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束了。”我脸上带着笑意说道。

  自己本来是看不到这一幕的,魏强和殴广明的到来是肯定的,没有百分之一百,我也有七八成的把握,我相信这种时候他们肯定会选择相信自己。

  至于什么时候叫来的,我被带走的时候不是跟林怡说了通知强子么,说实话那时候我还是很担心的,虽然我已经和魏强他们说好了,但是自己这一进去,他们必然会有所犹豫。

  而知道我做个打算的只有我和许文悠林怡三个人,许文悠我已经没时间去联系了,所以我只能退而求其次,联系还不能算完全站在我这边的林怡,但结果上来看,还是很乐观的。

  唯一让我自己都感到不可以四姨的是,为什么我会站在这个地方,说实话到现在我都还不清楚到底是因为什么,到底是谁在背后做了什么,能让让我出现在这个地方,许文悠已经很明确的告诉我不是她了,那么能够是谁?

  能够在这种时候把我保出来?证据,证据是肯定没有的,但是就算没有,我也绝对不可能在进去的当天就出来,怎么做的?

  我抽着烟脑袋里还在思考着这个问题,却怎么也找不到一个合理的答案,因为这件事情本身实在是有些太过的不合理了。

  “飞哥,谢谢。”殴广明淡淡的语气说道,嘴里还叼着烟,表情看着前方有些淡然。

  “东西都收拾好了么?”我也是很平静的说道,殴广明没有错,我一直都是这样出来的,也许是欺骗,也许是自我安慰,但是我是在没有办法怪到这个用情至深的家伙身上。

  “你早就知道那个女孩不是千千吧?”我问道。

  殴广明点了点头,“她跟我说过他有个妹妹,魏强给我介绍她的时候我就知道了。”

  “那是为什么?”我问道。

  “保护她。”殴广明抽了一口烟说,“飞哥,我没有你那样的能力,所以我只能靠着这种方式保护她,我已经害了千千了,我不能再让她妹妹也收到伤害。”

  “恩,我保证,以后没人会欺负她。”我淡淡的说道。

  “谢谢。”殴广明说话跟我毕竟还是生疏了,没有办法这种事情就算我说已经不介意了,他又怎么可能真的就不放在心上了呢?

  “招呼都打好了吧?你爸妈那边知道么?”我问道。

  “知不知道又怎么样?我没跟你说吧,我爸也是跑路来的这边。”殴广明咧嘴说道。

  我愣了一下,想到那个粗狂喜欢大声说话的男人,想了想笑了下,难怪了。

  “那就行,车子准备好了,你先跑到其他地方去,过段时间风头避开了,在出省,相信我,很快你就能回来的。”我淡淡的说道。

  “回来么……”殴广明自言自语一般说道,抽着烟不说话。

  *看,c正(版f^章G节》上*酷匠k'网yl

  我也没说话,回来,靠着什么样的身份回来,现在的殴广明还能在这个地方混下去么,这个已经名声狼藉的男人。

  “强子呢?”不合时宜的时候,殴广明问了另一个不合时宜的问题。

  “那些锅都会被你带走,没有人知道,强子背叛过我。”我淡淡的说道,这对殴广明有些不公平,但是确实最好的解决方法。

  “挺好的,本来就是我走错路,把他带上了这条路子。”殴广明笑了笑,笑声中我确实没有听到一丝的埋怨。

  我转过身正对着殴广明一拳头突然一拳头打在了殴广明的脸上,殴广明不能反抗,也根本没有反抗的意思给我一拳直接打飞了出去,起身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笑着。

  我看着张脸愤怒的说,“草泥马的,背叛劳资!”

  “嘿嘿,是嘛,你早就应该这样做了,这样才像你,像我认识的叶飞。”殴广明依旧笑着,这一拳让他的内心舒服了很多。

  我又走前一步,突然抱住了殴广明,重重的锤了锤殴广明的后背说,“兄弟,一路顺风。”

  “恩……飞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动情处!

  殴广明走了,许文悠安排的车子连夜离开了这里,袁闽死了,作为动刀子的人,殴广明只能走,动了一个黄龙都得离开的斌子,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捅死了殴广明怎么可能没事?

  殴广明走了,而我也不可能完全的置身事外,那场群架因为来得晚的缘故,我几乎可以说是没有动手,但是还是又去了一趟局子,毕竟有心人多了去了。

  不过这次打架怎么拉也拉不到我头上来,袁闽自作聪明把我弄进了局子里,倒是完美的成为了我的保护伞。

  只是简单的做了一个笔录我就出来了,不过和许文悠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三点了。

  我有些累回去就像歇息,可刚一进门一个倩影就走到了我的跟前微笑着说,“祝贺你首战大捷。”

  “悠姐,别闹了,这才刚刚开始呢。”我慵懒的说道,的确距离我和唐元约定的事情来说,现在不过是刚刚开始而已。

  “有一个好的开始不是挺好的么?”许文悠打开了灯笑着说道,从一边拿来了一瓶看起来价格就不菲的葡萄酒倒了两个杯,然后递给了我一杯。

  我轻轻的抿了一口说,“接下来,袁平应该要来主动找我了吧?”

  “恩,这一次他应该会真正的重视你了,你要注意一点,现在还有不少人并没有把你这个小人物放在眼里,但是袁平绝对不在其列。”许文悠叮嘱着说道。

  我点了点头,袁平是一个很精明的人,只不过之前从来没认为袁闽会玩过我,所以一直没对我出手,这一回袁闽死在我的手里,袁平不可能没有一点动作。

  “我会注意的,我接触到袁平之后,就能够接触到十三堂口的人吧?”袁平是我需要注意的东西,而那个现在十三堂口的主人才是我真正在意的位置。

  “当然,而且袁平可是他直系培养的人,如果你能从他这里找到突破口,想要一鼓作气将那个老狐狸直接给扒下来也不是不可能哦。”许文悠诱惑的笑着说道。

  我心里苦笑一下,老狐狸老狐狸,又怎么是那么好对付的人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