着的,没有人敢在哪里乱来什么。”有了沈海的这个担保,我脸上总算浮现了笑意,现在局已经彻底布好了,接下来就看着怀新国要怎么出招了。

  送走了沈海,我回到许文悠的住所,许文悠还没有回来,我打了一个电话给怀新国。

  “怀大少么?”我淡淡的问道。

  “恩?怎么?决定了?”

  “恩,那天我去。”

  “祝你好运。”

  “不,祝我们好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