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你想要什么?”黄骨冷冷的看着这个不知道从来那冒出来的家伙,怀疑?不,应该说是比怀疑还要更深的一种情绪。

  两个月从默默无闻到声名鹊起,几乎没有人不知道一个叫叶飞的这么一号人物,如果发生在别人身上,他或许还不用那么在意,可这个家伙偏偏就是自己亲弟弟带出来的,“哥,你想太多了,刀子他不是你想的那种人!”黄智博没想到自己带着我来见自己哥哥竟然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没事,如果你哥不多问什么才奇怪了,就是你一开始也没对我完全放心吧?”我笑着拍了拍黄智博的肩膀,黄智博听着一阵脸红,的确,一开始就是自己也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我有着很大的怀疑,可是现在他是彻底的相信这个家伙了,如果不是他自己现在绝对不可能站在这里,更不可能将自己生意的范畴扩大一倍以上!

  “说的不错,但是我还是没有相信你的理由,我调查过你的底子很干净,干净的简直让人咋舌。”黄骨眼神毒辣的盯着我没有继续说下去,事出反常必有妖,一个人的弟子不可能那么干净,就算是干净的,也绝对不可能是一片空白的,他身后的势力在这云滇也是说的上话的,云滇这边论打架或许没有办法和其他的地方比,但是情报和黑商的头脑,他们绝对可以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毕竟毒这种东西可不是每个地方都能有那么大的产量的。

  “仅仅是因为我的出生你就判断我有问题?”我没有急着回答黄骨的问题,越是着急澄清只会显得自己更加异常。

  “不,仅仅是出生当然不算什么,这块地方虽然算不上三不管,但是乱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别的地方来这里躲的人一抓可以出来一大片,只是,你的出生既然有问题,我就不能当做没看到吧?是敌是友,都不清,我怎么甘心把你放在我弟弟身边不管?”黄骨解释的话比我更加详细,不像是一个询问者,硬要说的那也是个逼问者。

  “我从甘肃过来,在这里呆不了半年,隐藏身份只是想行动起来更方便一点,之前没有跟智博说,是不信任他,当然如果现在他想知道的,全告诉他又何妨?”我从容的神情看着黄骨,丝毫不想一个被十几个人彪形大汉包围的家伙,轻松自如,仿佛这里是自己的家一样。

  “既然如此,那你说啊。”黄骨看着我眯着眼说道。

  我耸了耸肩说,“凭什么呢?我刚才说的是智博,我有说到你吗?就像你说的,我凭什么相信你?!”

  唰唰唰…

  四面八方齐刷刷的掏枪声,从掏枪上膛速度速度几块,这几个拿枪的家伙没有一个是弱手,流畅的动作,死寂般的冷静,专业。

  “凭我有枪。”黄骨看着我趾高气昂的说道。

  我看着黄骨慢慢的举起双手,说,“OK,我认输,你赢了。”

  “抱歉兄弟,我哥那个家伙什么都好,就是太过谨慎了,不过你放心,有我一天在这里,就没有人能够让你不安全。”黄智博郁闷的说道,虽然从自己哥哥手中保下了自己的兄弟,但是以后自己的事情是不能让我去插手了,让我插手只是害了他。

  “没关系,他不信任我也没办法,换成我也不信任。”我笑着宽慰着黄智博。

  “你这话说的,到底是你不被信任还是我啊。”黄智博苦笑着说道,我这一场的阔达确实让他有些无奈了。

  “有什么办法呢?他有枪。”我无奈的说道。

  “唉,还是那句话,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是我兄弟!”黄智博一拳打在我的肩头,我还了一拳过去微笑着一口酒下肚。

  还有一个月?难道自己就要在这云滇沉寂下去休养生息吗?我会是这样甘愿受苦的人?

  我喝着酒,没有告诉黄智博,这件事情还没完呢。

  “骨哥,怎么样,没想到吧,曾经被你用枪指着的我也有今天。”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同样的两个人同样的拿着手枪指着,只不顾两个人的境地已经互换了过来。

  “哼,我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货色,当时我就该让人毙了你。”黄骨冷冷的说道。

  酷j:匠0网.*正)9版3+首√发

  “不不不,让人毙了我?你觉得你能活到现在?”我微笑着看着黄骨,“如果真的要杀掉你,我至于支开那些人,把你叫到这个地方来?”

  “你什么意思?”黄骨微微抬起头看着黑色的枪口眼光闪烁不明白这个家伙到底在想着什么。

  我冰冷的手枪丢给了黄骨,然后笑着说,“我早就知道他们想这样弄你了,如果上次你选择相信我,我会说出来,甚至帮你反手获取最大的利益,而你没有选择相信,但我还是不想就这么让你死了,你死对我来说倒是没什么感觉,但是你是智博的哥哥,如果你死了,他也不会好过,所以我不会杀你。”

  黄骨微微发怔,完全没想到我竟然会这么做。

  “是我输了才对。”黄骨低下头不甘愿的承认到这件事。

  我微笑着说,“那又怎么样,我也没有赢啊,所以我和你谁也不欠谁的了。”

  说完我转身就要走走了两步突然停下来了脚步,“对了,有机会记得帮我告诉智博,我叫我,有机会来甘肃找我,那里是我的地盘。”

  “等等!你要回去了吗?你不是逃出来的吗?”黄骨赶忙追问道。

  “是逃出来的,不过我这个人有些自负,那些自己被拿着的东西,总是要去拿回来的!”说完我再不回头孤独的离开,就像当初自己一个人来到这个地方一样。

  看着那个渐行渐远的背影,黄骨心里莫名的内疚,低叹一声说,“不还?叶飞吗?我们兄弟两都是欠下了你一大笔债啊,你要我怎么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