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湖山庄,附近最有名的酒店之一,许文悠不可谓不是大手笔啊,在这一晚上随便来一次上万块那都是基本消费的,以前我可是想都不敢想这种地方,也就钟凯那样实打实的二世祖才会奢侈到这种地步。

  好在我现在心里承受能力已经强了太多,听到这事的时候也没表示多大的惊讶。

  跟着许文悠到包厢里,我坐了下来休息了一会,看了看时间,钟凯他们都不是准时的人,不过怎么看也差不多了。

  “叶飞,你玩吧,我先去忙了,别喝太多,晚上我让人来接你。”许文悠一直都是一个很有分寸的人,她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不该在这里呆太久,一年时间,他是应该多和自己的兄弟呆一呆。

  许文悠开门出去的时候,正好撞见一个要进来的家伙。

  “悠姐好。”平头男人有礼貌的对着许文悠说道。

  许文悠笑着说,“进去吧,他在里面呢。”

  而我看着这一幕却是有些咋舌,震惊的说,“你特么是谁?!”

  “艹!我强子啊!”魏强一脸不悦对着我说道,显然他已经认出了变化并不是很大的我。

  而我则还是一脸震惊的说,“不,不是,我知道你是强子,我,我是说你特么怎么长成这样了?!”

  “你才长成这样了,我就换了个发型要那么惊讶么!”魏强白了我一眼很不爽的说道。

  我指着魏强猛然笑了起来,不是他毒蛇,只是原本魏强的刘海绝对是他们几个人之中最长的,可现在你麻痹,哪里还有毛?全剃光了,头圆看起来就跟那个少林是的和尚一样。

  “我跟你说,强子,你这造型去少林寺肯定能换到不少香火钱。”我对着魏强打趣道。

  “去你妹的。”魏强关上门摸了摸自己的头说,“我这叫个性你懂吗?你看上面,边上是有刻字的,现在NBA好多球星都是这么弄的。”

  我笑了笑他当然知道这么回事,只不过看着魏强这变化却是想笑而已,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就我一个吗?其他人呢?”魏强看了看四周奇怪的问道。

  我耸了耸肩说,“我怎么知道,我也刚到没几分钟。”

  “好吧。”魏强无奈的说,开了一瓶酒然后放在我面前说,“废话不多说,这一瓶我先敬你的!”

  魏强还是一如既往的急性子,来到就豪气的一瓶酒下肚。

  我也不多说,张口一瓶下去了,拼酒?我现在自信是个魏强也不是自己的对手。

  b*酷匠《‘网“Y首v发P7

  这一年我学的东西可不仅仅是打架那么简单。

  “老四!你总算是回来了!”门口小虫冒出来,微笑的看着我上来就是一个大大的拥抱。

  两人都没有说话,一切话语却都已经尽在不言之中。

  “老四,你妹的,你当时还说,你进来我们几个兄弟一个个都走了,结果你们三个一个个都走了,就剩我一个人,我特么也是醉了。”小虫笑着抱怨到,虽然嘴上说着不开心,但是我回来他还是很高兴的,毕竟这一走一年的时间,这些兄弟里小虫的心里肯定是最难受的。

  “这不是回来了么?我又不是出去干啥,他们呢?斌子和耗子有消息么?”我问道。

  “过年的时候都回来了,我们聚了一次,可惜你不在。”小虫可惜的说道。

  我神色有些尴尬,回来了啊,可自己竟然不在,真是……

  “没事,以后还有机会呢,怕什么,斌子和耗子现在都能打的一比,动起手来他娘的都是要命的啊。”小虫感叹的说道,那时候的事情确实给他很大的震惊。

  我笑了笑没有说什么,想想以前打架虽然凶,但是确实是没有什么章法,就是一个劲的冲,遇到没练过的倒是能占不小的便宜,可真的遇到行家,我向着自己在云滇给黑瘦教官教训的那个样子还是一阵后怕。

  人比人,得丢。

  “不说这些,这次我们兄弟几个好好聚一次,不谈过去不谈以后,就说今天!”我举起酒杯对着两个人说道,这时包厢的门再一次给打开,殴广明,王兵,钟凯全都到了!

  “飞哥!”

  “飞哥。”

  “哈哈,飞哥!”

  三个人第一目光全都注视在了我的身上,今天他才是这场聚会的主角。

  六个人齐聚,我叫的人不多,六个人足够了,其他人多叫来人多嘴杂不是什么好事,而且这一年那时间过去,我自己的名声肯定也没有以前那么大了,虽然七中的人是我聚起来的,但是毕竟自己离开了一年,很多人已经不买自己的账了,毕竟这是一个校园组织而已。

  六个人在以前我们聊天喝酒,不谈过去,不谈以后要怎么做,嘴里说的大多是自己在云滇发生的一些苦事,以及这这几个人互相爆料其他人的丑事,说的也是不易热乎。

  我感到自己有些微醺的时候,酒量不好的几个已经脸红的不行了,小虫这个家伙更是已经吐了起来,我笑了笑还是和这帮家伙混在一起的时候自在啊。

  “回去吧,今晚的事都不要说出去,我还不想让太多人注意到我。”我说着起身把一边都要睡着的小虫扒了起来,小虫迷糊的要倒下去,我也不客气轻轻的两巴掌扇在了他的脸上,让他清醒一点。

  “凯子,你等等,小虫搬家了吧,你待会给我指个路。”

  “哦,成。”钟凯转过头没多想一口答应了下来。

  刚要出门的殴广明转身说,“飞哥,我来指路,我也知,知道在哪……”

  “去你吧,自己醉成什么样了都,路上看着点,记着今晚就你们五个人没我啥事知道么。”

  “YES!”殴广明突然站直了身子对着我敬个礼,然后晃悠悠的走了出去。

  把小虫放到沙发上,我在怀里掏着什么一边对着钟凯说,“给我倒杯水。”

  我将一枚药丸塞进小虫的嘴里,然后用水给灌进去后,坐在了一边。

  拿出烟递了一根给钟凯说“休息一吧,等会悠姐来接我们。”

  “飞哥,你叫我们留下来,还有事的吧?”钟凯笑着看着我,眼中目光闪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