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错了吗?

  是的,我错了,跑,跑代表什么,我已经认罪了,如果我是无辜的,我为什么要跑,我跑出这里的理由是什么?

  人的确是我杀的,但是证据呢?

  那个房间是他用来藏匿马小倩的,根本就鲜有人知,更别说什么有监控这样的事情,如果他想的死,他才会做那么白痴的事情。

  证据,一切都是讲究证据的,既然那件事情不可能怀疑到我的头上来,那么这些JC是来干什么的?

  一,是怀疑,紧紧是用这样的理由,他们连带走我的资格都没有,但是如果是那样就不应该来那么多人才是。

  在云滇和黄智博一起的时候,我对JC的了解不想以前那么浅显了,这些人做事很流氓,起码在我们这些流氓的人眼里,就是流氓中的流氓,不讲本事,不将道理,因为他们有枪,他们有合理的理由开枪。

  但是一切都是那个前提,合理,所以既然他们能够出动那么大的阵仗,那么绝对不可能是因为那件事情。那么第一个种可能性就可以排除掉了。

  二,袁闽。

  袁闽被我恶意伤害了眼睛,是铁上定钉的事情,那件事情自己不是隐秘做的,很多人看到,更有很多人知道自己,了解自己,但是同样这件事情的恶劣程度是轻微的。

  这些人就算抓了自己又能怎么样呢?

  如果自己是没有道理的动手,或许惩罚还会有些难以让我接受,但是道理这种东西,不都是人靠着嘴巴说出来的吗?

  “抱歉,我着急了。”我停住了脚步看着林怡,的确在这个时候我有些过分的冲动,意外的展开,让我有些冲动,从回来到现在,一切的事情都太过顺着我的意思发展,这让我有些接受不能那些突然的事情,但是这些事情不就是人生中必须的吗?那=

  “明白就好,回去上课吧。”林怡的表现比我想象中要淡定太多,这不禁让我惊奇这个女人到底是经历了多少事情才能发展到这个地步。

  我没有多问,这个时候不是问这种问题的事情,而且我也明白,就算我问了出来林怡也不可能回答我。

  这是一个很谨慎的女人,谨慎到自己都几乎找不到她任何可以去挑剔的地方。

  回到教室里,不到几分钟的时间,一区穿着制服的家伙出现在了我们的眼前。

  “那个是叶飞,麻烦出来一趟。”那些人中唯一一个穿着朱色西装的男人脸色平静的说道。

  我认识他,副校长,曾经在许文悠面前很是卑微的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没有什么背景,但是能够走到这一步,正是因为他的脑子,他的眼光,见人说人话,见鬼说话,到了他这个位置上,这个已经是必备的技能了。

  我站了起来一脸迷茫的看着门口,然后走了出去,门口的JC看着我问,“请问袁闽的眼睛是你弄伤的吗?”

  他问的话很简单明了单刀直入,甚至连时间都没有说,一年前的案子时间说起来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我不知道。”我一副傻傻的样子说道。

  “你别在这里装傻!”JC的声音有些大,让安静的校园显得有些吵闹。

  “JC同志,别的班还在上课,如果方便的话可以不可以不要那么大声说话。”副校长小声的说道,担心的样子没有任何问题。

  “跟我们走一趟。”小JC淡淡的说道,我没有反抗,这个时候反抗指挥让自己更加难看。

  他们没有证据的,既然是这个陈年旧账,自己不可能被怎么样,事情毕竟已经过去了,能够下手脚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许文悠他们不可能解决不掉这件事情。

  而袁闽也比谁都清楚这一点,所以他一直没有让人用这个理由来弄我,但是这一次不一样,现在袁闽那边正在特殊的时候,如果自己不在了,对于现在的其中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对于他来说无疑是最有利的。

  “可以,不过,我能去给我妈打个电话吗?”我小心的问道。

  JC板着脸说,“不行,有什么事情等到了局子里再说。”

  我点了点头然后转过头看着林怡说,“老师,麻烦告诉强子,他们约好的事情我去不了了。”

  “谁让你说话的!”JC回过头有些气愤的看着我,我低着头一副害怕的样子,之后再也没有其他出格的动作。

  上了J车很快到了局子里,这里可没有想象中的坏境那么好,孤单的坐在只有一张椅子的房间里,面前一张小小的桌子,放下两个手就有些难看了。

  我没有被铐起来,毕竟没有证据,这种事情做起来还是有些过分的。

  他们本来就不是正常出J,自然明白多做事情只会让自己难看,只是看着年少的我,他们似乎还是有些松懈了。

  咯~

  门被打开,进来的是一个留着些许胡须的年轻JC,看起来似乎为了让自己成熟一点特意留的,有些不伦不类。

  “名字。”

  “叶飞。”

  “年龄。”

  “十七。”

  “性别。”

  “你瞎啊?”

  正在做着笔录的家伙愣了一下,然后一掌拍在了自己面前的桌子上愤怒的说,“谁让你说这个的,我问什么你就给我答什么!”

  “你真瞎?”我看着JC淡淡的问道。

  “你有种再说一遍。”JC眯着眼睛看着我显然有些真的生气了。

  我笑了笑却是不说话了。

  “性别。”

  酷匠Cq网正+j版首发

  “男。”

  “那天在久岛奶茶店,你对袁闽可有做出伤害的事情。”

  诱导,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的我第一感觉就发现了这个JC正在诱导我,他没有问自己是否伤害了袁闽的眼睛,而是问我是否对袁闽做过伤害的事情。

  伤害?什么伤害,心里伤害也是伤害!口头攻击也是攻击。

  “没有。”

  “恩?”JC的笔突然又停了下来,皱着眉头看着我警告说,“叶飞,我告诉你,你在这里说的每一句话将来都机会成为呈堂证供,你是要对他负责任的,你知道如果被发现作假的话你会死的有多难看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