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蛹?”看着树上静静趴着的蚕状小虫,我皱了皱眉头悄悄的上面摘了下来,三个月的大山生活已经让我渐渐的习惯下了不少,毕竟衣食住行都是在这大山之中,如果还不够能习惯下来,就要被淘汰了。

  耳边传来的声音让我警觉,但是并不害怕,弓着身子加快了脚步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宝地多危险这已经是我的经验之谈了。

  “不错,成长的有些气候了,该提前放他出来吗?”暗处同样一身迷彩绿的黑瘦男子眯着眼睛自言自语说道,他没有继续追上我的步伐,片刻不离的监视指挥无端端的暴露自己而已,现在那个家伙已经不是刚刚进山没有几天的愣头青了。

  我并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看在眼里,他进到山里的这些日子想的东西只是活下去而已,气候,环境,野兽,在这云滇之中每一个都能够要了自己的命。

  酷匠A网}首发

  上一次的毒蛇就差点让自己彻底交代在了哪里,如果不是从哪个原著名里得来的奇怪药草话,现在我只是一具尸体了。

  “吼!”白虎。

  我没有察觉到这个生物的接近,单单这一点就足够说明这个突然冒出来满目凶光的人有家伙危险了。

  仅仅的握着已经已经开刃的小刀,我仔细的观察着地形,利用一切能够利用的东西,用最小的代价活下去才是最好的办法。

  如果可以,我不想要和这个家伙搏命,风险太大,收益太小。

  可是对方似乎并没与领情,好不给我任何犹豫的机会,嚎叫一声冲了上来,我右手拿着刀子,左手捡起一块石头对着白虎砸了过去!

  “吼!”

  白虎一掌精准的拍在了石头上,将拳头大小的石头直接拍飞了出去,然后加快的脚步对着我冲过来,张牙舞爪的仿佛在劝说我放弃抵抗一样。

  我很冷静,虽然第一次面对白虎,但是老虎这种生物,我也不是第一次对抗了,他们冲过来的第一下往往最恐怖的,如果被它直接扑到在了身下想要脱身就太难了,我肩膀上那个深深的印子就是最好的见证。

  我一把扳住了身边的一个树,借着树上的纹理迅速的爬了上去,我自然不会天真的以为上树就能够逃过一劫,何况这一次我也并不想逃。

  白虎冲势很猛,见到我上树也没有丝毫的犹豫冲过来纵声一跃一掌重重的拍在了这树上!

  咔嚓~

  树干断裂的声音从身下传来,我没有想到这头白虎竟然猛到这种地步,落地的话自己肯定要要陷入到被动的境地,我眯了眯眼对着白虎纵声一跃!

  沉闷的声音从老虎的身上传来,我的刀子一下稳稳的扎在了保护的脊椎之上!

  “吼!”

  白虎怒吼一声宣泄着他的愤怒,被我骑在了背上白虎也没有丝毫惊慌,直接就地滚了下来,我也只能顺势躺在了地上,没有丝毫停顿,将白虎身上的刀子一把一脚踹在了老虎的脊梁上,直接将白虎踢飞了出去!

  脚步的余震传来,我略微有些震惊,这头母老虎的体重起码在三百公公斤!

  这头保护的身形明显不大,但是却有着这样的重量,这身体里到底蕴藏着多少的力量?

  没有给我更多思考的机会,白虎已经站了起来,双目盯在我的身上已经没有了刚才的莽撞,能够一直生存在着危险的大山之中虽然很多是本能使然,但是也让他有着超脱寻常野兽的智慧,和我一样它也感受了这个小个子身上里蕴藏着的力量,而对他而言带来的是危险,死亡的危险。

  如果实在其他地方,其他的时候,它肯定会选择退却,自己已经受伤了没有必要在这里冒着那么大的危险,但是眼前这个人类,闯到了他不该来的地方,就是身死,他也势必要守卫这片土地。

  “吼!”

  怒吼一声白虎对着我再一次冲了上来,抱着必死的决心!

  我我这刀子,这一会没有刷那些小聪明对着白虎迎面而上,如果在别人来看这肯定是一个愚蠢的行为,那边是一头老虎,这头是一个人,两个人的力量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的存在。

  但是我知道,这个地方不能退,在这密林之中,和这头熟悉地形的白虎玩抓迷藏才是更加不理智的行为,博了!

  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

  我仔细的注意这白虎的动作,虽然和第一次看起来没有丝毫的差别,但是右腿明显还是受到影响了,自己刚才那一刀子是有用的!

  左偏!

  我身子朝着白虎的左侧飞快的移动,白虎想要跟上去但是右脚刚刚落地一阵痛楚让它本能的迟疑了一下。

  而就是这一下!

  我的刀子插进了老虎的脖子里!

  “吼!”

  愤怒的吼声从白虎的口中传出来,它这辈子什么时候收到过这样的屈辱,虽然很痛,但是他还是毫不犹豫的举起爪子照着我砸了过来!

  这一爪子动作很快,想要闪开必然要丢掉手中的刀子,可没有了刀子自己凭什么去和这头凶残的老虎拼?

  只是一瞬之间,我就绝对冒险尝试一次,赌白虎的这一下不会让自己彻底的趴下!

  我用力的挺进,然后一脚飞机直接踢在了白虎身下的腹部,白虎的爪子打在自己左臂上迷彩服被撕裂,锋锐的爪子撕裂我的皮肤在我的左臂上留下了深深的三道爪痕!

  “死吧!”

  我从一开始到现在唯一说的一句话,拔出脖子上的刀子高举过头顶对着白虎的脑袋砸了下去!

  鲜血四溅,红色的血液伴随着白色的脑浆一起飞射而出,我好不犹豫的继续,一刀,两刀,老虎的哀嚎和最后的反抗都没有让这个刽子手有丝毫的动摇,直到白虎彻底没有了动静,我才停了下来,松了一口气坐坐在了一边,总算结束了。

  暗处我毫无闲暇之心顾忌的地方,一个同样穿着迷彩服的黑瘦男人冷冷的说道,“合格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