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干嘛?”袁闽低沉着脸说道。

  “我要你死!”殴广明怒吼一声对着袁闽冲了过去,手中猛然出现一把明晃晃的刀子,女为悦己者容,男为恋己者狂!

  后果?殴广明没有想过,之后?殴广明没有想过,他现在想的就是杀了这个家伙,一定要这个家伙彻底的去死!

  X酷匠/R网z唯一2*正S版a0,《;其E他j(都d是盗版(E

  袁闽骂了一句似乎明白了什么,慌忙的想要想闪一闪,他也是人,他不可能靠着拳头靠着手脚去和刀子硬碰硬,稍有不慎就是万劫不复,袁闽没有理由在这里和他这么一个小喽啰斗。

  可是刚刚后退没有两步,钟凯和王兵又逼了上来,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殴广明会出现在这里,但是只是第一个时间他们就选择了相信。

  只是钟凯多少有些担心,真的伤了袁闽,这件事情只怕就没有那么好解决了,而且魏强这个绝对算不上是正当防卫,一般斗殴,从来都是损失大的人更加无辜一点,群众对于弱者总是有着莫名的同情。

  袁闽腹背受敌,正是头疼之际,但是他也没有慌乱,看了周围一眼,自己这边到底还是人多的,对面讨不了好,主要是那个拿着刀子的殴广明,自己绝对不能让他捅了。

  战局瞬息变化,每分钟都有人不断的倒下,又站起来,没有人来得及补刀,混乱,是形容这次打架最好的词语,第三个进入战场的黄威不知道是打了什么鸡血,兴奋的跟一头牛一样,初生牛犊不怕虎,加上他入学之后职高早就没有被神话了,在他眼里这些人不过也是学生而已,跟自己根本没有任何的区别。

  前后夹击之下,职高的人开始萎缩了。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已经没有了最开始那一份气势的职高这场群架打赢的几乎已经不多了。

  袁闽骂了一声他还是不明白为什么魏强和殴广明会出现在这里,他想过很多东西但是从来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跑的跑装死的装死,当袁闽回过神来的时候,身边剩下的人已经不多了,七中那边损失虽然也不小,但是明显还有不少人有着战斗力,袁闽清楚自己完了。

  这一回自己下了那么大的功夫,连最后的杀手锏都用了出去,可是竟然还是完了。

  “叶飞……”袁闽轻轻地叫着那个让人发狠的名字。

  “谁在叫我啊?”淡淡的回答,无所谓的声音,我来了。

  袁闽和意外,魏强很震惊,甚至是我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我来了,在那么麻烦的时候,我竟然局子里出来了。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出来了?!”袁闽看着我喃喃的说道,也不知道是在问我还是自言自语。

  抱着人性道德我很合时宜的说,“我想出来,于是就出来咯。”

  “你放屁!”袁闽怒吼着说道,他问过他哥,就算能出来也绝对不可能那么轻松的,今晚?怎么都不可能除非他拿到什么证据?放屁!这眼睛就是他打的,他还能找出什么证据?

  我不知道此刻袁闽在想什么,但是也没有打算在我怎么出来的问题继续说下去,这是我的问题,与他无关。

  “我放不放屁和你有什么关系?有心情关心我,不如现在多关心关心你自己吧。”我微笑着说道,“这一次输得服不服。”

  袁闽依旧不依不饶的说道,似乎完全没有弄到此刻的情况。

  我耸了耸肩说,“不服?老欧,来,慢慢来。”

  殴广明冷笑一下,走过去一脚踹在袁闽的脸上,袁闽想要闪躲,钟凯冲上补了一脚,袁闽背后中脚没站稳,脸直接撞在了殴广明的脚板上。

  灰头土脸之际,殴广明一巴掌重重的扇过去直接把他扇到了地上。

  “你该死!”殴广明淡淡的说道。

  “哼,那件事情你知道了?”在地上的袁闽冷哼一声说,看到殴广明在这里对着自己有那么浓厚的恨意,他就明白殴广明已经知道了,他不理解的只是叶飞为什么要帮他一把。

  “没错,千千是我弄死的,先弄过之后,在干掉了。”

  殴广明怒骂一声提着刀子就要捅过去。

  小虫感觉不妙赶忙拉住他说,“别冲动!不值得啊。”

  “你放开!还特么当我是兄弟就给我让开!”殴广明一边挣扎着一边吼道。

  小虫倔强的拉着他却是怎么也不愿意放开,上一次斌子当着自己的面捅了一刀在黄龙的身上,自己绝对不能再让自己的兄弟继续在这里犯傻了。

  “不!我不要!”小虫坚持的说道。

  “等等,先给我处理,之后你想要怎么办,都由你来决定。”我插嘴了,没有站在任何一边,殴广明听着我的话总算也是冷静了下来。

  而小虫则是一脸疑惑的看着我,他不希望我说的是真的,但是我能说什么么?如果换成我的话……

  “袁闽,你输,就输在你自大,你从来不觉得我能跟你玩,因为你有你哥,你有一帮根本不用招呼,就屁颠屁颠要跟着你混的小弟。”我淡淡的说着走过去到袁闽的面前说,“你虽然输给我,但是我却一点也没有感觉很高兴的感觉,你知道为什么吗?”

  袁闽抬起头看着我不说话,我笑了一下说,“因为我从来就没有把你当个人物看,最起码也得要有你哥的那种程度才行,天龙会一堂的执事。”

  “你想干嘛?”袁闽看着我发问了。

  我笑着看着他说,“我想干嘛你不用知道,因为很快你就是我的一枚棋子了,而且还是一枚弃子。”

  “叶飞,你不能动我,你要是动我,我哥肯定会不放过你的!”袁闽怕了,他也是人,他不能接受那种生命被别人掌握在手里的感觉,这是在太难过了。

  “怕?我要是怕你哥,我还会站在这里跟你斗?放心吧,很快你哥也会说同样的话,不过再搬出来的是谁,我就不知道了。”我微笑着说道,像一个恶魔一样,“殴广明,他就交给你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