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是渺小的,为了防止伤口感染,我不得已用了金蛹,虽然数量稀少,但是这数月自己还是有一些存活的,医学上金蛹是一种极为有效的外伤药材,我没有这样的条件,只能将金蛹磨成粉简单的撒在了伤口上。

  将留存的最后一点绷带用掉后,我总算是有休息的时间,这头白虎身上还是有不少的干货的,起码自己修养的这段时间是不需要担心食物的问题,现在当务之急,是寻找一个藏身的地方。

  恩?什么声音?

  虽然很细微,但是我还是捕捉到了哪细微的声音,我训着声音找了过去,在一片杂草丛生的地方发现了一个小小的洞口。

  洞口很小,按道理说不可能是那头白虎居住的地方,但是我有一种直觉告诉自己,这里就是。

  将门口的杂草清理的差不多,小心的将脑袋拷过去。

  一张锋利的爪子对着自己袭来,我迅速闪身避开了这一下,如果不是曾经给一个蛇洞坑过一把,自己的眼睛只怕这回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避开了危险,我在朝着洞口移开,惊讶的说,“小白虎?”

  难道是那个家伙的子嗣?我诧异的看着这个像是小猫一样的小家伙,敌视的目光注视着自己虽然年幼却已经有了森林之王的气势。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理对这个小家伙竟然产生了同情的心里,翻了翻自己制作的简陋背包,将刚刚才从它母亲身上的生肉丢了过去。

  小白虎警惕的看着我,靠近生肉闻了闻,然后生气的对着我扑了过来一口要在了我的手指头上。

  我没有避开,这样的小家伙的牙齿还是太稚嫩了,并不能对自己产生什么微笑,我冷笑一下用力一甩,直接将小白虎甩到了一边,然后冷冷的说,“你妈都对付不了我,你还能怎么样?真的想报仇,就快点长大,长大后也许你会有机会。”

  我自己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也许是因为看到这个小家伙,就想到了自己吧。

  小白虎身子落在一边的石头上,站起来看着我依旧抱有浓浓的敌意,但是它似乎也明白自己根本不是眼前这个人类的对手,不在轻举妄动转而到了那块生肉的面前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一口咬了下去!

  在这云滇里,活下去就是最大的事情,活下去才能变强,活下去才能站在最巅峰的地方,哪怕是百兽之王的白虎也不例外。

  其实,外面那个社会又何尝不是一样呢?

  三天后,云滇深处多了一人一兽两个影子,他们向往着更深处的地方,追求更好的活下去。

  ——————

  “童光,你真的要带这只老虎出去?你应该知道,他属于云滇大山,既然生在哪里,就该死在哪里!”提前两个月的时间可以离开大山,但是对于我来说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因为小白虎受伤受伤了,如果自己就贸然离开的话他要面对的肯定是死亡。

  “但它是因为我伤的,他可以因为大山而死,不能因为我死在大山里。”第一次,半年的时间,这是第一次对着这个黑瘦男人顶嘴,但是我毫不畏惧。

  “很好,我一直在等着这一天,一个只会顺从的人,是成不了事情的,不过我的态度还是不变,它应该留在这里。”

  “如果我不呢?”我坚持的说道。

  “除非你能打赢我……”

  黑瘦男人的话音还没有落下,我已经对着他扑了过去,右手攻势左手守势,完美的突进!

  ——————

  因为我打中了黑瘦男人七下,所以小白虎破例的在小屋子里带了七天,七天的时间不长,但是已经足够小白虎完全恢复了,白虎毕竟是野兽,他的身体素质可比我好好上不上,被黑瘦男人直接给打昏过去的我,现在还绑着绷带。

  “该送他进山了。”黑瘦男人丝毫不留情面的说道,我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这个黑瘦男人虽然不讲情面,但是说的话大多还是很有道理的,小白虎生在大山里,就算死也应该死在哪里,自己本不该带它出来。

  小白虎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一整天都呆在我的身边寸步不离,没有了妈妈的小白虎,已经将我看成了自己的亲人。

  “该回去了,我也该离开这里了。”我摸了摸小白虎的脑袋,这句话并不是作假,自己该离开这大山了。

  小白虎看着我褐色的瞳孔中充满了不解,它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和他分开,更不明白这个人类为什么要离开了。

  “乖,以后有机会的我会来看你的。”我温柔的说着,从一边的拿来了一个圆形的木质雕刻,这是这几天自己无聊用云滇里特质的硬木雕刻成的,用着特质的丝线串起来成为了吊坠,这是我最后送给小白虎的礼物。

  挂在了小白虎的脖子上,拍了拍他的屁股,指了指大山,以往的狩猎我都是这样简单的下达指令的,并不需要强行要求什么,小白虎的本能就是他最大的杀气。

  小白虎吼了一声然后又是一口咬在了我的手指上,这一口已经和几个月前的那一次不一样了,换了几次牙的小白虎现在的牙齿已经十分锋利,但是我还是没有躲开,任用小白虎要在手指上,割破手指流出鲜血。

  “嘭!”

  枪声从一边响起来,我皱了皱眉头,转过头看向黑瘦男人,虽然这一枪并没有打在小白虎的身上,但这离别之际我也不希望小白虎受到过分的惊吓。

  0C酷Qz匠‘网》正F版@_首/√发

  “它该走了,婆婆妈妈的像不像男人?”黑瘦男人不耐烦的说道。

  小白虎转过头一脸敌意的看着黑瘦男人,我摸了摸小白虎的脖子,然后站起来说,“去吧!”

  小白虎加快了自己的步伐,回归了山林之中,而我明白自己也该离开了。

  “教官,我是毕业了吗?”

  “毕业?”黑瘦男人冷笑一下,我心里感到一阵不妙,“你现在是能够打了,但是出去外面只是打架吗?时代不一样了,你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