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准备怎么办?两个人都冷处理,还是继续观察下去?”许文悠询问道。

  我想了想说,“等不下去了,之前我一直在奇怪林怡为什么在我回来的时候那么急不可耐的找我坦白那些事情,现在想来有些头绪了,等会我打个电话给她去。”

  掏出手机打给林怡,久久那边终于传来了林怡的声音,“终于打过来了,我还以为你会要更早一点呢。”

  “我需要一个理由。”林怡为什么那么多,我需要一个理由。

  “因为杨盼,这个理由合适吗?”

  “够了。”

  ——————————

  “飞哥,你没事吧,我听说你被龙田阴了!”魏强一来到学校就慌忙的跑到我身边一脸紧张的说道,他吞了一口口水说,“我,我真的不知道龙田是职高那边的人!我草了!”

  越说越激动,魏强整个人都不好了,我叹了一口气说,“别这样,我知道不是你。”

  p酷5:匠:L网唯8T一)K正Ug版a,'其M(他y都是hL盗版DH

  魏强脸上闪过一丝欣喜,感激的看着我说,“但是,不行,这样不行,你被袭击的事情肯定会被传出去的,你要是不处理我兄弟们也会对我起疑心,这是攻心计!他们就是要我们内部乱起来!”

  我点了点头,如果真的不是魏强的话,这个才是他们真正的目的,但是有些话我不能说。

  “飞哥,我明白,明天我带人去职高哪里找场子。”

  “你傻逼啊!你一个人过去找死吗?”殴广明在一边骂道。

  魏强摇了摇头说吗,“我不想死,但是如果真的被袁闽阴了一手的话,不只是我,所有人都会生不如死,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我住院去,这样兄弟们会再次信任我,对面也没有任何的办法了。”

  “不行,我不同意。”殴广明执拗的说道,“别人随便来这么一手,我们就要去送人头?这叫什么事!?信不信是他们的事,我就不信了,真的打起来,他们还能反水!”

  我笑了笑说,“其实你们不用那么激动,我又没打算真的和职高的闹起来。”

  “什么意思?”魏强有些震惊的看着我说,“难道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

  “要不然还能怎么办?”我反问道二人。

  两个人都不说话,我叹了一口气说,“我去外面一年知道了生命的可贵,我不想死,袁闽不可怕,上一次招惹他们,我们也没有输给他,输给的是他身后的天龙会。”

  这样一下魏强和殴广明更加没话可说了,他们都明白天龙会的意义,殴广明也不是那个以前第一中学的愣头青了,在甘肃招惹天龙会和自杀的区别,只在于快慢的问题。

  “飞哥,你变了,以前你不会这样的。”魏强冷冷的说道,言语中似乎有些气氛。

  我耸了耸肩看向殴广明说,“你怎么看?”

  “我和强子一个想法。”殴广明撇过脸似乎不想看着我回答这个问题。

  我松了一口气,手指敲在桌子上说,“不是我变了,是你们变了。”

  魏强微微张口有些惊讶,殴广明也是猛然回过头不敢相信的看着我。

  我从位子上站了起来,冷漠的看着两人说,“原本,我以为只有一个人,没想到,你们两个竟然都跟着袁闽走了。自己交代吧,等我逼问出来,我们的那些情分就彻底的没有了。”

  魏强看着我神情闪烁,殴广明则急不可耐的说,“飞哥,你什么意思,你该不会怀疑我跟着袁闽一伙吧?我可是一直跟着你的啊!”

  “我知道,所以我更寒心!”我一脚踢在殴广明的肚子上直接将殴广明踢飞了出去,殴广明根本没有办法防备叶飞这来势汹汹的一脚直接给踢飞了出去!

  “为什么?我他妈一直当你是大哥!”到了这个时候殴广明还是一脸不明白的样子,如果不是昨天的那个电话,叶飞肯定是要信了。

  “三个月前你发现了魏强和袁闽有来往。”我一步一步的朝着殴广明靠近,“那一次魏强住院了一次,如果我猜的没错的是苦肉计吧?两个月后你交了一个女朋友,职高的一个女人,很漂亮,我看过照片了。”

  殴广明呆住了,彻底的呆住了,他不明白叶飞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千千的事情明明只有自己和袁闽才知道,就连魏强都不知道的啊!叶飞,叶飞他怎么可能知道这件事情的!

  一瞬间殴广明的心彻底的跌倒了谷底,他知道了自己完了,彻底的完了。

  心如死灰的他突然笑了一下,他抬头看着我说,“飞哥,我能抽根烟吗?”

  我没有说话,殴广明也没有理我,自顾自的拿出烟给自己点上,然后深吸了一口气说,“飞哥,你说的基本都没有错,的确,我跟了袁闽,强子也是,不过你有一个地方错了。”

  “哪里?”我问道。

  “不是强子先和闽哥接触的,是我,那一次强子进医院也不是苦肉计,而是真的被打了,他们知道你快要回来了,他们觉得我一个人不足够,所以找了强子,但是强子拒绝了,所以他进了医院,后来是我劝下他才答应的。”

  我有些意外,没想到这里面竟然还有这么一回事,看了魏强一眼,魏强始终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

  殴广明又吸了一口,然后继续说道,“你回来了,我们一直都在等,等你动手,等着阴你一手的机会,可是你太谨慎了,谨慎的和以前的你完全不一样,所以昨晚才会有那么一出,说实话,闽哥说出这件事情的我很担心。”

  “但你还是做了。”我冷冷的说道。

  “是啊,我还是做了,因为无论怎么看你也只能抓到强子的把柄,就算会怀疑还有其他人也没有办法证明就是我,和刚才说的一样,怀疑没有用,你说出来指挥让兄弟人心惶惶罢了。”殴广明说的很明白,同样也很坦白,他知道自己完蛋了,自己得罪不起天龙会,也得罪不起现在的叶飞,叶飞不可能自己动手弄死自己,但是想要让我彻底的毁掉,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

  自己完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