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管你是什么原因来的,也不管心中想的这个地方是怎么样的,你只要在知道,你在这里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事,就是活下去。”冰冷无情的话语从黑瘦男人口中传来,像是军人一样的口气,但是在话语之间又多了几分残忍。

  “明白。”连一天休息时间都没有获得来到这荒山野岭的青年坚决的说道。

  “明白?哼,很快你会觉得你不明白了。”男人冷冷的说道,指了指一边破烂的屋子说,“吃饭去,吃饱了就是训练,你有两个月的时间,两个月后你就要紧山里,之后的一切都只看你自己一个人,如果这两个月你还活着的话。”

  青年没有多说一句话,对于眼前没有给自己一点情面的男人,他心里没有任何的情感,来到这里,他已经做好了抛下一切东西的准备。

  饭后,训练开始了。

  云滇的风是有声音的,穿梭在树林之间与树叶摩擦出来的声音并不好听,但是你却不得不去注意,因为伴随着风声,危险的躁动也在其中,能够分辨他们的只有耳朵和经验。

  嘭!

  寂静的丛林之中猛然想起的枪声是那么的不和谐,随即出现的血腥味更是让人作呕,但那不过是一般人而言,对于青年来说这个似乎也习惯了。

  迷人之中黑瘦男人走了出来冷冷的看着倒在地上的青年,“童光,第几次了?!”

  “大哥,第五次。”

  五次说的不是青年中弹的次数,早在一个月之前,枪药躲避的训练就已经开始了,从一开始的BB弹迅速过度到仿真弹再到最近才变成的真正子弹,青年身上弹孔的数量早就不止两位数。

  “我说过的,中弹可以,但是绝对不能让自己丧失行动力,五次了,你是我交出来最差劲的家伙!妈的比的,真搞不动你这种家伙凭什么要老子来教。”教官不是军人,或许曾经是,但是现在他的他只不过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流氓而已。

  “你明白吧这意味着什么吧?”黑瘦男人对着青年问道。

  和两月前比起来,已经坚毅了许多的眼神中闪过一丝不甘,但还是说道,“明白,晚饭取消了。”

  “哼~这个还需要问?我是说明天?你该不会忘记了吧,明天你该进山去了。”黑瘦男人毫不留情面的话,让青年的心头一颤,这个变态是什么意思?难道就要自己带着这半瘸的腿进山?

  “怎么?不愿意?”

  “没有!但我不想死!”青年坚决的说道,两个月,从一无所知到强行灌输到脑子里的那些知识根深蒂固不过是很短的时间,也许这些还只是云滇的冰山一角,但是对于青年来说,他已经足够明白云滇,到底有骇人。

  “不想死?自己想办法去!惩罚就是惩罚,你的对手会给你讲情况?他会在你老婆来大姨妈的就放过她?”低俗的话让青年心里产生一阵厌烦,但终究没有多说一句,两个月的相处他明白这个和这个家伙谈条件,不如想着怎么去中一个五百万的彩票,当然你能打赢他也行。

  “回去,剩下时间看资料去,明天六点进山!”黑瘦男人好不管右腿还在流着血的叶飞,冷冷的转身离去,叶飞要这要撑着地面站起来单腿回到了房间里,包扎上药全部事情都只由他一个人独自来完成,那个家伙一开始说的话一点都没错,活下去,努力的靠自己,也只能靠自己。

  门外军绿色的特质电话在黑瘦男人口袋中震动了起来,知道这个号码的只有一个人,所以他连看都没有看就接了起来。

  “怎么?小公主还是忍不住想要打电话来问一问了?”

  “狗哥,别取笑我,我这两个月才打一个电话呢,你就那么不耐烦了?”

  “怎么会?小公主打电话过来,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不耐烦。”黑瘦男人的脸上是叶飞从来没有见到过的笑容,在叶飞的心里觉着,这个男人根本就是得了失笑症的家伙。

  “小飞她怎么样了?明天要进山了吧?”电话那头女声没有继续和黑瘦男人叙旧,很快进入了问题的正题。

  “恩,明天进进去了,刚才给我一枪崩断了腿。”

  酷v匠i》网".唯\一正版.,v@其他y都,是W盗?P版!Y

  “狗子!你至于吗?他还是个孩子!”电话那头声音有些怒意,她原以为今天会是放松的一天,没想到那边竟来来了一个让她那么吃惊的消息。

  “孩子?你愿意这样说,他愿意接受吗?”黑瘦男人丝毫不紧张的说道。

  电话另一边沉默了一阵,她不是没有意见了,而是她没有办法有意见。

  “放心吧,不逼一逼又怎么能彻底的改造这个家伙呢?何况时间只有一年。”

  “他会死的!”

  “那就让他去死,死在这十万大山,总比死在那些人的枪子下好!”黑瘦男人坚决的语气说完挂掉了电话,然后直接把手机甩到了一边,冷哼一声说,“是虫还是龙,看你自己的了。”

  六点,叶飞自然的睁开了眼睛,两个月的时间早就让他养成了这个习惯,虽然并不是主动养成的有些可惜了。

  但是这一回四周的情况明显和睡下前完全的不同,石头,流水,树,没有那个自己熟悉的草屋,自己已经进山了。

  “那个王八犊子,我就知道他说的话没有一句可信的。”叶飞忍不住骂道,六点进山?他娘的自己起来就已经在山里了。

  看了看四周,脑子中没有一点的印象,这个地方自己没有来过,恐怕距离那个屋子已经有很远的距离了,叶飞身边放着一套全新的军绿色的迷彩,上面刀子水壶以及极少的绷带压在上面,这些只怕就是自己所有的工具了。

  叶飞没有怨言,正如那个黑瘦男人说的,自己要做的就是活下去。

  随手在一边找来一块掉落的木棍,用刀子削成了木片,夹住自己脚上受伤的地方,水壶在河边装了三分之二的水,叶飞知道自己的新的试炼开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