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山的第三天

  渴……

  脑海中除了这个之外几乎没有任何的想法,想要爬起来却感觉自己所有的力气都被抽空了一样,手脚完全不听从自己的指挥。

  我眯了眯眼睛,他知道这个时候自己要做的就是冷静,死神已经来招手了,如果不能冷静的对待他的话,自己就该离开这个世界了。

  熊。

  我看着这个地方想起了让自己陷入这个地步罪魁祸首到底是谁,一头熊,一头近乎有两人高的巨熊。

  在与他的搏斗中,自己输了,如果不是脚上受伤,如果不是已经两天没有吃饱过一次,自己绝对不会落到这种地步,身旁就是已经倒下的巨熊,已经冷掉的血液告诉我距离那个时候时间已经过去有一段了。

  自己必须要离开这里,无论是自己的血还是这头熊的血,都会引来那些要我命的东西。

  “啊!”我想要爬起来,但是别说是受伤了腿,胸口一阵发痛,火辣辣的感觉在自己喉咙之中,一口鲜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明明是侧躺,但是血液还是喷了出来,我知道这是伤到内脏了。

  “该死!难道这就结束了吗?这才第几天?”我心里不甘的想到,他想要求救,但是他不敢发出声音来,在这个地方碰到野兽的概率比碰到人要高太多了。

  真的结束了吗?

  我闭着眼,脑海中闪现了很多的人的影子,斌子,小虫,耗子,杨盼,唐欣,钟凯,到奶奶,母亲,甚至还有马小倩,走马灯?

  我猛然睁开了眼,不能闭着眼睛,闭着眼睛会睡过去的,在这个地方自己睡过去了,可就真的再也醒不过来了,坚持,那个变态一定回来的,他肯定一直在附近看着自己的。

  虽然强行让自己这样想着,但是我比谁都更明白,这种事情的概率实在是太小了,如果他真的在需要等到现在吗?

  s更u新最P快*C上!V酷'匠网…

  但是,我还不想死。

  从天亮到天黑,很不幸的那个男人并没有来,但同样幸运的,近乎一天过去也没有任何野兽出现,我还在苟延残喘着,天黑了,该结束了。

  悉悉索索……

  杂草摩擦发出的声音传到我的耳中,将已经要睡下去的我惊醒,来了么?黑夜是肉食者猎食最好的机会,昨晚我就是夜间碰到的这头巨熊,我没明白他为什么没有去休息,他也同样没说出来。

  是什么呢?山猫,豹子,老虎?还是又是一头熊,好想看看啊,自己最后究竟死在什么东西的手里。

  我心中自嘲的想到。

  “阿妈,这里有个人。”意外,洞穴的上面一张模糊的影子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的眼睛看不清那是什么,但是耳中却听到了那个银铃一般的声音,那一刻我以为她是天使。

  沉重的眼皮强烈的睡意袭来,我闭上了眼。

  “咳咳咳……”

  胸口发闷让我咳嗽了起来,随机也睁开了燕京,这一回我终于没有和那个巨熊一起躺在山洞里,身边飘散着的事一阵草药的味道,以及女人的香味。

  “你醒了?!”一双大大的水灵眼睛看着我,很惊奇,同样很欣喜,我从来没看过一个人的眼睛可以那么的清澈,那么的纯粹,天真无邪不过如此而已。

  “是你救了我?”我看着这个年纪看起来比我还要小上不少的女孩说道。

  “不是,是我阿妈,我们去采药发现那边有血,想要去看看怎么回事,然后就发现你了,你不是我们这里的人吧?”少女一脸兴奋的说道。

  虽然只是短短几句话,我却已经听出了,她对外面世界的向往,她是这十万大山的原住民把。

  “嗯,我叫叶……”说道一半那个变态男人的叮嘱又浮现在我的脑海中我顿了一下继续说,“我叫叶童光是外面来的冒险者。”

  “哦!果然你是外面来的!我听阿妈说过,这种迷彩服是军人才会穿的吧,你是来这里训练的吗?!”女孩兴奋的像是一个找到了心爱玩具的孩子,我心里确实一阵淡淡的悲伤,可惜我不是军人,但是我话到嘴边我却怎么也说不出口,我不忍心伤害这样一个纯真孩子的心灵。

  “昭灵,该做事了!”门外传来一个女人清冷的声音,我顺着声音看过去,是一个中年女人,面无表情的看着这边,虽然已经掩饰的即为不错,但是我还在她的严重看到了浓浓的敌意,看来这个地方自己并不受欢迎啊。

  昭灵?有意思的名字。

  “童光哥哥,你就要走了吗?可是你的伤还没好吧?”

  三天的时间怎么可能就全部好过来?脚上的枪伤倒是已经不碍事了,但是内脏的还是经常会发闷,按照昭灵妈妈的说法,没有个把个月是好不过来的。

  可惜我等不起了。

  在这里修养一个月?那自己来到这里的意义又是什么了呢?自己家里还有和昭灵一样的女孩等着自己呢。

  “没事的,我身体好,你阿妈不是也说,我的体质比你们村子里的人还要好吗?”我笑着摸着这个相处了三天的小女孩,虽然只有三天的时间,但是我已经把她当成自己妹妹看待了。

  昭灵低着头不舍的情绪已经全部写在了脸上,这是一个不会掩饰自己情绪的孩子,“那里还会回来跟我讲外面的故事吗?”

  我把昭灵抱了过来,低下头在她的脑袋上轻轻的吻了一下,“放心吧,我肯定不会死在这山里的,故事当然还要说,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还能带你出去外……”

  “小子,你该走了。”昭玉花,也就是昭灵的阿妈,那个对我始终抱有着敌意的女人打断了我的话,冷清的驱逐着我。

  我耸了耸肩没有再缩下去,她人不坏,只不过心疼自己的女儿而已,的确外面复杂的世界并不适合这个纯真的孩子。

  “谢谢阿姨救我一命,以后有机会,我肯定报答你们。”我对着昭玉花鞠躬,然后不再说什么,历练才开始而已,这大山生活,还有大半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