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闽死了,曾经那个职高不可一世的家伙就这样没了,一场群架,谁都没有想到只是我回来的第一次就是这个家伙最后一次。

  我知道很多人都认为我斗不过袁闽,就算是支持我的那些人,更多的也是希望我能多和袁闽纠缠一阵子罢了,没有人会想到这个有着袁平作为大靠山的男人竟然会倒台倒的那么快,而另一边七中一场雷厉风行的大改革也正在迅速的进行着。

  “凯子,这事你怎么看?”我对着钟凯说道,这件事情一定要钟凯帮忙,不然自己忙活的再多都是空谈。

  “可以,不过有什么意义么?”钟凯皱着眉头看着我说,“飞哥,我对你现在的想法不知道怎么说,怎么说,要我看来还是有些自不量力的,你看我这样的家世,真的能够掌握一些权力怎么也要几年以后,现在最多也就帮你说说话而已,真正那些人帮不帮你,还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

  “我知道,所以我不会要你难堪的,这些事情并不需要你跟别人打什么招呼不是么?”我表示很理解的说道。

  钟凯皱着眉头说,“我知道啊,所以我才不能理解啊,你要面对的是袁平,甚至是天龙会,一个七中的势力对你而已有什么帮助?”

  “当然不大,但是你不能否认没有吧,而且我不希望在那个时候我的后院起火。”我坚决的说道。

  “好吧,我明白了,其实现在七中很乱,我们之能够有那么多的话语权还是因为职高一直在压迫我们,我们牵头将全校各方面的人团结在一起,连地域之分现在在其中也没什么人去闹了,可现袁闽已经没了,职高对我们也有了一定的恐惧,这两年肯定是不敢来跟我们闹事的,那些家里横的家伙肯定自己冒出来了。”钟凯跟我分析着其中的情况。

  “我明白,刘芯和刘敏敏那边我都能搞定,只不过两个人对我的态度不坏,但都是保险派的,他不可能去帮我们弄别人,同样更不会帮着别人来打压我们,所以我想知道出了怀新国之外,七中还有谁是我们最大的威胁?”我严肃的说道。

  j最K新}章!“节Z上酷}t匠网

  “怀新国不用说,一年级的新生没有什么厉害的家伙,我们年级在你走之后张森混的倒是有声有色,这次你回来却是怂的很,自愿做我们的附属来了。谭元和袁乐瑶都不在七中待了,高三那边有一个以前跟着谭元混的家伙在你来之后也是投靠了怀新国,所以……”

  “现在就怀新国七中一家独大?”我问道。

  “差不多吧,不过并没有我们现在人多,只是怀新国那个人,想要他服气,太难了。”钟凯叹了一口气说道。

  的确,怀新国不可能靠着身份来压我们,毕竟钟凯的身份绝对不比他们差,可我们同样也不可能借着钟凯的势力去打压他们,政治势力说起来比起黑道上的还要更加不能惹一些,因为他们的利益纠葛比起商人来说还要更加复杂,更加牵一发而动全身。

  就在我头疼的时候,我的电话响了起来,一个陌生的号码。

  “等会,我接个电话。”我跟钟凯说完接了起来。

  “是叶飞吗?”电话那头一个我有些熟悉的声音说道。

  “我是,你找我?”我努力的回忆着自己到底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声音,虽然很熟悉,但是却没有太多的印象,让人有一种模糊之中又有感觉的熟悉感。

  “不是我,是怀新国找你。”

  “怀新国?”等等,这个声音,听到他说怀新国,我脑袋中这个声音的主人样子逐渐清晰了起来,我猛然说道,“你是王宇泽?!”

  那个曾经喜欢唐欣,然后被我一巴掌打懵了的家伙,我倒是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会打电话给我,难怪刚才说话的时候语气那么的不足,看来那一巴掌让他印象深刻啊。

  “恩,我是。”

  王宇泽和怀新国的关系与王兵和钟凯的关系很想,两个人都是发小,家里都有一点渊源,王宇泽本来脾气就不小,所以喜欢唐欣追不上心里就一肚子火,才会被我挤兑之后变得有些失去理智了。

  “哦。”我轻轻的哦了一声脑袋飞速的转动着,怀新国找我,还特意叫王宇泽来叫我,这是什么意思,有阴谋,还是其他?

  “怀新国他找我干什么?嘴巴子也痒了?”我丝毫不客气的说道,自己进七中后和怀新国虽然没有什么明面上的冲动,但是暗刀子,这个家伙已经不知道捅了我多少次了。

  “你嘴巴放干净点,艹,别以为自己干了袁闽就多牛逼了,我们想弄死你,就跟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王宇泽显然并不能接受我这样说话的方式,听到语气就不干净了起来。

  我冷笑一下说,“既然这样,你还打这个电话来干嘛?如果你家主子是这个意思,我想我就可以挂掉电话了吧?”

  “别,等等,我不是,不是这个意思……”王宇泽有些慌了,他虽然心里很不爽叶飞,但是怀新国交代他的事情,他可不能自己这么搞砸了。

  “那是什么意思?”我继续问道。

  “怀新国他想请你吃顿饭?”王宇泽拉下语气说道,他心里显然是很不愿意的。

  “请吃饭?”我皱了皱眉头,还是没有明白怀新国这个举动是什么意思想了想说,“我们的关系没有好到可以互相请吃饭的地步吧?你该不会想请我出去,然后直接阴了我吧,你们知道,我可没有什么背景势力,烂命一条,怀新国可是太子哥啊,想要我死,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叶飞!你不要太过分!”王宇泽感觉自己要疯了,自己本来就不想打这个电话谁想到这个家伙竟然还这样百般刁难,他没有背景?没有背景,他能弄了袁闽之后不能抓到他头上来?是,的确不是他亲自动手的,但是顶包这种事情不是有背景的人谁能做得来?!

  “过分?我不觉得我这样有多过分的,真要请我吃饭,让你叫主子亲自来,不要自个在这里乱吠,请我你不够格。”说完我挂掉了电话。

  转过头看着钟凯说,“来吧,我们继续。”

  钟凯没有动作,我看着他奇怪的说,“干嘛呢?”

  钟凯抬起头看着我说,“飞哥,没事的,不用顾忌我,去吧,你既然相信我,我肯定也相信。”

  我哑然,这个家伙,这就看出我刚才为什么要拒绝了,这些玩政的脑子也太他妈好用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